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乡村村色 > 正文 第九十一章:观音坐莲
    直到半夜,两人这才稍停下来,葛玉琴一脸满足,站起身来,“宇民,要不要一起洗个澡?”

    秦宇民刚点燃一根烟,有丝不舍得就这样按灭,加上刚才确实也比较累,按照电脑上的日本技术全部试了个遍,有些高难度的动作还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搞的,葛玉琴确显得很老套了,秦宇民嘿嘿笑着,“玉琴姐,有啥好洗得哦,一会还得继续,我要把你干、晕掉去。”

    “笑话,你玉琴姐我可是无底洞,你能将我干晕那算你有本事。”葛玉琴笑着说,“秦宇民,我去洗了,浑身都是汗不舒服。”

    房间里的浴室就在床边用玻璃全封毕,是那种暧气式浴器,最早式的那种,秦宇民想着葛玉琴与之前的区别,“刷刷的流水声很诱人,确实让宇民有在战雄风的欲、望,葛玉琴一边洗一边哼着小曲,心里也是一阵高兴,怎么说以后呆在一起时间也多点,机会可能也就多点了。秦宇民也是同样的高兴,心想现在和葛玉琴一起感觉有种城市女人的味道,那气质、技术果然不一般。

    一根烟的功夫过去了,秦宇民心里头有数,现在的葛玉琴可不像以前的葛玉琴,兴许今晚舒服了,明天就会跟他说拜拜旄。

    秦宇民望了望时间,秦宇民就不明白葛玉琴洗个澡怎么要这么长的时间?静听着里头好像只有流水的声音,难道是在里面闷出事来了?秦宇民学习这方面的知识,当一个临近虚脱的状态,在浴室里洗澡很容易便会被闷死。

    秦宇民走到浴室旁,“玉琴姐,洗完了吗?”

    里面不见回声,秦宇民这一下才慌了,真如同他所料,一脚将浴室的门就这样给喘开了嵋。

    一片白茫茫,秦宇民第一个反应便是蹲在地上摸索着。

    “怪了,怎么没人。”秦宇民知道葛玉琴想捣乱了,故意说道,“难道化作一道白雾离我而去了?”

    “哈哈,我变成一团水雾了。”葛玉琴捂着嘴兴高采烈,语气都很调皮的,“我等你进来和我一起洗呢!”

    秦宇民一听也不错,葛玉琴有这个心,索性走到门外将衣服全都脱了,“玉琴姐,我们洗个鸳鸯浴!”秦宇民嘿嘿直笑,站在喷头下,伸手扶起下身大玩意,往葛玉琴身体轻轻地拍打着。

    葛玉琴伸手掏着秦宇民的大贷儿,不由咯咯地笑了起来,秦宇民一听到这个笑声让他联想起了赵月纷,这个女人对他确实不薄,只不过现在是没机会报答她了。

    “玉琴姐,你笑啥啊?”秦宇民任由喷头上的水淋在身上,这让他感觉很轻松。

    “咯咯,宇民你可真有能耐。”葛玉琴又是一阵笑,“年轻就是有年轻的好啊。”

    “这叫啥话哦。”秦宇民转了个身体,把坚、硬无比的大家伙拍了下,“这不是能耐啥得,玉琴姐,你不觉得我对你很着迷嘛?”

    葛玉琴惊得抬起手捂住嘴巴,指着秦宇民的下身惊道,“它又起了?”缓缓后,用另一只手柔柔地摸了上去,“宇民,我这辈子是离不开你了。”说完蹲下身子,张开嘴比划了一下,好像嘴巴都不够将这大家伙放进去。

    葛玉琴的表情激起了秦宇民的雄、伟,更加傲然,双手叉腰,高昂着脑袋,这个时候他才是大爷,准确地说,是它征服了她。

    葛玉琴已经完全被这大家伙给片服了,比起上一次在王二麻子的家里更加诚惶,看着秦宇民的那大家伙感觉就向碰苍蝇碰见了糖,双手抚握着,舌头时不时探出头来交触。

    “玉琴姐,光握着可没啥劲哦、”秦宇民的站姿未动,只是稍稍低了低头,看着葛玉琴握着迟迟不动。

    葛玉琴没说话,抬眼看了秦宇民一眼,满脸显示出淫、望,张开了嘴巴………

    确实将整个嘴巴挤得有些变形了,活动不开来。

    舌尖拱绕,牙齿轻叩,双唇挤压,一进一出的咂弄,虽然葛玉琴牙齿时不时会咂弄到,但丝毫不影响秦宇民快感,这一点从表情上就可以看出,一副很享受的模样。

    “玉琴姐,我要喷、你一嘴。”秦宇民忍不住地粗暴地说道,“快一点。”

    话音一落,两手向下一摊,爆、口!

    葛玉琴的舌头很自然的伸出舔了舔,还继续趴在秦宇民那大玩意的上,将残留在上面的一些补液舔了个干净,很显然一副喂不饱的姿态,她只感觉现在太饥饿了。

    因为这以经是今晚第二次大喷了,所以感到很累,秦宇民急促地喘着大气,“玉琴姐,你真是女人中的极品,谁能娶到你真是三生有“性”了!

    葛玉琴笑而不语,站直身子,两手抱住秦宇民的肩头,低声道,“宇民,你真厉害,居然还能喷出来这么多。”

    任凭水龙头上的水啪打在身上,两人缓过神来,简单的清洗一番,葛玉琴时不时伸手触碰一下秦宇民下身那大玩意,她只要一想起便欲不能罢,“宇民,我还想在要。”

    “不是刚做完吗?”秦宇民呵呵一笑,这也太疯狂了吧?几乎接近到什么程度了?连续三四趟他那有这么有活力,“玉琴姐,在这里?”

    葛玉琴摇摇头,将水关掉,“去床上吧,这一次让我在上面。”

    葛玉琴想直接来个观音坐莲,这个姿势秦宇民早就不陌生了,什么老汉推车喽,童子拜佛,这些秦宇民都以经一一尝试过了,不过没说出来,装糊涂说道,“玉琴姐,这样我怕直接顶到你的肚子里去。

    “顶到肚子里去才好呢。”葛玉琴嗔怒又一笑,“你在上面把我整弄着好不难受,这一次我要自已在上面,啥时舒服啥时停,由我来掌控。”

    “那我要是又喷了咋办?”秦宇民轻笑着说道,“这个我可控制不住哦!”

    葛玉琴推着秦宇民的胸膛,伏下身子,对着秦宇民的耳边低声说道,“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快喷掉的,我还没爽够呢!”

    秦宇民面不露喜色,这样也好,也做回大爷好好享受一番。葛玉琴很着急的样子,继续趴下身子,握着以经软绵绵的家伙,几下捣弄着也不见起色,使葛玉琴变得无比燥动,张开嘴巴一口含住那拳头般大小的尖头。

    “你咋还不行啊?”葛玉琴吐出秦宇民那软绵绵的玩意,“我下面都要洪水犯烂了。”

    秦宇民此时倒显得有些有心无力,这女人莫不是要一次性把他给榨干了吧?这连续三四趟谁能整得了啊,“玉琴姐,稍过一会嘛,它也是要休息一阵子的,一直磨着也应该软一会了。”

    这话倒不假,秦宇民一连两趟那倒是真的,就凭这一点以经比她那些男人好上百倍了。

    “可我下面都在滴水了!”葛玉琴伸手抓住了秦宇民那玩意,用尖头不断的摩擦着已是淋漓不断的黑肥窝子里。

    “快硬起来,快硬起来。”葛玉琴几乎是嚎叫着又左右摆动着身体,闭眼仰脸,痛苦并享受。

    望着葛玉琴这番诱人的景像,秦宇民不经好像感觉又来了,葛玉琴感觉握在手中的棒棒不断的在扩大,眉头喜急,叉开腿伏在秦宇民的身上,握住不断粗大的棒子继续摩擦着。

    身子一点一点下坠着,嘴里嘶了一股低沉长气。

    下身不停的收缩着,粗大的玩意有些艰难,但丝毫没有挡住进攻的节奏。

    这让秦宇民不禁感叹,“紧,真是太紧了。”葛玉琴开始放缓只是等待一触即发,一旦全根莫入,必定是直捣黄龙。

    看着明艳动人的葛玉琴,秦宇民暗暗发誓一定非得好好整治她一次,把她干、出血、来,脑海里边想着,另一只手扬里若大的手掌狠狠地朝葛玉琴的大屁股上,啪得一声,又拧捏着起来,在葛玉琴的身上,秦宇民最喜欢的便是她这个大屁股,让他看着特别的诱人,时不时想伸出狠狠的捏上一把,这样才能释放出他心中的快感。

    “玉琴姐,我真得不想和你分开。”秦宇民立起身子,将葛玉琴按住使的猛、挺了几下子,伤感着说道,“如果县城不能呆下去,我不知道我还能去那里。”

    葛玉琴以经快达到颠峰的境界,双手抱着秦宇民的脑袋,不停地轻吻着,柔声道,“放心,有我在,这一次不会在让你过苦日子了,放心。”葛玉琴一连说了好几个放心,她不知道李如风会不会答应她这个请求,如果李如风不答应她又将如何?难道还一哭二闹三上吊?这显然不是聪明女人之举,她得想个万全之策才可以。

    “啊啊”两声,葛玉琴眉头皱了起来,摇头晃脸地喊了起来,动作不断的在加快,像是骑马似的,一阵抽触,抖动的下身,双手美甲自然的扎入秦宇民的手臂上。

    “玉琴姐,咋了?”秦宇民只感觉一阵疼痛,葛玉琴以接近了疯狂。

    “我要飞天了,到了,到了。”葛玉琴抿住嘴唇,起伏的身子陡然一个停顿。( 乡村村色 http://www.wxxs5.com/0_1/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