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 正文 2、那层膜是怎么破的
    小娥的丈夫外出打工有三年了。

    小娥也是经媒婆介绍,说雾村的小伙子长得壮,人老实,疼老婆,尽管家境好的不多,但穷的有志气。而且张胜利(也就是小娥后来的老公)是村里有名的大力士,一个人能扛得起石头雕琢的轱辘。小娥经不住媒婆的纠缠,最后就稀里糊涂地同意了。

    没几天,一个憨厚的青年人就扛着一条猪腿上门提亲来了。小娥的父母看到猪腿后满脸就挤出了欢乐的笑容,又是倒茶又是敬烟,还时不时地呵斥小娥,让小娥赶紧到厨房给“尊敬的客人”弄吃的。

    小娥是个高傲的姑娘,虽然没有读过几年书,但她骨子里是高傲的。她觉得扛着猪腿上门提亲不怎么让自己开心。虽然张胜利的做法合乎这儿的习俗,言行举止也没有出格之处,但小娥内心深处所盼望的绝非自己所看到的。

    但有什么办法呢?男大当婚女大当嫁,18岁一过,父母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又是厌恶,又是焦急。

    “可恶的重男轻女!”小娥愤愤的想,“女孩子怎么就不如男的了?谁不是女人生的?谁不是女人养的?”

    然而小娥很清楚,胳膊拧不过大腿,个人改变不了大环境。谁让自己生在穷山沟沟呢?要在这种地方生存、生活,没有力气是不行的。谁的力气大,谁就有价值。

    小娥也喜欢白白净净的男孩子,可是……

    “唉!”小娥叹了叹气,“白白净净的,也的确不能当饭吃。”

    然而小娥内心是不安分的,怎么个不安分呢?

    那得从一个梦说起。

    那年小娥13岁。13岁的她总是被一件事煎熬着,然而她又不敢和任何人说起。不知什么时候,小娥的小腹最下部长出了一层黑黑绒毛。有一次和同伴上厕所的时候,同伴打趣说谁的沟沟先尿,谁就让大家参观自己的沟沟一分钟。小娥心里害怕,所以使劲憋着尿,害怕自己的沟沟被大家集体参观,那多难为情啊!小娥一边憋,一边弯腰,看了一眼两腿根部的私密部位,也就是几个女孩子所谓的“沟沟”。

    小娥无意之间发现自己沟沟的上面有些发黑。小娥起初以为自己的内裤上沾上了不干净的东西,可是当她用手尝试擦拭的时候,不禁惊叫出来。

    嘿嘿的东西不是污渍,而是手感滑滑的绒毛。

    同伴们被吓地提起裤子,站起来看她。小娥面红耳赤地解释说自己刚才看到坑里好像有人,所以被吓的叫了出来。同伴们嘲笑她疑神疑鬼,接着又褪下裤子比拼了起来。

    终于有个脸蛋红红的姑娘憋不住了,刷拉拉地尿了。

    同伴们兴高采烈的凑近那位姑娘的小腹部,七手八脚地把她的裤子给褪到了脚脖子的部位,然后还强迫她使劲岔开双腿。

    小娥留意看了看她的沟沟,然而同伴的沟沟除了一道暗红色的缝隙外,上面白白净净,并不像自己的那样,在周围生出了一层软软的黑色绒毛。

    小娥从此以后变得心事重重。晚上躺在床上,一边抚摸着那层软软滑滑的黑色绒毛,一边满腹忧愁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摸着摸着,小娥感到下面酥酥的,麻麻的,而且小娥的身体也似乎开始有了变化,自己刚刚开始发育、微微隆起的胸部也变得涨涨的。

    小娥几乎是在无意识中开始一手抚摸着自己两粒嫩红嫩红的樱桃,一手开始用力搓揉起位于两腿之间的缝缝来。

    不知什么时候,小娥睡着了。她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赤身裸体,站在一块光滑的石板上,周围是一望无际的碧草地。周围的风暖暖的,送来醉人的香气。突然,小娥看到石头周围的草丛里爬出无数条碧绿色的蛇。

    小娥心里害怕极了,可是小娥想喊喊不出,想跑动不了。绿色的蛇越来越多,逐渐盘满了整块石头,小娥无助地站在一堆蛇的中央。

    随后,小娥感觉到自己的恐惧中有种奇怪的渴望。一方面,她对蛇的外形感到极度的厌恶;而另外一方面,蛇又让她产生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焦灼。

    小娥彻底丧失了反抗的能力。梦中的她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白鼠。突然有一条蛇仰着脖子竖立起来,并且顺着小娥那雪白的小腿游了上来。

    小娥感觉到浑身痒痒的,而整个下半身像有无数只蚂蚁在身体上爬着,那是一种难以忍受的痒。

    小娥眼睁睁地看着那条绿色的蛇吐着猩红的信子,朝着自己大腿根部爬去。蛇将脑袋挤入双腿之间,小娥情不自禁地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小娥内心好为难啊。她不想分开自己的腿,而她又想分开自己的腿。她最终还是分开了自己的腿。

    小娥低头的瞬间,发觉自己的小腹变成了一堆碧绿的小草堆。那条绿色的蛇,突然钻进了自己的小缝隙。

    小娥双腿轻轻地颤动着。

    一望无际的碧草地,孤独的石头。

    一丝不挂的姑娘。

    小娥惊醒了。

    她发现自己满头大汗,娇喘吁吁。受到惊吓的小娥赶紧起床拉开了灯。

    就像一朵刚刚盛开的桃花,洁白的床单上,有一滩殷红的鲜血。

    鲜血中混杂着透明的粘液。

    小娥从此以后,看到白白净净的男生就不由地脸红。她总是有意无意地注意到男生的裆部。她时不时被男生鼓鼓的“前门”吸引着。

    绒毛疯长着,越来越长,越来越硬。小娥渐渐习惯了它的存在。也是自此以后,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下面会流出殷红的鲜血,总是在不经意间染红了裤子。而她,小娥,总是惊慌失措地跑到家里换衣服。

    后来,一个大她四岁的女同学给她说过一件事。

    一件让小娥难以启齿、却又无比向往的事。

    这位女同学叫张蔓。她说她和她的表弟睡在一张床上。而且,她和她的表弟干过那种事情。

    小娥红着脸问:“到底是哪种事情?”

    张蔓指了指旁边的土墙。

    土墙上有一行歪歪曲曲的、用粉笔写下的字:“张小雨和张小花日皮。”

    小娥一下子明白了。

    “日”,代表着男女之间的那种事。而“皮”呢……

    小娥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根部。那里有道小缝隙。

    五六岁的孩子本来是写着骂人的,却无意间透露出了人间至为原始的、却又最是炽烈的欲求。

    从此以后,小娥的脑海里总会冷不防地蹦出“日皮”这两个字。

    小娥依旧记得嫁到雾村的那一天,那一晚。

    对于小娥来说,那是永远无法忘记、刻骨铭心的耻辱。

    小娥盖着红盖头,坐着大花桥。花桥前面的两个老头把唢呐吹得震天响,前前后后都是送亲的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张胜利穿着红绸褂子,带着鸡毛礼帽。他憨笑着走近花桥,一把将小娥抱在怀里。

    接下来是无聊的三拜。拜天拜地拜高堂,最后是夫妻对拜,然后是闹洞房。

    闹洞房是对新娘最大的考验,也是对新娘的百般凌辱。小娥觉得自己像只任人宰割的小鸡。

    数十个青年小伙子挤在洞房里,强迫新娘倒茶,点烟,然后把新娘按在床上。

    几十只手游走在小娥的衣服里面。

    小娥至今记得,有一只手狠狠地戳进了自己的私密处,还有一只手狠狠地扯着自己小腹下面的绒毛。

    那对颤巍巍的白兔子,也不知被多少双手又搓又捏,而两粒殷红的樱桃,也被拨来拨去地弄地坚挺。

    那种痛楚,让小娥欲哭无泪,让小娥痛不欲生。然而这就是规矩,小娥毫无反抗的余地。她只能咬着牙忍受着。

    忍着晚上12点一过,自己那无用的老公才能进洞房,宣布婚礼的结束。

    奄奄一息的小娥躺在床上,头发凌乱,衣衫不整。

    本来小娥想着老公会体谅自己的可怜,会安慰一下她。但小娥万万没有想到,张胜利吹灭蜡烛,几把就把自己的衣服从身上撕了下来。

    小娥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好软绵绵地躺着,任他摆布。

    张胜利脱下自己的裤子,然后从后腰抱住了她。本来是爬着的小娥,被张胜利托着跪在了床沿上。

    站在地上的张胜利,就这样从后面顶入了小娥的身体。

    小娥感到下身有种肌肉撕裂般的疼痛。

    “疼……”小娥一边叫唤,一边回头给张胜利说。

    可是小娥绝望地发现,张胜利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他除了猛烈地撞击小娥那富有弹性的屁股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也没有多余的话语。

    小娥无法忍受剧烈的痛楚,随着一次次的撞击,尖声地叫了起来。

    可是这种叫声让张胜利的动作更加狂野,更加猛烈。

    当小娥感觉到一股滚烫的液体冲撞着自己的体内时,快要虚脱的小娥发觉张胜利像只死狗一样,软软地跪在了地上。而他双腿之间的那件东西,终于低下了它那骄傲的光头。

    小娥颤抖着摸了摸自己的下身。她看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白色的液体,像牛奶一样的液体。

    小娥一声不吭地哭泣着。

    也许小娥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张胜利的粗暴。

    当张胜利咬牙切齿地冲击自己的下体时,小娥觉得张胜利像只疯狗;而当终于完事的时候,小娥觉得自己像只母狗。

    任人摆布、任人欺凌的母狗。在她的想象中,新婚之夜不应该是这样子的。

    小娥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你这个不要脸的婊子!”

    睡梦中的小娥猛地惊醒。她看到张胜利睁着血红的眼睛,愤怒地盯着自己。

    “怎么了?”小娥胆怯地问。

    “婊子!你他妈的骗我!”张胜利一巴掌抽向小娥。

    小娥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老公,到底是怎么了?你凭什么打我?”

    “凭什么?不要脸的骚货!你再跟老子装,老子今天就杀了你!”张胜利一脸的杀气。

    小娥“哇”地哭出声来。

    “老公求求你,你冷静一下,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打我,你告诉我,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好不好,你不要这个样子,你吓死我了……”

    小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

    可怜的小娥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张胜利打她打得这么狠,而且是在新婚之夜。

    事实上,张胜利射完后,接着做了一件事。

    他找来一只手电筒,爬在小娥双腿之间,像医生一样,细致地看着小娥的那道缝隙。

    本来嫩红光洁的小缝隙,在张胜利粗暴的冲击过后,如同暴风雨过后的花园,变得一片狼藉。

    小缝隙的四周,也沾满了白色的粘液,就连那堆芳草,也变得凌乱不堪。

    张胜利满足地笑了笑,然后用食指和拇指轻轻地撑开了那道神秘的门。

    可是门内没有任何的血迹。

    张胜利急忙托起小娥的屁股。

    雪白的床单上,只有一坨又一坨的湿斑,并没有自己盼望的红色血斑。

    张胜利甚至连地面都找了一遍。

    没有任何血迹。

    小娥不是处女。

    那天晚上,张胜利总共和小娥做了四次。后面的三次和第一次一样,张胜利都是强迫小娥爬在床上,而张胜利站在地上,两只手死死地卡着小娥的蛮腰。

    小娥清楚地记得张胜利一边狠命地捣向自己的体内,一边骂着:“婊子,贱货!婊子,贱货!……”

    小娥咬牙忍受着。

    她没有任何快感可言。有的只是撕裂般的痛楚。

    后来,小娥和张胜利做过无数次。

    可是小娥从来没有湿过。

    为了缓解疼痛,小娥每次房事之前,总是趁张胜利不注意,赶紧给自己的右手中指蘸些润滑油,然后又偷偷地把手伸进内裤。好在张胜利一次比一次的时间短。从半个小时减到20分钟,后来到10分钟,再到后来,两三分钟。

    小娥学会了用力。让他很快结束摧残的方法很简单:

    每当张胜利深入的时候,小娥就使劲地夹紧双腿,收缩下身私处的所有能动的肌肉。

    慢慢地,张胜利不再像刚开始那么频繁了。从每晚三次到三天一次,再到后来,一周一次。

    最后,张胜利外出打工了。

    小娥欲哭无泪。

    之所以没有见红,小娥心里清楚。但是小娥不想跟张胜利解释,就算解释了,张胜利也绝不会相信。

    小娥17岁,也就是结婚前一年。

    她和同伴正在上晚自习。两人相约去上厕所。

    学校的男女厕所在楼下的一个角落。男女厕所相邻。

    小娥和同伴急急忙忙地跑了进去,找了个坑,赶紧褪下裤子,蹲了下去。

    这个时候,厕所门口涌进来三个小伙子。

    小娥还没有来得及叫唤,一把冰冷冷的断刀已经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起来。”

    和自己说话的男子蒙着面。

    小娥听话地站了起来。她知道,若不服从,歹徒很可能划过自己的脖子。

    “向前三步。”

    小娥照做了。

    “松开双手。”

    小娥起身的时候,顺手提起了自己的裤子,但是她没时间系起自己的腰带。小娥犯难了。

    正当她犹豫的时候,架在脖子上的短刀开始陷进肉里。

    小娥松开双手。裤子滑落到了脚腕。

    “再叉开一点。”

    小娥按照歹徒的命令,战战兢兢地,尽量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小娥清楚,自己双腿的角度,已经超过了九十度。

    “就这样,保持不要动。不然我就杀了你。”蒙面的男子恶狠狠地说道。

    小娥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只好无声的点了点头。

    “老大,这个妞的奶子大!”

    站在左后侧的一个蒙面男子说道。

    “后面的给你们二位兄弟。玩爽一点,这是我给你们的福利。”蒙面的男子回头说道。

    借着昏黄的路灯,小娥发觉自己的同伴一头的汗水,她剧烈的颤抖着,牙关碰撞的声音清晰可闻。而后面两名的两名歹徒早已将同伴的上衣朝同伴的头顶掀起。

    那个歹徒说的没错。

    同伴拥有一双饱满而坚挺的双峰。可是这双完美的曲线上面,游走着四只肮脏的手。

    同伴一声都不敢吭。忍受着他们一刻不停的搓揉。

    “我日!好大的奶子!”一个说道。

    “摸起来真他妈的过瘾!”另外一个回应。

    “我想日她。”一个说。

    “时间够不够?”另外一个问。

    “只要没人上厕所,要弄多久就弄多久,怕啥。”一个说。

    “还是小心点!万一……”另一个说。

    “怕个球!再来几个更爽,一起日!”一个说。

    “不行!人手不够,只要跑掉一个,我们就弄不成!”另一个辩驳。

    “也有道理。我们就三个人,最多弄住四个。还得抓紧时间,赶紧弄!”左侧的蒙面歹徒说完,伸手解开了小娥同伴的裤腰带,然后双手抓住裤子往下一扯。

    小娥同伴几乎赤裸着身体,除了脖子上堆着上衣,脚腕处堆着裤子。

    左后侧的歹徒说完,伸手拉开了自己的裤子拉链,从里面掏出来一根粗壮的阳物。

    17岁的小娥被那根坚硬的东西吓哭了。

    “再哭弄死你!”歹徒威胁道。小娥只好强忍着眼泪,暗自抽泣着,想办法不要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她抽抽搭搭地落着泪水,绝望中,她乞求道:

    “好哥哥,你放过我们两个好不好。”

    “闭嘴!”

    “三位哥哥,求求你们了,行行好吧,放过我们两个吧,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你再说,我就一刀捅死你!”

    “好哥哥,我不说了,我不说了行不?我只求你一件事好不好?不要杀我,也不要杀我的同伴,好不好?就求你一件事……”

    “要想活命可以,你们两个骚货得答应老子两件事。”

    “好哥哥,您说,我,我们一定答应!”

    “第一,要听话,让老子玩爽一点。第二,不要把今晚的事说出去,否则我饶不了你!我知道你叫小娥,在高二三班第四排靠近窗户的那个位置上,我还知道你放学回家的路,你要是敢跟任何人提起,我就一道捅死你!”

    蒙面的歹徒恶狠狠的威胁。

    小娥只有拼命的点头。

    小娥的同伴被一名歹徒从后面卡着脖子。另外一名,一手握着那根粗壮的东西,一手捏着她的左胸部。

    “再分开一点!”左后侧的歹徒喝道。

    “分……分不开,裤子……裤子挡着呢……”小娥同伴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日你妈的,你就不能腾出一只脚来?”歹徒骂道。

    小娥同伴连忙抽出一只脚,尽量将自己的双腿分开来。

    小娥看到那名歹徒握着跨中的那个东西在顶她的同伴。同伴的腰触电般地后缩,每缩一次,后面卡她脖子的另外一名歹徒就用膝盖使劲撞击一下同伴的屁股。

    小娥的同伴痛苦地哭了起来。

    “草泥马的,插不进去。怎么回事?”其中一个说道。

    “方向不对吧?女人的屄不可能长在肚子上,是长在下面好不好?”另外一名说道。

    “我操!你是不是日过?”

    “当然!”

    “到底怎么日?赶紧给我说说。”

    “等一下。”另外一名歹徒卡着小娥同伴的脖子,把她托到女厕所的一个角落里,然后松开双手,用刀顶着同伴的后背。

    “双手扶墙!”

    “双腿叉开!“

    “屁股翘起来!”

    “再翘!”

    “草泥马的,再翘!翘高一点!”

    另外一名歹徒呵斥了几声后,小娥的同伴便两只手贴着墙,屁股高高地举了起来。

    “现在你从后面进。容易进去。”

    歹徒握着那根粗壮坚硬的东西,使劲地朝同伴的屁股缝里面塞着。

    “我日!怎么还是进不去?”歹徒满头大汗地说道。

    “你他妈的真几把衰!看我的!”另外一名把匕首交给同伙,然后褪下自己的裤子。

    歹徒朝自己的右手吐了几口唾沫,然后伸手抚摸了几下小娥同伴的屁股缝隙。

    “哎呦!”

    同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看到没?不是进去了吗?”另外一个歹徒一边说,一边不停的抽送着他的屁股。

    在“啪啪啪啪”的声响中,那个被另外两名歹徒称为老大的蒙面男子一直抚摸着小娥的双腿之间那道隐秘的缝隙。

    起初,小娥内心只有恐惧。

    然而等到同伴被歹徒从后面进入的时候,小娥的内心起了微妙的变化。

    “老大”不动声色地抚摸着小娥的私密处。刚开始的时候,那里潮湿是因为撒了尿的缘故。而现在,那里也照样潮湿。

    小娥感到缝隙处有个地方,那个地方被歹徒的中指不停地揉着。那个地方早已经变得硬硬的。

    像个小小的疙瘩。

    一次接着一次,小娥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震颤,由点到面,从双腿根部向全身辐射。

    再加上小娥看到自己的同伴挺着白白嫩嫩的屁股,而歹徒又是那么猛烈地撞击着自己的同伴,同伴随着撞击的节奏十分规律地呻吟着,这个场面也让小娥感到空前绝后的压抑。

    那是一种亟待释放的压抑。

    “嗯……”最后,小娥终于忍受不住,哼了一声。

    她的下身不断流出液体。

    湿漉漉的一片,顺着大腿内侧,一只流向了脚踝。(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http://www.wxxs5.com/0_86/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