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 正文 126、欲不可遏
    “那你现在来,是干嘛来了?”王晓雅问道。

    “我长着两条腿,想到哪儿就到哪儿!”寡妇没好气的顶了一句,然后回头对着张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张熊赶紧回笑了一个,然后知趣的说道:“两位姨,我是不是让你们不方便吵架了?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那里!说的啥话!不是你来的不是时候,是某人来的不是时候!”王晓雅话中有话。

    “哎呀老嫂子!直接点名道姓就行了,这儿除了我,难道还有张三和李四吗?‘某人’,哼哼,遮遮掩掩的,你这是何苦呢?”

    王晓雅强忍着一腔怒火,没有跟寡妇搭话,而是对着张熊说道:“熊熊你别介意,我们女人家在一起就是这个样子,你也不要多心。有空经常过来玩儿,反正我天天一个人在家,也想找个人唠嗑,打发打发时间。”

    “你这是赶我走吗?”张熊瞪着眼睛说道。

    “你看你这小伙子!姨哪里赶你走了?”王晓雅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站在一旁的寡妇依旧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

    张熊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把胸前的几个扣子系了起来,然后说道:“我说姨啊,咱也是个明白人。咱这就走,我不打扰你们两个吵架了,我知道打断别人吵架是很不礼貌的。我也想着经常来你家串门,但看着情况,唉。”

    说完,他就摇着头走了出去,留下王晓雅一脸怅然的望着院门出神。

    寡妇笑着说道:“呦!老嫂子你可真会选,这么结实一个大小伙,我都快要流口水了,真是让人羡慕的紧呢!”

    “你个骚货!再胡说八道我就拿榔头敲下你的牙齿!”王晓雅愤愤的说道。

    “哎呀哎呀,一家人不说见外的话嘛!我都看见了,你还跟我打什么哈哈!这个熊熊都把自己的胸膛光出来给你了,你还说你没有......”

    “别胡说好不好?”王晓雅急急忙忙的争辩道,“你不能胡上心!熊熊是个愣头青,天天挨他爸的打,我故意取笑他,他说他爸根本就打不疼他,我不信,他就挺着个胸膛让我打。”

    “打是疼,骂是爱!”寡妇挤眉弄眼的说道,“不打不暧昧!”

    “再说撕烂你的嘴!”王晓雅狠狠的瞪了一眼寡妇,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不是还来例假吗,过来干吗来了?”

    俗话说的好: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本来王晓雅只是想逗逗张熊,并没有多想,可是经寡妇这么一撺掇,她就忍不住胡思乱想了起来。从来没有跟其他异性有过任何暧昧的王晓雅,此刻却总是时不时的想到张熊那结实的胸膛,那带着弹性的肌肉,还有那山一般的身体骨,站在他的跟前,王晓雅有种莫名的满足,似乎之前从来没有注意到自己是个女人,而张熊却让她突然发现自己还是个女人。

    寡妇叹了口气,说道:“都不知道咋给你说呢老嫂子!一个女人家,住在一个空荡荡的院子里,连毛头小伙子都大半夜的跑过来踢我家的门,你说我到底该咋弄嘛!”

    “真的假的?”

    “说了你都不信!难为情死了!”

    王晓雅既羡慕又嫉妒的说道:“骚货门前的是非就是多!我门上咋就没这样子的人呢?”

    “你是村长的掌柜的,谁敢跑你家门上骚扰你?除非他不想活了!哪像我,孤家寡人一个,那些个臭男人就都流着口水打我的主意......”

    “这有什么不好,你把门一开,不就成了名义上的寡妇,实际上的窑婆?”王晓雅说道。

    “哎呀老嫂子,你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以为我是啥样子的人呢?”

    “你是啥样子的人,你是个骚货。”王晓雅半开玩笑、半是认真的说道。

    寡妇不慌不忙的回应道:“老嫂子,我其实是不得已,我害怕有些人翻墙进来......我现在正在给你怀娃咧,这个当儿要是被人给占了,保不准......”

    寡妇的话让王晓雅心惊肉跳。本来自己花了大价钱借腹生子,到头来如果寡妇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家男人的,那不是折了夫人又折兵,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吗?

    她赶紧打圆场道:“我又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要是有人骚扰你,你就来我家先住着,不就是多一床铺盖多一副碗筷!咱再紧张,一口饭还给你供得起!”

    “我都不好意思再麻烦老嫂子你了......”寡妇低下头来,不好意思的说道。

    “一家人不说外话,赶紧去洗洗,我去给咱做饭。”

    王晓雅说完,就跑到厨房里乒乒乓乓的忙乎开了。

    --------------

    村长本来是去了小娥家,但他从前门绕到后门,又从后面绕到前门,还把耳朵贴在门扇上听来听去,但就是听不到一点儿动静。天色

    已渐渐昏暗,村长不明白小娥何以这么晚了还不归家。

    尽管上次小娥和棒子对他的捉弄让他愤愤然了好几日,但他无法抗拒小娥那光洁曼妙的腰身,更无法抗拒那湿漉漉的下身。

    村长阅女无数,种种神奇的不神奇、普通不普通的他都见过,他都摸过,他也个个都试过,但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像小娥这般嫩的、骚的、娇的。

    尤其是小娥那浑身上下滑腻的感觉,让村长一想起来就觉得自己的下身胡噜胡噜的往大里长。

    没有看到小娥,他觉得有些不甘心,他又像个贼似的在小娥院墙外面晃悠了一会儿后,才死心塌地的朝自家走去。

    --------------

    村长的到来让寡妇脸上冒出了光彩。她嗲嗲的招呼道:“村长,老嫂子给你做饭饭呢,人家等你等了好久了都。”

    村长朝厨房望了一眼,然后眨着眼睛,压低声音说道:“你个日不够的怂罐罐,天天都想要呢?”

    “寡妇眼睛媚媚的说道:”咋地了,你不乐意呀?给你当怂罐罐你都有意见?啥人呀你个老怂。”

    村长又朝厨房望了一眼,当他看到王晓雅背对着忙乎的时候,就偷偷的捏了一把寡妇的胸脯,然后笑着说道:“不行今晚个咱这个老怂让你这个怂罐罐装满!你说咋样?”

    “老死鬼!今晚不行,人家来那个了!”

    “来啥了?”

    “哎呀讨厌!女人每月来那个,你不知道呀?”

    “哦,淌血了?”

    “嗯呢!”

    “谁规定的淌血了就不能干?”

    “犯太岁呢!你没听说过?”

    “屁!什么太岁不太岁的,流血了干起来更有味儿!”

    “血淋淋的,弄一被子一床单,看你咋办!”

    “那不正是我想要的,像干了个十四五岁的处女一样,多带劲!”

    寡妇掐了一把村长,然后摇头说道:“你忘了,女人那个的时候是怀不上的吗?”

    “啥话意思?”村长问。

    “你忘了我来你家的目的?”

    “没忘呀,就是给我怀个娃嘛。”

    “嗯呢!你也不想想,要是今儿个晚上咱俩......咱俩干上了,你老婆咋想?明明知道我来那个的时候怀不上,咱俩还干上了,那就说明咱俩干那事不是为了坏娃,而是为了舒坦呢。”

    村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寡妇看到自己喜欢的男人不开心了,她连忙安慰道:“别着急吗老怂!我下面已经流了两天了,再过两天就干净了,干净后咱再伺候你。”

    村长摇头说道:“我就是想在你流血的时候试试,我觉得这样更有味道,更加过瘾,再等两天,恐怕把人的劲头就耗尽了,想干也干不过瘾了。”

    寡妇想想也是,于是就压低声音说道:“要不行咱今晚就等你老婆睡着后?”

    “这才跟我想到一起了。”

    “你个馋嘴的害虫!”寡妇笑骂了一声,准备转身离开,结果村长一把拽住寡妇的胳膊,坏笑着说道:“你明明下面流血了,还来我家,不就是找我日你吗,你还把自己整的跟个没事人一样,啥时候变得这么有心眼了?”

    “你个老死鬼!说话就不能留三分余地?我一个女人家,要个面子有啥不正常的?再者说了,我过来找你也是想你呢,我咋不找你们村长的那个老光棍日我呢?我咋不找个年轻小伙子日我呢?我咋就偏偏找你呢?”

    “嘿嘿,因为我的大!”

    寡妇气的又拧了一把村长的胳膊,然后就不吭声了。

    寡妇心想:村长也说的对,她看上的不就是村长的大!每次都撑的饱饱的,紧紧的,而且村长那么地有经验,又愿意放下自己的身段,想让他咋弄他就咋弄,一点架子都没有......

    无论咋说,村长让自己销魂蚀骨的,夜夜都是新娘子的感觉,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吃过晚饭,王晓雅和村长睡在了上屋,寡妇一个人睡在了西屋。

    当月亮慢慢吞吞的爬到黑色的天幕中央之时,王晓雅打起了呼噜。(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http://www.wxxs5.com/0_86/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