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 正文 66、不要脸也是一种策略
    二娘看着握住黄瓜的手没有再动弹,她俯下身体,凑近四娘的耳畔,柔声说道:“第一次都是这么过来的,先是疼,过一会儿就好了。你不疼的时候就告诉姐姐,姐姐保证把你弄的舒舒服服的。”

    四娘像是刚刚结束了烈日下的打场,一头的汗水,神情疲倦而痛苦,她皱着眉头,咬着嘴唇,身体轻轻地颤抖,拳头紧紧地攥握着。

    此时的二娘腾出了自己的右手,让那根粗壮的黄瓜暂且被四娘的紧缝给固定着,一大截弯弯地朝上翘着,那末端就戛然而止,突兀地湮没在沼泽泛滥里。

    二娘抚摸着四娘的一头秀发。

    棒子看到,二娘居然俯下身体,将自己的嘴巴对准了四娘的樱桃小嘴,然后轻轻地盖了上去。

    “我的个老天爷!嘴巴对嘴巴!两个女人!”

    棒子疯了一般狂撸了十几下。

    心情无比激动的棒子怎么也想不到,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当他的右手疯狂地在裤裆里翻飞的时候,他居然会如此地疏忽,一头撞到了门板上。

    虚掩的房门“兹呀”一声,几乎敞开了一大半。

    棒子看到两个女人同时将目光投向了自己;

    棒子接着看到两个女人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惊呆无比的模样;

    然后,棒子听到二娘“啊——”地大叫了一声。

    最后,棒子看到四娘一把扯过炕上的被子,慌乱不已地遮住了那根兀自翘着的黄瓜。

    整个世界似乎突然间失去了任何的动静和任何的响声。棒子一头汗水,慢慢地闭上自己的眼睛,然后长出一口气,将自己的右手缓缓地从裤裆里抽了出来,而那座帐篷,也就更加放肆地朝着炕上的两个女人展示着自己的膨胀。

    默默对视的几秒钟,似乎有几年那么漫长。

    三个人都好像傻掉了,三个人都好像呆掉了。

    三个人似乎都成了木头了。

    最后,还是二娘打破了这全天下最为尴尬的沉默。

    二娘呆了一会儿,然后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光腚,然后赶紧撩开盖在四娘身上的被子,醋溜一下就钻了进去,只留下自己的脑袋在被窝外面。

    棒子本想回头狂奔,但他心里清楚:跑了也没用,大家彼此都熟悉。

    “你……你……”

    二娘从被窝里抽出一只手臂,指头指着棒子,嘴唇哆嗦着。

    棒子难堪的要死,只好厚着脸皮说道:“二娘,四娘,今天晚上的事是我的不对,但我不是故意的。”

    二娘吼道:“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你咋在门口呢?你咋不在你自家炕上睡觉呢?”

    棒子硬着头皮,飞快闪进屋内,然后用后背将门闭住了。

    “进来干吗?你还不快快出去!”

    “二娘四娘,听棒子解释解释撒!事情是这么个事情……”

    “解释你妈个骚bi呢!你个贼头贼脑人面兽心不知廉耻下贱下流恶心卑鄙的骚包家伙,你妈了个bi!”

    二娘红着眼睛,瞪着棒子,咬牙切齿地骂道。四娘两只手一直捂着脸蛋儿,一直没有说话。

    “二娘二娘,满脸笑容的二娘!笑口常开的二娘,欢乐无比的二娘!你赶紧嘴下留情,你牙缝里嘣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杀猪的刀子,刀刀割在我棒子的心窝窝里!可二娘你也得听我解释解释不是?”

    棒子被二娘炒豆子似的怒骂给搅的方寸大乱,连忙摆着双手解释。

    “好!老娘倒要听听你这个不要bi脸的臭流氓能给我一个啥样的下流解释!”

    棒子觉得到了这一步,就只能硬着头皮对付了,除了硬着头皮,最好连脸也别要了。

    “棒子我是无辜的!我哪里下贱了?哪里下流了?”

    “哎呀我的天!”二娘简直要捶胸顿足仰天长啸了,她吼道:“你还是个娃儿呀!你咋脸皮就这么厚的哇!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哇!讲瞎话都不打草稿的哇!”

    棒子看到二娘被自己弄的歇斯底里,他有些好笑,但依旧做出一副特别无辜和特别天真的模样儿说道:“二娘啊二娘,不管我嘴上咋说,我起码不会深更半夜地脱下裤子去人家园子里摘黄瓜吃,你说是不是?”

    “哎呀你个……你个……你妈的骚bi呢!”

    二娘气的话都说不来了。

    棒子接着说道:“这黑灯瞎火的,我看到二娘你光着下半身忽闪忽闪地在田埂里乱跑,心想着大晚上遇到真正的流氓可咋办?于是我就暗中替你掩护着,直到你来到四娘家后我才准备回家呢。但是我不小心看了一眼,可咋都想不到四娘居然光光地等你那个啥呢……你说我一个‘半大的孩子’,咋能想得通这个?咋见过这个?你说二娘,这难道能怨我呢?”

    二娘终于被棒子给说崩溃了,她想一头发了疯的母兽,一把撩开被子,光着两条腿儿就站了起来,然后抓起炕上的一堆衣服,朝棒子狠狠地扔了过去。

    四娘见状,赶紧一手那被子捂住自己的腰胯部,一手拉着二娘的臂弯,焦急不已的说道:“姐姐姐姐!你声音小点儿,要是被周围的邻居听到,这事儿可咋办呢!”

    二娘依旧不解恨,像只圆规一样抬头挺胸的站在炕上和棒子对视。

    二娘真的是气糊涂了,她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那片黑黝黝的芳草地早已一览无余地亮给了站在地上咽着口水顶着帐篷的棒子。

    倒是四娘心细,她红着脸儿,找到一件被二娘扔剩的裤子,慌乱地替姐姐遮住了胯下的秘密,然后又回头对棒子说道:“你个死棒子,咋能干这事呢?你偷偷地跑到别人家里看这事,你是不是早就这么干了?”

    棒子连忙摆手道:“四娘,我不是这样的人,今儿个情况太特殊,刚才我也说过的……主要是看到了二娘光着屁股在外面乱跑,谁让二娘的光屁股是天下第一的美呢!说心里话,棒子真的没忍住,真的是想多看几眼二娘的……二娘光屁股,所以,所以就跟上看了一路,可没想到四娘你……”

    四娘的脸比刚才更红了,她抬头看了一眼瞪眼喘气喷沫的二娘,然后又看了一眼棒子,有些不知所措地说道:“棒子,我和姐姐不过是玩耍呢,玩耍知道吧?”

    棒子伸手指了指四娘的腰胯位置,尽管四娘已经拿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小腹部位,但是哪里也起来了一个小帐篷,就像棒子裤裆之间的帐篷一个样子。

    棒子说道:“这样玩?拿黄瓜?都进去一大截了……”

    “你妈的骚bi!你懂个锤子!”

    二娘恶狠狠的吼道。

    棒子故作无奈地摊开双手说道:“唉二娘吆!棒子肯定啥都不懂了,锤子是啥玩意,棒子也不懂的哟。孔子他老人家说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既然我不懂,那我就不耻下问,找咱们村长咨询一下子。听说村长是研究妇女的专家呢!”

    棒子说完,扭头就走。

    门开到一半,四娘就急急地喊道:“棒子你回来!”

    棒子说道:“二娘让我滚呢,我不滚的话二娘就被我气死了!”

    “棒子你听我说,先别急着走!”四娘急了,连忙朝棒子招了招手,然后站起身来,爬在二娘的耳朵上咕叽咕叽地说了一会儿。

    黄瓜兀自翘在四娘双腿之间。

    被子悄然滑落,侧身站立的四娘和正面站立的二娘,让棒子心醉神迷,刚才的尴尬早已飞到了九霄云外。

    啊,女人啊女人!

    棒子心里不停地感叹着。

    “这……不好吧?”

    四娘嘀咕了一会儿后,二娘瞪着眼睛,朝四娘说道。

    “这是万全之策了,姐姐!”

    “可是要真这样,我的心里就过意不去……”

    四娘急的直跺脚,黄瓜随之上下晃了晃。四娘说道:“又不会你,是我!你在一旁看着也行!”

    二娘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长长的叹息了一口气,她坐了下来,拿被子遮住自己的双腿,不再吭声。

    倒是四娘依旧侧身站着,她扭头望了一眼棒子,然后又满脸红霞,羞怯不已地将目光挪开。

    正当棒子寻思着四娘在二娘耳边吹了东风还是西风的时候,棒子听到四娘说道:“棒子,四娘和你商量个事,你看行不。”

    “你说说看,我才知道行还是不行。”

    “我说出来了,你就得答应。”

    “那不一定,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我就是答应了,也办不到的哇。”

    棒子弄不清楚四娘要和自己商量啥事,只好跟四娘打起了太极。

    四娘说道:“你一定能办到的。”

    棒子问道:“四娘,到底啥事吗,你直说。要是棒子能办到,棒子肯定不会推辞。”

    四娘一眼期盼的说:“你说的是真的?”

    棒子点了点头。

    四娘又问:“可不许反悔的!”

    棒子又点了点头。

    四娘终于放心的说道:“那你先到四娘跟前来,先帮四娘办第一件事。”

    棒子心里有些没底了。四娘到底要我给她办多少事啊?不就是偷看了一次你们“玩耍”吗?难不成因为这个,就让我棒子成天价给你们做牛做马,抗麻袋,运水泥,打夯子,挖泥土吗?

    “你帮我把黄瓜取出来。”

    四娘说完,拿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坐在一旁的二娘嘴角朝下瞥了瞥,然后又瞪了一眼棒子。不过好在她依旧没有吭气。

    棒子尽管有些心虚,但四娘那浑身的女人气息和曼妙无比的身体曲线让他心里痒的不行。

    “这个忙可以帮。”棒子故作严肃地说道,其实他的心里乐开了花,他早就想近距离瞅瞅四娘的那道缝隙。

    他早就想看看,那么粗的黄瓜到底是咋被二娘塞进去的。

    (题外话:感谢大大们能够支持正版!棒子的文其实也是在百忙之中挤出来的,每晚3000字,对于老写手也许容易,但是对于新人来说的确需要一定的毅力和恒心才可以。订阅的大大们,感谢你们的支持,棒子心存感激;但也请个别的人能够体谅一个作者的苦逼之处,能够尊重作者的版权,不要再剽窃或者粘贴复制了......扣除税收和网站分成,我每天的收入目前是4块钱左右。所以......说多了都是泪。)(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http://www.wxxs5.com/0_86/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