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 正文 42、巫镇中药铺,巧遇张阿姨
    感谢“看迷”的支持。

    “没球大点的杂碎东西!你们到底是来读书呢还是ri逼呢?都怪你们的爸爸们当年图快活,日捣来日捣去,日捣出一教室的杂碎出来!”

    数学老师张大胜恶狠狠地瞪着,教室下面鸦雀无声。

    女同学面红耳赤,个个想要钻进书桌里;男同学们使劲憋着笑,有一个还憋出了屁。

    “不——”的一声轻响,让愤怒的张大胜快要晕死过去。

    “没救了,你们没救了。我原来对你们这帮怂是抱有无限的希望的,我走眼了。我承认我看走眼了!都说你们是八九点钟的太阳,亏他妈的仙人呢!还太阳!依我看,不过是一堆球和一堆逼。”

    张大胜骂得兴起,一把将教案摔在粉尘飞扬的讲台上。

    “今儿个这课,老子不上了。你们要搞对象嘛!女的缺男的,男的要女的,你们干脆就利用这节课的时间配成对,鸳鸯戏个水,黄龙捣蜜洞,区里哐啷赶紧弄,管老师屁事啊。”

    张大胜本来已经骂得满脸陶醉,但当他看到最在左侧窗户下面的棒子伏在桌子上打鼾时,他突然僵在讲台上。

    棒子的同桌看到情形不妙,急忙用圆规戳了一下棒子的大腿。

    “日你妈!”

    剧烈的疼痛让棒子条件反射地跳了起来,但是当棒子意识到自己闯了大祸时,一切都无可挽回了。

    “你上来。”张大胜阴沉着脸说道。

    棒子睁着一双懵懂的眼睛,战战兢兢地走到讲台下面。

    “你上次数学考了多少分?”

    “满分。”

    “谁出的题?”

    “是老师您给我们出的题。”

    棒子如实回答道。

    张大胜阴沉着脸说道:

    “你咋考的满分?”

    “题……”棒子欲言又止。

    “题怎么了?”

    “题太简单了。”

    棒子低下了头。

    “哦。太简单了。”张大胜慢慢地从讲台上拿起教鞭。“题出的太简单,那就是我的错了。是吧?”

    棒子连忙摇头。

    “该不会是你什么都懂了,不用学了吧?”

    棒子又摇了摇头。

    “那你到底是啥意思呢?”张大胜冷笑着问。

    棒子回头望了一眼惊恐的同学们,颤抖着说道:

    “老师我没啥意思。”

    “这样吧,我水平实在有限,我是个老农民出身的嘛!比不上你棒子聪明。你其实早该跟校长反应情况了。”张大胜突然提高声音,面对全班同学说道,“我这样的人怎么能教地了像棒子这么金贵的状元呢?”

    正当同学们准备配合张大胜干笑上几口时,张大胜突然一个转身,一鞭子抽在了棒子的脸上。

    “日你妈的!”

    突然的鞭打让棒子呆住了。

    “日你妈的狗杂碎!不服是吧?”张大胜一边狠狠地抽着棒子,一边不停地重复着:

    “不服是吧?不服是吧?”

    张娟坐在下面,看到棒子被张大胜抽得发抽,她感到心如刀割。

    “老师别打了!”

    张娟突然站起来涨红着脸。

    张大胜的教鞭停在了半空中。

    “啊哈!”张大胜做出一副震惊的表情,“这不是校花、班长、女仙、貂蝉、妲己吗?咋,你想替这个杂碎出头吗?”

    “老师,棒子是因为我才上课睡觉的,您就饶了他吧!”

    张娟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

    “哎呦我说杂碎!有本事啊!把校花都搬出了!”张大胜又狠狠的抽了棒子一鞭子,然后一脸邪笑着对张娟说道:

    “我这就不明白了!棒子睡觉跟你张娟有啥关系呢,该不会是那个啥,然后那个啥了吧?哈哈……”

    张大胜夸张的大笑让同学们面面相觑。

    同学们当然不是傻子,知道张大胜的“那个啥”代表的意思。这是在这疯狂的假笑中,所有的人都大气不敢出,生怕惹火烧身。

    “你张娟是这班的班长,你应该比别人更懂得礼义廉耻吧?你应该比别人更懂得学习的重要吧?就算你脑袋里装的不是脑髓,而是猪屎,你也不至于带头玩什么猪八戒背媳妇,更不至于带头玩什么进洞房吧?你这么心疼的一个美女子,不至于让猪狗不如的东西上了你吧?”

    当着全班几十号人的面,心高气傲的张娟怎么能受的了这个侮辱?她气的哭出了声,头一甩,就捂着脸,一瘸一拐地跑出了教室。

    张大胜看到张娟跑出了教室,气不打一处来,只好把所有的愤怒都发在棒子的身上,抬脚就是猛踹,三两脚就把棒子从教室门口踹飞出去。

    棒子鼻青眼肿地爬起来,看到张娟极其艰难地哭着跑远,他也顾不上再回去配合数学老师那杀鸡儆猴般的成功教学模式,而是连忙追了过去。

    张娟一直跑出校门,然后蹲在校门外的一颗榆树下面,失声痛哭了起来。

    她想不明白数学老师张大胜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做人怎么这么没素质。尽管张大胜的恶是全校都出了名的,但今天的事让张娟说什么都接受不了。

    棒子龇牙咧嘴地跑到张娟跟前,看着楚楚可怜的张娟梨花带雨欲诉还休的模样,他的心都快要碎了。

    被老师莫名其妙地殴打,本来已经让他够委屈的了,后来又看到张娟被老师这般羞辱,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棒子感到自己的眼睛涩涩的,鼻子也开始发堵了。

    “娟……对不起……”

    张娟依旧嘤嘤地哭着,头埋在膝盖中间。

    “他骂我们是狗日的,我看他才是狗日的!”棒子哽咽着说道。

    张娟只是摇了摇头,哭声依旧不歇。

    “我以后不上他的课了。我倒要让这个狗日的看看,不靠畜生,我照样考满分!”

    张娟这才抬起眼泪汪汪的瓜子脸,哽咽着说道:

    “你也不要冲动了,你还是上你的课去。他本来就是一个畜生……”

    “畜生不如!畜生比他强一万倍!”棒子咬牙切齿地喊。

    一脸怒容,鼻青眼肿。这样的组合在张娟看来,棒子的表情既可爱又滑稽。她边哭边笑地说道:

    “算了。你打斗挨了,我骂也挨了,还能怎么办。我现在脚疼的很,我今天不想在这儿呆了,我想回家了。你还是回去上你的课去。”

    棒子看到张娟捂着脚腕子,心疼不已的问她:

    “娟,那个杂碎的课不上也行。我送你回家吧。你的脚腕子又肿了一圈!你也真是的,跟那个杂碎生什么气!他打完就拉倒了,你要是不要说话……”

    “我气不过!本来你是因为背我背的太累,才上课睡觉的!”

    “也不是这个原因了……”

    “棒子你快别说了,都是因为我不好,才让你挨打……”

    棒子又是惭愧,又是满足。上课睡觉一事其实跟张娟没有多大的关系,根本的原因不是这个。

    如果晚上不和张霞干那事,他也不至于在张大胜训话的时候睡着。

    “我送你回去吧。趁着这个机会,我也去巫镇一趟。”

    棒子说道。

    “去巫镇干嘛?”

    “去给你找麝香和藏红花。”

    “给我找?我没说过要啥麝香啊”

    张娟不解的问。

    “可你问过我万一怀上了可怎么办。”

    张娟突然羞红了脸,她有些紧张的问:

    “对啊,万一怀上了咋办?”

    “这就是我去巫镇的目的。”

    棒子说着背起张娟。

    -----------------------------------------------

    送张娟回去后,棒子到自家拿了十几块钱后就到五里之外的公路上等车去了。还算顺当的棒子一个小时后拦下了一辆四轮车,向司机求了几句后,他就爬进了驾驶室。

    山区的公路真的是十八弯,弯来弯去的没完没了,绕着大山不停的盘旋,大转弯一个连着一个,司机一次又一次的猛打方向盘。

    很少坐车的棒子每次都感到这车立马就掉下悬崖了,可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司机总能化险为夷。棒子心惊胆战地坐在副驾驶室的位置,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走了一路,他发了一路的毒誓。

    “以后我再也不会坐车了,我宁愿走着去!”

    可想归想,下次去镇子里面的时候,棒子还是照样拦下一辆过路的车,把自己的生命拱手让给把握着方向盘的司机。

    巫镇不大,藏在群山之间。镇上不多的几条街,街边的店铺也不多。

    中药铺就在镇子的正中央,也算是一家上百年的老铺子了。棒子小的时候总是咳嗽,他母亲曾带他来过一次。当时的掌柜的是个干瘦的老头,白胡子一尺长,眼睛是倒三角。几年过去了,白胡子老爷爷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总之掌柜的现在是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旁边抓药的是个无精打采的伙计,年龄跟棒子差不了多少。

    “小伙子,看啥病?”

    “不看病。”

    “那取什么药?”

    “麝香和藏红花。”

    掌柜的笑眯眯地看了一眼棒子,然后朝伙计喊道:

    “麝香五钱,藏红花一两。”

    棒子犹豫道:“少了吧?”

    掌柜的笑着摇头:“不少不少!一钱麝香,能打掉老虎肚子里的崽。”

    掌柜的的话让棒子有些慌乱,他连忙说道:“那就刚刚好,刚刚好!”

    无精打采的伙计在布满抽屉的大柜子面前转悠了一会,惦着脚尖抽开了其中一只。

    “哎呦我说张姐,这么快就用完了呀?”

    棒子看到掌柜的眼睛看着门外,嬉皮笑脸地招呼道。

    棒子不经意地回头一看,发现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而是张阿姨。(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http://www.wxxs5.com/0_86/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