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 正文 58、姐姐疼妹妹,妹妹爱姐姐
    2013年12月22日星期日

    第二更

    张生是个命苦娃,回到雾村两三年,父母就连气带病,双双死了。

    张生尽管是学医的大学生,对于父母的死也是爱莫能助。天若收人,人没办法,何况张生的父母连药都不吃。张生配好,给他父亲送过去,他父亲一把就打掉了。

    那个时候,他父亲已经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唯一的交流就是眼神。愤怒的眼神,绝望的眼神,浑浊的眼神,悲哀的眼神。

    张生他无奈啊!就这样熬了一个多月,父亲终于瘦成了一把干柴。死后收殓,收殓师一只手就把他爸爸提起来了。棺材摆在正堂,父亲躺在中央。三天三夜的守灵,张生不吃不喝,跪在跟前一个劲儿地流泪。

    两代人的隔阂,到死都无法消除。尽管已经阴阳相隔,张生心里清楚他那固执的老父亲依旧不能原谅自己。

    娶媳妇本来不是张生的主意,而母亲突然病倒之后,他就听从了二娘的建议,说云村有个水灵灵的姑娘,正值含苞待放的年纪,不行就给老母亲一个交代,把这事儿办了。

    农村人都迷信,说大喜压大邪,娶一房媳妇,热热闹闹地办一场,说不定老母亲一高兴,病就好了。

    张生已经累了,他不再像从前一样坚持。娶就娶吧,反正都是迟早的事。

    在二娘的操办下,四娘和张生就见面了,见面之后,这门亲事就定下来了。

    可是张生还没来得及举行婚礼,老母亲就匆匆归西了。丧事刚刚办完,张生的意思是婚事就暂时缓一缓,可是说好的媒,订好的日子,请好的亲戚,办好的场子,不是说反悔就能反悔的。因此丧事办完办婚事,可怜的张生就像一株随风招摇的芦苇,想停停不下,想站站不稳。

    稀里糊涂的,他就把婚结了。

    张生原本是有对象的。

    对象的家在城里,对象穿裙子,蹬高跟鞋,画眉毛,抹口红,睡觉前习惯穿睡衣。

    对象当初是倒追他的,最后也是对象踹了他的。

    本来一对如胶似漆的人儿,到底因为什么分开了呢?

    这还不简单!对象要他留在城里,他执意要回到村里。

    对象说:“你只要留在城里好好上班,我爸爸就能给咱几十万的存款,还给咱一套大大的房子,另外再搭一辆小汽车。”

    张生说:“我还是回去吧,我这样的人实在不属于城市,我自由散漫惯了的人,再说城里实在太吵,太挤,晚上都闹哄哄的一锅粥,我吃不下,睡不着。再这样下去,我就一命呜呼了。”

    对象说:“那我们两个怎么办?”

    张生低头不语。

    对象算是明白了。她临走之前说了一句:“你是个喂不饱的人。算我当初瞎了眼,和这么没出息的一个人睡在了一起!”

    张生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句:“你能和我回农村吗?”

    对象摇了摇头,摔门出去了。

    --------------------

    张生被抓后,里里外外就靠四娘一个人了。

    然而四娘要比小娥幸运。为什么这么说呢?

    张生曾经救过二娘一命。当张生被抓后,二娘就暗地里罩着四娘。四娘忙不过来的时候,二娘总会跑过去帮忙;四娘心里难受的时候,二娘晚上抱着铺盖就上她家陪她一个晚上。谁要是打四娘的主意,二娘总会在第一时间给他恰当的敲打。比如那个老光棍三伢子,有一次在麦收的时候逛到四娘跟前讨水喝。

    名义上是讨水,其实是揩油。他知道四娘的男人不在了,所以胆儿也就放开了,一上去就色眯眯地瞅着四娘的胸脯,双手不停地在大腿上磨蹭。

    “我说小媳妇儿,赶明儿个巫镇有庙会,要不哥带你去逛逛去?”

    “三伢子,我可没你那闲工夫,要逛你自己逛去,可别叫上我。”

    四娘厌恶三伢子那副垂涎欲滴的样子。

    “哎呦我说小媳妇儿,人生得意须尽欢,有酒就要一口干!人这一辈子呀,一晃眼就到头了!庙会这么热闹的事儿,你要不去就亏大发了!”

    “我说了不去!还有,要喝水自己倒!我还忙着呢!”

    就在四娘转身离开的档儿,三伢子淫笑着摸了一把四娘的屁股,然后放肆地笑了起来。

    四娘真是欲哭无泪,但她能有什么法子呢?男人不在,她一个女人家能把三伢子怎么样呢?

    晚上回去的时候正好碰到挑水的二娘。二娘看她面色晦暗,知道肯定出了什么岔子。她软磨硬泡的套出了实情,于是就独自一人走到三伢子的那座破院去找他。

    二娘一进屋就喊:

    “三伢子你来!”

    三伢子从破屋里探出头来,看到二娘后就满脸堆笑:

    “二娘呀!您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这么晚了找我有啥事呀?”

    “哼哼!啥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二娘双手叉腰,盯着一脸讪笑的三伢子喊道。

    “二娘呀,我真的不知道啥事呢!我三伢子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不妨直说!我这人一直都是知错能改的……”

    “改你妈个逼!”

    二娘突然冲上去扇了三伢子几十个耳光。

    三伢子傻愣愣地被扇,但他丝毫不敢反抗。

    其实不敢反抗的原因也简单:二娘的男人是个屠夫,天天干的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营生,尤其是一脸的横肉让大家脊背发冷。谁家的孩子要是哭个不停,你只要告诉他说:

    “不得了了!张屠夫拿刀子放血来了!”

    那孩子立马就会捂住自己的嘴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三伢子也是个见风使舵的主儿,他知道得罪了二娘可没有好果子吃。虽然莫名其妙地被扇耳光,但他还是乖乖地受了。

    “你要是再敢打四娘的主意,我就让我男人把你剁了喂狗吃!”

    二娘朝三伢子的脸上吐了一口白白的唾沫,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

    二娘心里也愧疚。当初张生的婚事是她一手操办的,她本来觉得这是好事,郎才女貌的,可谁会想到会整出这么个事儿来?公安局的人说张生治死了老太太,但二娘觉得老太太不用治也是个死。瘫在炕上都发霉了,儿子们谁不盼着她早死?为啥半夜就突然间跑到张生家里让他去“救命”?

    这根本就不合常理!要真的关心自己母亲的死活,也不至于让她屎尿都糊在炕上。

    事情已经出了,人已经关进去了,说什么都晚了。可怜了这个刚刚进门的媳妇儿,她还二十岁不到呢!

    唉!要是自己不要这么多事,也不至于害得人家姑娘守活寡。

    二娘心里清楚,农活可以帮着干,果子可以帮着收,但四娘想男人的事,她就没办法帮忙了。

    ----------------------

    收完四娘家的果子,一帮女人在四娘家吃了便饭,于黄昏时分都各自散了。二娘帮着四娘洗洗刷刷,收拾完锅碗瓢盆,然后两个人说说笑笑地坐在房檐下聊家常。

    雾村的秋天是最美的季节。满树的叶子开始泛黄,成群的燕子开始南飞。狗狗们躺在自家的门口,个个都懒洋洋地晒起了太阳。满架子的葡萄滑溜溜地垂着大串儿,红艳艳的枫叶在山顶反射着太阳光。

    深秋时节,你在雾村走上一走,成熟的果实香味都能让你醉上三天三夜。

    “今年过去就三年啦!他一直是个好人,表现好些的话还能减刑,说不定五六年就出来了!”

    二娘拍了拍四娘的肩膀,安慰她道。

    “唉。我一直想去看看他,可是新疆实在太远了,路咋走我都不知道,我害怕一出去,就把自己给丢了……”

    “你想他了?”

    “嗯。”

    二娘点了点头,说道:

    “我也是女人,知道你的心思。为他暖着个窝,盼的就是有一天能把他迎回来。”

    四娘眼睛有些潮润,嗓子有些哽咽,她无不感激地说道:

    “姐姐诶,多亏你的照顾,不然我这日子也过不下去。”

    “一家人不说二句话。你今天落得这个田地,我这个当姐姐的也有责任。要不是……”

    四娘连忙摆手说道:

    “姐姐你快别说了,每次都要自责一番,你这是故意折辱我呢!我这个当妹子的开心都来不及!张生坐牢又跟你没啥关系,你自责个啥呢!”

    二娘无不怜惜地瞅着这个可人儿的小媳妇,伸手抓了两把她那挺挺的小胸脯,打趣说道:

    “只可惜了这片肥田,哪里给你找个好种?”

    四娘红着脸蛋儿嚷嚷:

    “你心疼我啊?你要是心疼我,就把你男人借我两天用用!”

    四娘的话让二娘又气又怜。她骂道:

    “我男人就是给你,你这小妮子也消受不了!看你这身板,人家一屁股就把你压扁了!”

    “才不是那么回事呢!姐姐你没听说过吗?再弱的女人都经得住山一般的压,更何况你男人跟山比的话差远了!”

    二娘故作生气地掐了几把四娘的手臂和屁股,两个人嘻嘻嘻嘻地笑着纠缠在一起。

    “姐姐你跟我说说!你男人晚上是咋伺候你的?”(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http://www.wxxs5.com/0_86/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