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 正文 104、棒子的愤怒
    “你这人恶心!真恶心!恶心死了!”张娟听完后,骂棒子道。

    “你缠着让我说,我说了你又骂我!再者说了,要是真恶心,那也是张大爷和四老婆子恶心,我不过是重复他们当时说过的话而已;我反而觉得人家两个老家伙是我们年轻人的楷模......”

    “哎哟,你还日能上了?恶心就恶心嘛,何必给自己脸上贴金呢?”张娟不屑地说道。

    “我说的是真心话。你想想看,咱们七八十岁的时候还有没有人家这心劲?不管你有没有,反正我可能不行了......”

    “哼!你现在就不行了......”张娟话一出口,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棒子有些懊恼的问:“你什么意思?怎么现在就不行了?”

    “没什么意思,自己想去!”

    “不行,你得把话说清楚!”棒子梗着脖子嚷开了。

    “你到底行不行,还用问别人?你自己最清楚!”

    “我自己咋能弄清楚?我又没有和人比过!”

    “你真是恬不知耻,难不成你还要和别人比这个?”

    “不比咋知道自己行不行?我就不明白了,你咋就觉得我不行了?你凭什么说我不行了?难道你有丰富的经验和深刻的体会吗?”

    “棒子!你太过分了!”张娟气的抓起一把沙子,朝棒子狠命的撒了过来。

    棒子猫成一团躲了过去,然后不饶人的追问:“你倒是说说啊,你是不是经验丰富?否则你咋知道我不行的?”

    “你永远永远都不要和我说话!你也永远永远别再想得到我!”张娟拿指头指着棒子说道,“你以后也永远都不要跟着我,永远永远!”

    “喂,你的脚......”

    “不要你管!”张娟带着哭腔喊了一声,然后蹒跚着渐走渐远。

    棒子呆立原地,一脸茫然和不舍。

    -----------------

    雾村的高中老师大多是本村的村民,许多都是泥腿子。不光是学生混日子,老师也是个混日子。有些老师离谱的出奇,比如说地理老师张水火,一个月能上一节课就算不错了,而且这一节课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向学生们回忆他年轻时候的无比辉煌和放荡不羁。而当学生们问:

    “火老师,阿留申海峡的‘阿留申’三个字咋写呢?”

    张水火翻一番眼白,阴阳怪气的说道:“阿留申的阿,阿留申的留,阿留申的申。”

    学生们一阵哄笑过后,再也没人问他幼发拉底河应该怎么写。

    但若学生问:“火老师,您给我们谈谈爱情好不好?”

    那么张水火就会兴致勃勃,口若悬河,天南海北,无所不及。下课铃声响了,他依旧在回忆当中娓娓诉说;下一门课的老师站在门口无助地等着他赶紧滚蛋,他依旧旁若无人的继续唠嗑。

    雾村百年以来没有出过大学生,跟这帮神仙般的老师有很大的关系。

    棒子混迹于如此的学校,被这群神仙般的老师所教导,因此他很早就明白,想要学习好,除了靠自己,别人是靠不住的。记得有一次,棒子有一道数学题怎么做都做不出来,无奈的他只好去问张大胜那个杂碎。

    “你还叫名字是尖子生(‘叫名字’,即‘号称’),连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你先人的逼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话虽这么说,张大胜自己也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流着口水看,皱着眉头看,看来看去一小时,数学题还是数学题。

    大约在张大胜不要命的想要把这道题给日弄出来的时候,棒子突然灵光一闪,顿时茅塞顿开,看似复杂的方程,原来不过是简单如斯。

    但棒子看到满头大汗的张大胜后,硬是活生生地装了一会逼。他只好不动声色的等待着张大胜眉飞色舞、不可一世的讲解。

    可惜张大胜最终告诉棒子说:“日他妈的,到底是哪个咋八怂?这题明显是道错题!你是不是拿来糊弄我呢?日你妈的逼的,你居然拿道错题来糊弄我!”

    棒子摇了摇头。自此以后,棒子就再也没有问过张大胜。而张大胜,总会变着法儿说棒子心眼太多,“就算考上大学,也不会有啥出息,何况这样的人根本不可能考上大学。”

    于是对于棒子而言,高中的学习压力着实不小。上不完的课,做不完的练习题。

    课之所以上不完,是因为大多数的上课时间对于棒子来说纯属浪费时间;而做不完的练习题,则是棒子巩固学习成果的唯一方法。

    他也没有其他的招数。题海战术一直为老师和学生所深恶痛绝,但除此之外,难道有更好的方法吗?难道可以用最少的时间来掌握最难的知识吗?

    棒子明白,如果你相信那些夸夸其谈的同学,最终的受害者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做过学生的都清楚,总有那样一类人,和他交谈几句后,你会感到:

    你知道的他也知道;

    你不知道的,人家照样知道。

    某道题人家之所以做错,那是因为人家故意的;或者人家交了卷之后突然意识到自己错了,或者人家只是甘愿退居二线,让那些二流三流的学生尝尝当前十名的快乐。

    但是最终,这些无所不知的学生往往没有一个会有好结果。

    虚荣和骄傲是人的天敌。不知又多少人被这两个魔兽毁灭了前程,葬送了青春。

    ------------------

    是夜,棒子心烦意乱,辗转难眠。

    他索性披衣下炕,走出院落,漫步于披满月辉的乡间小路。静谧的夜,多少化解了一些没有来由的烦扰和抑郁。头顶的那轮圆月紧紧地跟着棒子,不经意间,棒子来到了小娥家的院门前。

    已经多日不见,棒子满心的想念。

    “也不知道姐姐这几日在干啥,有没有想我呢?反正我挺想她的。”棒子刚要准备敲门,突然听到屋内有人在呻吟。

    “......求求你了……”

    “我就不明白了,咱这又不是第一次,你害啥羞呢?”

    棒子突然心头一紧。这不是村长的声音吗?他找小娥干什么?

    棒子连忙将耳朵贴在门缝上,一动不动的听了起来。

    “村长你听我说……你先安分些!不是我害羞……”

    “不是害羞,哪咋就推来就去的,难道我就不如你男人?你男人咋待你的,你自己不清楚吗?”

    “求求你了,别再提他了行不……”

    小娥的声音带着娇怯和哭腔,这让棒子的心揪的紧紧的。

    “咱都是过来人了,你就不能替自己想想?你就不能替你的未来考虑考虑?我张解放还能亏待我的心疼疙瘩?”

    “村长……你先安分些,别乱摸了好不好……停,停……你听我说两句话好不好?”

    “好了,我先说,我听着呢。”

    “村长,你能不能放过我……我那男人是啥样的,我自己心里清楚,不管咋说,我的日子还得过,我还得在这村里活人。我要是再和你这样下去,我害怕往后就没我的活路……我知道你对我好,划给我的地是最好的,离家也是最近的……”

    “嘿嘿,这算啥,举手之劳嘛。我身为村长,为自己的心肝宝贝弄些地,天经地义嘛,你说是不是。”

    “所以我心里很感激呢。可是村长,我敬重你,你就像一个大哥哥,但是我不能和你睡的……”

    “又来了又来了,该摸的都摸了,该插的地儿也插了,怎么平白无故的就寻思起啥大哥哥了呢?能不能把‘大’字给咱取了,直接喊‘哥哥’多好……”

    “村长!您就别再为难我了成不?您听我说撒……我一个女人家,男人出去在外面搞副业挣钱,地基本上都荒着呢。我就是想种,也没力气种呢。”

    “你这是啥话!人家张霞,不是照样种嘛!包谷、小米、青稞、胡麻,一坨一坨的,长的好,收的也好!”

    “我咋能和人家张霞比呢!大家都知道张霞是出了名儿的行家里手呢!人家膀子硬,胳膊粗,浑身上下都是劲!人家比男人都能干,而且人家不像我这般的……”

    “不像你啥?”村长问。

    “不像我这样的招惹男人。”小娥哀怨的声音飘进棒子的耳朵。

    “谁让你长的这么俊呢?水灵灵的,像一朵带着露水的水仙花儿。”

    “现在你说水灵灵的,过几年呢?唉……”

    “哎呦,我的心肝宝贝,你这眼泪咋说流就流呢?咋跟林黛玉一样……”

    “村长!……停,停!别这样,别这样……”

    “我的心肝儿,你看看你这奶子,绵软的不像话了都!这么好的奶子就是没人摸嘛,让我摸摸撒……”

    当棒子听到小娥越来越绝望的求饶声和哭泣声,他再也忍不住了。

    棒子怀着满腹的愤怒,狠狠的踹了几脚门。

    “夸夸”的响声惊动了流着口水的村长。他连忙翻身坐起,偷偷凑到小娥的耳边说道:“赶紧些!说你睡着了,有事明儿个再说!”

    小娥可怜兮兮的摸了一把眼泪,言不由衷的喊了一声:“……有事明天再说吧,我睡了……”(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http://www.wxxs5.com/0_86/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