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欲妇鸣都 > 正文 第18章 乔伊的离去
    转眼就6月上旬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快过去了,眼看着换届的日期一天天临近了,可想要收拾刘绍成的事情,却苦于证据的匮乏,只能停留在口头上。为了证据的事情,我急的几乎抓狂,陆阿姨却依旧和从前一样,并没有因为被的事情而发生任何改变,反而是看到我那火急火燎样子,还一个劲儿的劝我别着急,要徐图缓进,我真不知道她是淡定乐观,还是胸有成竹了,反正我是无比佩服她的这种生活态度。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我靠在座椅上,眯着眼,双腿架在了身前的桌子上,悠闲的享受着短暂的惬意。手机已经响了好几声了,我慢悠悠地拿了起来,放在耳边懒洋洋的说了一声:「喂!」

    还没等我说完,那话那头就传来了乔伊激动的声音:「兄弟,你干嘛呢?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接我电话啊?我刚回来,现在在北京呢,刚签完合同。」

    听到了乔伊的声音,我赶紧收起了二郎腿,坐起身来,激动的说:「兄弟,你怎么才回来啊?你不说联赛结束就回来吗?怎么联赛都踢完一个月了,你才回来?」

    「华伟啊,别提了,5月份,我的中国护照到期了,本来是可以申请延长的,但是因为俱乐部的变更,而且当时人也在法国,就没有申请延长,当时想的是联赛结束后,两家俱乐部谈判转会事宜,谈妥了之后,办个旅游签证回一趟中国就可以了,可是没想到,俱乐部的因为转会金额的问题,谈判一度陷入了僵局,前前后后拖延了半个多月,才算是谈下来,这才办的旅游签证。」

    「那你回中国直接回咱们这里履行最后的手续多好啊,干嘛要在北京啊?」

    我问到。

    「兄弟啊,开始我也纳闷,后来才知道,俱乐部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当初遣散原先球队队员的时候,还拖欠了一大笔遣散费,理由是没钱,其实就是不想给罢了,如果在咱们这里履行手续,我一回来,大家肯定都知道了,都会找俱乐部要钱的。」

    「你履行完手续只要有时间,不照样要回来吗?你一回来,谁不知道啊?」

    「嘿嘿,华伟,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谈判的时候,俱乐部提的要求是签证日期为3天,我们答应了,签证也让他们看了,可是让他们看过之后,我们马上续签到一个礼拜,哈哈,他们知道后肯定得气死。」

    乔伊得意的说。

    「高!太高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我问到。

    「兄弟,今晚的火车,明早就可以到,不过俱乐部给了我3天的假期,」

    「啊?」

    「兄弟,怎么了?」

    乔伊问到。

    「不是吧,怎么才3天的假期啊,这才快到6月中旬,你们联赛8月中下旬才开赛,这么充裕的时间,就不能多给你几天假啊?」

    「华伟啊,你是不知道,这种转会的事情,真是太麻烦了,中国的事情解决了,接下来要面对法国的事情了,没有半个月、二十天根本跑不下来,而且办理这些事情本人必须到场,否则根本办不了。办完这些事情,球队就该集训了,明年是世界杯年,我们的联赛和甲级同步,都提前到了8月初开赛,所以下个月月初就开始集训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明天几点到,我看看能不能请出假来去接你。」

    「兄弟,你忙你的,我有人接了,是以前的队友。这次回来,我只有3天时间,却要面对很多事情,我是这样安排的,第一天去见以前的队友,第二天乔纳森、阿库查他们给安排,第三天去找你和小梅,华伟,你看这样可以吗?」

    「嗯,可以的,反正明后两天是礼拜4、5,我和小梅都上班呢,也没什么时间,等你见完了队友和同胞,正好是礼拜六,时间很充裕。」

    「好的,华伟,到时候我联系你。」

    「嗯,到时候联系,88!」

    周五下了班后,陆阿姨叫我去她家吃饭,吃饭的时候,陆阿姨问我:「小宝贝,想好了明天去了吗?」

    「啊?宝贝,难道明天还出去啊?乔伊可就只剩一天的时间了,你说出去,他肯吗?」

    「哎呀,小宝贝,我不是说出去转悠。」

    说完之后,陆阿姨低头扒拉了几下碗里的米饭。

    「不是转悠?宝贝,难不成是出去打野战啊?」

    我笑着问到。

    「讨厌啦,你知道就可以了,干嘛要说出来呀!」

    说着满脸娇羞的陆阿姨伸脚轻轻的踢了我几下。

    「呵呵,我就是觉得不可思议。」

    说完后,我在想是不是城墙下的那段刺激的经历让陆阿姨喜欢上了野战呢?

    「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宝贝,我一直都觉得你不是那种夸张的人,没想到你居然会主动提出来去外面,不怕被人看见啊?」

    「不是啦,主要是乔伊就要走了,在家里和他平平淡淡的待上一天,一点纪念意义都没有,我是想咱们应该让乔伊可以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快乐,这样咱们都可以铭记于心。」

    陆阿姨不自觉的流露出一丝伤感。

    「哦,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宝贝,那在外面有什么好的地方呢?既适合又安全的?」

    「你想想啊,肯定有的!」

    「我不知道,我又没有野战过,宝贝,既然是你提出来的,地点理应由你选择啦!」

    「哦,小宝贝,你觉得***风景区的后山如何啊?」

    说完之后,陆阿姨的脸上泛起了一层绯红。

    「好啊,碧草青青、树木繁茂,还有条小溪,最关键的是后山很少有人去,绝对的安全。宝贝,你怎么这么会选地方啊?肯定尝试过吧?」

    我笑着问陆阿姨我说完后,陆阿姨不满的看着我,伸手想打我,都被我躲了过去,很是懊恼!

    最后说了一句:「小坏蛋,就知道欺负我,不理你了!」

    说完放下碗筷,准备起身。

    我赶紧上前安慰:「宝贝,别不理我啊,我就是一句玩笑话,你何必当真呢?再说了,你要是真生气了,也该吃完饭再生气,否则饿着肚子,又生一肚子气,太伤身了,会不漂亮的。」

    说完我亲了亲她的脸颊。

    「小坏蛋,算你小子会说话,你要是再欺负我,我就……我就……」

    陆阿姨说了半天也没说出来怎么着。

    「宝贝,你就怎么着啊?」

    「没想好呢,先吃饭了,被你气的脑子不够用了,等吃饱了再想。」

    说着陆阿姨重新拿起了碗筷。

    「嗯,宝贝,吃饱了再想,吃饱了再想。」

    我也端起了碗筷。

    吃过饭后,我们准备去别墅,因为别墅的后山紧挨着***风景区的后山,中间就隔着一条后山公路,开车走后山公路最多20分钟就到了,所以我们准备先过去,明天联系乔伊后,和他在别墅会合后,一起出发。没想到,刚走到半路,陆阿姨就接到了单位的电话,医院里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她得上一个小夜班,无奈之下,我们放弃了原定计划,具体怎么安排,等明天早晨再说了。

    送陆阿姨去了单位后,我给乔伊打了个电话,无人接听,估计正在happy,听不见,然后我就回家了。

    第二天一早,陆阿姨要我去单位接她,接到了陆阿姨后,再次给乔伊打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估计那小子happy过度了,正在春梦了无痕呢。不过貌似陆阿姨也很憔悴,坐在车里直打盹儿。

    「宝贝,不是小夜班吗?怎么会累成这样?是不是去了之后又变成大夜班了?」

    「不是了,就是小夜班,忙完了我就回办公室睡了。」

    陆阿姨无精打采的说。

    「那怎么还这么累,难道是没睡好?」

    「不是没睡好,是压根就没睡着。」

    「啊?宝贝,不会是想着打野战激动的睡不着吧?」

    我调侃到。

    「才不是呢,还不是刘绍成那个王八蛋,我刚睡下,他就来了,这王八蛋这两天心情好,精力也足,折腾到天亮也没个完,要不是下夜班交班后楼道里人多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肯罢手呢!」

    陆阿姨没好气的说。

    「又是这个王八蛋,绝对不能饶了他。」

    说完我狠狠的捣了下方向盘。

    「小宝贝,你别轻举妄动,办法咱们慢慢的想。」

    「可是那也不能让他这么的张狂吧?」

    「好了,小宝贝,今天是要见乔伊的,咱们都高兴点,别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就算是要收拾他,也得过了今天再说吧。」

    「哦,我知道了。」

    我点了点头。

    「小宝贝,这么早,你也肯定没睡好,咱们先到别墅吧,补补觉,乔伊起来后肯定会联系咱们的,到时候让他过去就可以了。」

    「好的!」

    说着我就发动了汽车。

    到了别墅,陆阿姨舒舒服服的冲了个澡,就睡了。我没有睡,一直在客厅等着手机铃声响起,因为每个礼拜六上午,我的领导,那个全家女人被我问候了无数遍的领导,铁定会给我打电话的。

    8点刚到,我的电话响了,又要我去一下单位准备个文件,本来是想推脱掉的,可他说有半上午就搞掂了,再加上陆阿姨和乔伊都在和周帅哥汇报思想呢,我就同意了。

    忙到了快11点,收工了,我给乔伊打了个电话,他终于接了,不过人还是迷迷糊糊的,说好了见面地点,我接上了他,就往别墅那里开了过去。乔伊软绵绵的坐在车里,无精打采的,衣服上沾满了呕吐物干了后的残渣,身上依稀的还有些酒气,看来昨儿没少喝,不过我和他说了要出去野战的事情后,那小子顿时来了精神,眉飞色舞的,高兴得不得了。

    到了别墅后,那小子急忙问我:「兄弟,小梅在哪呢?」

    「昨儿夜班,忙了一宿儿,这会儿正补觉呢,估计还没起来了。」

    「那咱们去看看她吧,没准这会起来了!」

    乔伊激动的说。

    「你也不看看你那恶心样儿,小梅见了你非吐了不可,赶紧得,先冲个澡,冲干净了再说。」

    说着我就把乔伊拉近了浴室。

    随后,我上了楼,想去看看陆阿姨起来了没有,进了卧室,看见陆阿姨着身体,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吹着头发,在左右手娴熟的配合下,柔顺的秀发充分的享受着电吹风吹出来的热风,被吹起地方逐次的自然的飘逸在脑后,然后又随着电吹风的移动而徐徐落下,透过镜子,看着她美丽的容颜,是如此的清丽恬静,如此的楚楚动人,我不由的有些走神……

    「小宝贝,你干嘛去了?」

    陆阿姨关掉了电吹风,转过身来问我。

    「……」

    「小坏蛋,你愣什么神儿啊?我问你干嘛去了?」

    陆阿姨稍微大了一点声。

    「啊!……哦,你睡下后,领导叫我去下单位,收工后我联系了乔伊,然后接上他就回来了。」

    「乔伊人呢?」

    听到乔伊后,陆阿姨的眼里闪出了一丝亮光。

    「昨晚吐了一身没洗,太恶心了,我让他洗澡去了,待会上来,宝贝,咱什么时候出发,吃了饭吗?」

    「我刚吃了点。你们一定饿了吧,我给你和乔伊的也做好了,在厨房里,应该还热乎着,如果不热,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了,我准备准备,待会咱们就出发。」

    「好的。」

    说完后,我下了楼。在浴室门口,我喊乔伊:「兄弟,你洗完了吗?洗完了就到厨房,咱们吃点东西就出发。」

    「你吃吧,来之前我胡乱吃了点,不太饿。」

    吃完饭后,我去了陆阿姨的卧室,刚进门,就看见乔伊乔伊跪在床上,直着腰板,两只黑黑的手揉捏着陆阿姨丰满的,大jī巴在陆阿姨的yīn道里进进出出,「……啊……乔伊,好爽啊……」

    陆阿姨不时的发出陶醉的呻吟,双手在他健硕的胸膛来回的抚摸着,两条雪白的美腿盘在了他的腰间。

    「不是吧,宝贝、乔伊,你们也太心急了吧,不是说好了去外面的吗?怎么我吃个饭的工夫,你们就黏糊在一起了。」

    乔伊回头看我,满脸憨笑的说到:「兄弟,都怪亲爱的小梅太迷人了,哦……让我一看见就受不了了。」

    我看着陆阿姨问到:「是吗?宝贝。」

    陆阿姨抬起手,用小粉拳打着乔伊的胳膊,羞红着脸,娇喘着对我说:「啊……小宝贝……才不是呢,啊……我正在……准备……穿衣服,乔伊就……进来了,然后……然后就……欺负我,……啊」「乔伊、宝贝,你俩都这样了,那咱们还出去吗?」

    「兄弟,当然出去了,这不过是热热身而已嘛!」

    「啊,谁和你……热身啊……明明是……你欺负我吗!」

    陆阿姨不满的说到,小粉拳继续打在乔伊的胳膊上。

    「亲爱的,让你再打我,哦……让你再打我。」

    说着乔伊加快了的频率。

    「乔伊,……啊……乔伊……你好坏……」

    在乔伊的冲击下,陆阿姨刚刚举起的手,又无力的落拉下来。

    「既然还要出去,我先下去准备准备,您二位完事儿之后,就赶紧下楼,我在越野车上等着,要是时间长了,我就不等了,计划取消。」

    「哦……知道了……知道了,兄弟……」

    乔伊喘息着回答到。

    下楼之后,我把必要的东西和食物都准备齐全了,就上了车。

    等了一会,也没见他(她)们下来,我准备去催催,刚从车库进了客厅的后门,就听见了陆阿姨的呻吟声,抬眼往客厅一看,天哪,乔伊和陆阿姨居然边走边做,乔伊双手托着陆阿姨的肥屁股,陆阿姨的双手环抱在乔伊的脖颈,双腿紧紧地团在了乔伊的腰后,他走路的时候,每迈一步,胯部都会借助向前的力量,将大jī巴送进陆阿姨的yīn道深入。

    「你们也太夸张了吧?」

    我无比佩服的说。

    「小梅的骚bī太爽了,我实在不想拔出来,就这样下来了。反正到了外面还得脱,不如不穿,这样多刺激。」

    「坏蛋,哦……这样也就算了,还不让……人家穿……穿衣服?……不怕……被人……看见啊?」

    陆阿姨边说边打着乔伊肩膀。

    「亲爱的,华伟不都说了吗,后山很少有人去的,那也一定很少有车去了,所以应该很安全的。放心吧。」

    「可是……」

    陆阿姨话还没说出口,乔伊就吻了上来,然后向车库走去。

    可怜的陆阿姨只能发出「呜……呜……呜……」

    的呻吟声,而小粉拳却如细雨般的招呼在了乔伊的后背。

    上车的时候遇到点麻烦,不过在我的帮助下,总算是上了车了。

    上车之后,乔伊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陆阿姨坐在乔伊的腿上,两条腿折叠着搭在了乔伊身体两旁的座位上,整个上半身靠在了主驾和副驾座位内侧的边缘,在开车之前,我不时的从主驾和副驾之间的空当里,抚摸着陆阿姨长长的秀发和美丽的后背。

    汽车开动了,从别墅到风景区的后山,走了有二十分钟左后的时间,幸运的是,整个后山公路上只有我们的汽车在行驶。在这段时间里,陆阿姨再次被乔伊的大jī巴冲击的娇喘连连,车里充斥着陆阿姨的淫声浪叫和乔伊粗重的喘息声,看着他(她)们尽情欢娱,听着肆无忌惮的肉体撞击声,我的jī巴早已青筋暴涨,唯一的愿望就是早些到达目的地。

    到了风景区的后山之后,看着满山苍翠的森林,我找到了一条林间小路,开了进去,驶到尽头,停下了车。下了车后,环看四周,眼前的景象实在是太美了,高大繁茂的树木遮住了大部分的阳光,地上碧草青青,五颜六色的山花、野花到处都是,在车前10多米的地方,流淌着一条小溪,不时传来涓涓的流水声,真是好不惬意啊!我无比钦佩自己,在误打误撞中居然可以找到这样一个好地方。

    我选中了车前几米处的一块平整的草地,从车上取下了布垫,铺了上去,刚刚铺好,还没来得及脱衣服,乔伊就抱着陆阿姨下了车,「可真够快的啊!」

    我喃喃的说了一句。

    「呵呵……慢了怕你抱怨。」

    乔伊傻笑着说到。

    当我脱掉了衣服后,乔伊已经把陆阿姨放在了布垫上,陆阿姨向右侧卧着身体,右腿横在乔伊的左侧,左腿被乔伊举到面前,乔伊跪在布垫上,黑黑的大jī巴冲击着陆阿姨yīn道的同时,还不时的吐出舌头舔舐着陆阿姨的左脚脚心。

    「亲爱的,爽吗?呵呵」乔伊问到。

    「啊……乔伊,好痒啊……别这样,痒死了,啊……」

    陆阿姨脸上的表情特别的复杂。

    「哦……兄弟,你也别闲着啊,也加入吧。」

    乔伊对我说。

    我冲乔伊笑了笑,走到了陆阿姨的面前,分开双腿坐了下来,还没等我的下一步动作,陆阿姨就伸出左手,抓住了我那傲然挺立的大jī巴,来回套弄了几下后,就非常麻利的将大jī巴的前半部分送进了她的嘴里,用牙齿轻咬着我的jī巴,她那灵蛇般的香舌侵袭着guī头,然后舌尖摩挲着刺激马眼,最后沿着冠状沟环绕着。

    陆阿姨的技术实在是太过了得了,没有几下,我就有些受不了了,大jī巴有种要发射的感觉。

    「哦……宝贝,太爽了……你太厉害了。」

    我喘着气说到。

    「呜……呜……呜……」

    陆阿姨妩媚看着我,迷离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

    乔伊的大jī巴依旧在冲击着陆阿姨的yīn道,陆阿姨的身体反应也愈加的剧烈。

    在陆阿姨香舌的攻击下,我越来越难以自持,大jī巴涨得有种要爆炸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不由得对陆阿姨的美嘴做起了主动出击,我轻轻抓着陆阿姨的头发,胯部不停的小幅度的前进和后退,随着大jī巴在陆阿姨嘴里进进出出频率越来越快,发射的感觉也呼之欲出,在完成了最后一次冲击后,我终于如释重负,短暂的抽搐之后,缴了械的大jī巴软绵绵的滑出了陆阿姨的美嘴。

    「小宝贝,……你好坏,啊……好坏……」

    陆阿姨半张着嘴,白色的jīng液不时的从她的嘴里流出。

    「哦……宝贝,你好厉害,……我好爽……」

    我轻抚着陆阿姨的脸颊说。

    「啊……小宝贝,啊……啊……乔伊,……乔伊……啊……」

    在乔伊的冲击下,陆阿姨脸色绯红,夸张的呻吟着,身体剧烈的抖动着。

    「……哦……」

    乔伊一声低吼,完成了发射后,粗重的喘息着。

    与此同时,陆阿姨微闭着眼睛,在身体阵阵的痉挛中,尽情的享受着高氵朝的快感。

    片刻的休息,让我们都从高氵朝中恢复了过来,我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水,拧开了瓶盖,递给了陆阿姨,说:「宝贝,簌簌口吧。」

    「谢谢,我的小宝贝。」

    说完之后,就喝了一口,吐了出来。

    我又拿了一瓶,递给了乔伊一瓶,乔伊接过后,咕咚咕咚的喝了够半瓶,看来他真是渴了。

    漱完了口,陆阿姨转过了身子,躺在了乔伊的胯下,一手抓着他的软绵绵的大jī巴套弄着,一手抓着他的春袋轻轻的把玩着,还不时的用舌尖掠过guī头和春袋,在陆阿姨的刺激下,乔伊渐渐的有了一些喘息声,大jī巴也开始慢慢膨胀。

    我坐在一旁,暗笑乔伊的没出息,陆阿姨大概看穿了我的心思,冲我媚眼如丝的笑了一下之后,便把她的双腿挪到了我的两腿之间,伸出了左脚,把我的大jī巴搭在了脚面上,轻弹着大jī巴,大jī巴就在她脚面周围不断的弹起落下,看我的大jī巴渐渐的有了反应之后,又把右脚压在了我的春袋上,用脚趾和脚底来回的摩挲着我的春袋,看我的jī巴硬起来之后,还问我:「小宝贝,爽吗?」

    「宝贝,哦……太爽了,这么热的天儿,你的脚还是这么凉,实在……实在是太爽了……」

    得到了我满意的回答之后,陆阿姨斜着侧起上半身,抬起头来,准备将乔伊完全勃起的大jī巴放入口中,但是乔伊却本能的抽回了大jī巴,陆阿姨不解的问到:「亲爱的,怎么了?」

    「这……亲爱的,这个……」

    乔伊支支吾吾不愿意说。

    「究竟怎么了,乔伊?」

    陆阿姨更加不解了。

    「宝贝,他怕你咬他,上次你差点把人家小弟弟当香肠给吃了,能不惊心吗?」

    我说完后,陆阿姨问乔伊:「亲爱的,是这个原因吗?」

    乔伊轻点了一下头。

    「乔伊,怕什么啊,刚才你们两个一起,小宝贝不也没事儿嘛,你还怕什么?」

    说着陆阿姨再次抓住了乔伊的大jī巴,可他还是本能的抽了出来。

    我看见后,赶紧说:「兄弟,你放心吧,宝贝上次咬你,是高氵朝的时候,在不高氵朝的时候或者高氵朝之前,你把jī巴拿出来就没事儿了,再说了现在咱俩谁也没插进去,宝贝上哪儿高氵朝去啊?你怕个鸟啊?」

    「对啊,只要小梅不高氵朝,就不会乱咬人的,我还怕什么啊?」

    说完乔伊主动的把大jī巴伸到了陆阿姨嘴边。

    陆阿姨会心的一笑,便毫不犹豫的把乔伊的大jī巴含入了口中,然后就不断做起了吞进吐出的活塞运动,那小子的大jī巴实在是太大了,陆阿姨只含入了一半多一点点,整个口腔就被填满了,撑的鼓鼓的。

    可能是刚开始有些不适应,没有几下子,陆阿姨就把乔伊的大jī巴吐了出来,然后就是一阵干咳,乔伊赶紧关切的问:「亲爱的,你怎么了?是不是我顶你不舒服了?」

    「没事儿,咳咳……你的太大了,咳咳,……我有些不适应,调整调整就好了,咳咳……亲爱的,把水拿来,我漱漱口。」

    乔伊拿过了水,陆阿姨漱完口后,喝了几口后对乔伊说:「亲爱的,好了,可以了,还坐到刚才的位置上。」

    乔伊坐好了之后,陆阿姨用右胳膊撑着布垫,右手握着大jī巴的尾部,再次将乔伊的大jī巴含入口中,只不过这次频率非常的慢,缓缓的进,缓缓的出,而左手则把玩着乔伊的春袋。

    乔伊在享受的同时,还不时的伸出右手玩弄着陆阿姨丰满的。

    搞掂了乔伊之后,我的大jī巴也完全的勃起了,看我完全的进入了状态,陆阿姨的大脚趾顶在了我yīn茎尾端的两侧,弯曲着腿,膝盖向外侧撇了出来,用脚底和脚跟夹住了我的大jī巴,来回的摩擦着我的大jī巴。

    茂密的树叶虽然遮住了大部分阳光,也时时有微风吹过,但是林中却依然不怎么凉快,可是我的大jī巴却在温热的天气里和陆阿姨冰凉的美脚中,真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这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没过多久,在陆阿姨美脚的摩挲下,我的大jī巴再次缴了械,浓浓的jīng液尽情的喷射在了她的美脚和美腿上之后,软绵绵的耷拉了下来。

    我回头再看乔伊,大jī巴的速度明显的加快了,陆阿姨的口中不断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啊……亲爱的……啊……小梅,我要射了,……要射了……啊……」

    叫声停止之后,乔伊的大jī巴也停止了,胯部抖动了几下之后,陆阿姨吐出了他的大jī巴,还是半张着嘴,喘着粗气,嘴边不时的有白色的jīng液流出。

    连续两次发射,我有点累了,于是就躺在了布垫上,而乔伊依旧精力充沛,他把剩下的半瓶水递给了陆阿姨漱口,接着又从包里取出了两瓶水,拧开了瓶盖后,非常细心的给陆阿姨清洗了下体以及脚上和腿上的jīng液,然后躺在了陆阿姨的臀后,用双手掰开了陆阿姨的两片肥屁股,把黑黑的脑袋贴了过去,伸出舌头,舔舐着陆阿姨精美的菊花。

    「啊……」

    陆阿姨惊叫一声,赶紧闪开了身体,然后对乔伊说:「乔伊,你干嘛啊?那是我的屁眼啊,不要了,好脏的!」

    「亲爱的,只要是你身上的,都是最美的。」

    说着乔伊一把揽过了陆阿姨的水蛇腰,用力一拉,陆阿姨的身体再次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乔伊的舌头再次伸向了陆阿姨的菊花。

    「啊……乔伊,不要了,很脏的……不要……好痒……啊……」

    陆阿姨边叫喊着边扭动着身体,可无奈乔伊的胳膊想铁钳一样,紧紧的抱在她的腰间,让她动弹不得。

    「兄弟,宝贝都说了,那里很脏,你怎么还那样啊?你也太夸张了吧?连人家的菊花都不肯放过?」

    我在一旁撇着嘴说到。

    「华伟,谁说脏了,来之前小梅洗过澡吧,刚才又被我清洗了一遍,一点都不脏,而且小梅的菊花好香的,不信你也过来尝尝。」

    乔伊兴奋的对我说。

    「我没你那么变态!」

    乔伊没回我的话,而是继续不断的用舌头侵袭着陆阿姨那可怜的菊花,任凭又羞又痒的陆阿姨怎么求饶都没有用。

    没一会,乔伊的大jī巴又一次挺立了起来,他直起身来,跪在了陆阿姨的身后,分开了陆阿姨的双腿后,双手提着陆阿姨的腰腹,用力一提,陆阿姨肥肥的大屁股正好跪在了他身前,看样子乔伊是想开陆阿姨的后庭了。

    看到乔伊这样的举动,陆阿姨赶忙转过了身,用手抓住乔伊的大jī巴,有些害怕的问到:「乔伊,你想干嘛?」

    「乔伊,不是吧,难道你要从后面进去?」

    说着我赶忙起来阻止他。

    「亲爱的、华伟,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用这种表情看我啊?」

    乔伊显得很委屈。

    「兄弟,无论你和宝贝怎么玩,只要她不反对,我绝不阻拦,可是如果她没有同意,你要强行按照你的意愿来,那对不起了,我绝不答应。」

    我非常严肃的说到。

    「华伟,我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我了。我是想,我和小梅什么花样都玩过了,就是没有进入过她的后庭,那么她也一定会很期待的,可是没想到小梅会害怕,既然如此,那我不这样了,好吗!」

    乔伊诚恳的和我说到。

    「可不可以,你问宝贝啊,你和我说干嘛啊?」

    「乔伊,我的后庭早就被进去过了,按理说也早该给你了,可为什么一直都没给你,原因有两个,一个是怕你不喜欢,所以就没有和你提;一个就是你的小弟弟太大了,我怕进去之后,会造成后庭破裂。」

    说完之后,陆阿姨摸了摸乔伊的脸。

    乔伊握着陆阿姨的手背说:「好了,亲爱的,我知道了,我会尊重你的意愿的。」

    看到乔伊的神情有些沮丧,陆阿姨又说道:「乔伊,这里什么都没有,肯定是不行了,你如果真的很想,那咱们回去做吧,家里有安全套和凡士林,有了这两样东西,既安全,又润滑,还会很舒服的。」

    「是吗?亲爱的,回去后可以吗?真的可以吗?」

    乔伊激动的问陆阿姨。

    「宝贝,如果有这两样东西,你真愿意和乔伊做吗?」

    我问到。

    「当然了,如果现在有,现在就可以,你们两个轮着来,我都不怕!」

    陆阿姨得意的说到。

    「宝贝、兄弟,我准备东西的时候,把这两样东西都带来了,都在包里,宝贝,现在你说不同意还来得及!」

    听到我的话后,陆阿姨又惊又喜!

    「啊……小宝贝,你怎么会带上这两样东西呢?」

    陆阿姨不可思议的问到。

    「也没多想啊,就是顺手装进来了,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你个小坏蛋,就知道欺负我,好坏啊!」

    陆阿姨羞赧的说完后,就乖乖的趴在了布垫上,屁股抬得老高。

    「兄弟,还愣什么神儿啊?宝贝同意了,赶紧取啊!」

    我说完之后,乔伊恍然大悟,赶紧取来了安全套和凡士林。

    戴好了安全套,给安全套和陆阿姨的菊门里里外外都抹好了凡士林后,乔伊的大jī巴对准了陆阿姨的菊门,准备进入。

    「等一等。」

    我喊到。

    「怎么了?」

    陆阿姨和乔伊异口同声的问到。

    「你们两个有的玩了,那我呢?」

    我不满的说到。

    「小宝贝,不说好了,一个一个来啊,怎么?你们两个小坏蛋还想一起进来啊?」

    「是啊!兄弟,一个一个来啊,你要是不平衡,我先让你来。」

    乔伊很慷慨的说到。

    「去一边去,我没你那么变态,我是想,既然后门不能两个一起进入,那前门和后门咱俩一人进一个,应该没问题吧。」

    「对啊,这样肯定没问题。」

    乔伊赞同的说到。

    「什么没问题啊,两个小坏蛋,和我商量了吗?还前后门一起进,和我商量了吗?我同意了吗?成心要老娘的命啊!」

    陆阿姨狠狠的看着我和乔伊说到。

    「哈哈,宝贝,这可就由不得你了。」

    说着我和乔伊就扑向了陆阿姨。

    「啊……不要,救命啊……」

    我们没有理会陆阿姨的喊叫声,而是牢牢控制住了陆阿姨后,我平躺在布垫上,分开两条腿,由乔伊从后抱起陆阿姨的膝盖后侧,抬起来她,挪到我大jī巴的正上方,再慢慢的放下她,我用大jī巴对准她的yīn道口,慢慢的插入了她的yīn道。

    完成插入之后,我抓着陆阿姨的胳膊,慢慢的将她的上身贴在了我的胸膛上,双手环抱住她的后背。我控制住陆阿姨后,乔伊跪到了我两腿中间的位置,直立着腰,一点一点的将他的大jī巴插入了陆阿姨的后庭。

    好在陆阿姨被开过后庭,也许还经常的肛交,所以在乔伊大jī巴很快的就插了进去,而且陆阿姨也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适。

    「啊……救命啊,你们……你们两个……小坏蛋……求求你们了,……不要啊……」

    虽然陆阿姨在不断的哀求,但是陆阿姨的眼睛里并没有感到特别痛苦,反而还露出了一丝兴奋的期待。

    「宝贝,你好好的爽吧……哦……」

    说着,我屈起双腿,脚掌撑地,稍稍地提起屁股后,不停的用胯部向前冲击着陆阿姨的阴部,但是因为陆阿姨体位的关系,被严重压缩了空间的大jī巴在陆阿姨的yīn道里,前进起来显得相当的费劲。

    和我比起来,乔伊就轻松多了,虽然我看不见他的大jī巴,可是我却能够清楚的看到他上半身的前进和后退,开始的时候,他的非常的慢,陆阿姨也一个劲儿的喊疼,可能是不太适应他的大jī巴,也可能是凡士林没有涂抹均匀,渐渐的,在陆阿姨不在喊疼的时候,他稍稍的加快了一些速度,看到陆阿姨依旧没有喊疼之后,乔伊的速度越来越快,而陆阿姨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了。

    「亲爱的,……爽吗?」

    乔伊亲吻这陆阿姨的后背问到。

    「啊……你们两个……小坏蛋,成心,……成心,是要老娘……的命啊……还问……老娘,爽不爽……啊……」

    陆阿姨娇喘着,不满的说到。

    「兄弟,你这不明知故问吗?……哦,宝贝肯定是,肯定是……爽的不得了。」

    我边说边舔着陆阿姨的耳垂,而我的大jī巴也在不断的探索中,已不再像起初那样的困难了。

    陆阿姨夹在两个中间,在我们持续不断的冲击下,早已沉醉于前庭和后庭的双重包夹的快感中而浑然忘我。

    「啊……天哪……小坏蛋,……好……好舒服,……爽……爽死……老娘……了,……啊……」

    随着陆阿姨的一声长吼,我们三个人相继迎来了无比期待的高氵朝……

    这次高氵朝之后,我们似乎都有些累了,休息了好长时间,才继续恢复了「战斗」,不过连续不断的「战斗」最终还是让我们力不可支,终于在一片的气息中,精疲力竭的我们昏昏欲睡,赤身的沉眠于美丽的大自然中……

    醒来的时候,天已黄昏,夕阳的余辉洒遍了大地,懒懒的坐起来之后,才发现身旁的乔伊和陆阿姨再次缠绵在了一次,我惊讶的问到:「什么时候起来的,你们不累啊?」

    「呵呵,兄弟,还起来没多久,我们吃了点东西,就不累了。」

    陆阿姨娇羞的看着我说:「小宝贝,啊……我们起来后,啊……看你……还睡得……正香,就……就没……叫你……啊」「我彻底无语了,你们也不看看几点了,天都快黑了,还敢做,不怕被蚊子吃了?」

    我边说边穿着衣服。

    「是啊,亲爱的,哦……咱们……别做了,待会蚊子……都出来了。」

    陆阿姨说到。

    乔伊没有理会陆阿姨的提醒,依旧我行我素的着。

    我穿好衣服后,把拿出来的东西都装进了包里,「我到车里等你们,你们完事儿后记得拿布垫。」

    「兄弟,不用,哦……你现在就可以收拾,我们……这就上车去。」

    说着就俯下身子,抱起了陆阿姨,陆阿姨主动的把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双腿盘着他的后腰,他托起陆阿姨的肥屁股,站了起来。

    「辛苦你了,兄弟。」

    说完之后,走向了越野车。

    「我肏,死乔伊,我他妈的成了你的跟班和龙套了,肏!」

    我没好气的说到。

    收拾了布垫,我上了车,陆阿姨和乔伊依旧在车里缠绵着。我发动了汽车,驶回了别墅。

    回到别墅后,乔伊抱着陆阿姨回了卧室,我没有跟上去,冲了个凉,吃了点东西,睡了。

    清晨6点半多,乔伊叫醒了我。

    「兄弟啊,才6点半,大清早的,你干嘛啊?」

    我问到。

    「小梅刚刚睡下,我准备走了。」

    「不是吧?这么夸张?难道你们折腾了一夜?」

    我惊讶的问到。

    乔伊不好意思的点点头。

    「你们也太厉害了吧。」

    我冲他竖了个大拇指,又说到:「刚才你说你要走了?这才6点半,你走什么啊?」

    「兄弟,昨天没和你说,是怕破坏了气氛,其实我们今天上午就得走,9点的飞机,飞上海后,转机去巴黎,经纪人要我7点半之前必须回到酒店。」

    「哦,行了,兄弟,你先冲个澡,我去给你热点吃的,吃完早饭,我送你去酒店,这里离酒店虽然有点远,但是半个小时肯定能到。」

    「好的!」

    吃完了早饭,我说:「兄弟,再上去看看小梅吧!」

    乔伊没说话,和我一起上了楼,进了卧室,看见陆阿姨躺在床上,睡的很安详,脸上露着甜美的微笑,我站在一旁,乔伊静静的走了过去,轻轻的俯下身,吻向了陆阿姨的额头,许久,才慢慢的抬起了头,看着陆阿姨迷人的笑脸,两行眼泪从乔伊的脸上落了下来,他边擦拭着眼泪,边走向了卧室门口。

    从别墅到酒店的路,我们开车走了25分钟,一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到了酒店之后,乔伊的经纪人已经等在了大厅,见乔伊进来了,走上前去,和他说了一通外语,我听不懂,说完了,经纪人去了服务台,应该是去退房了。

    「华伟,我的好兄弟,我这就要走了。」

    乔伊哽咽的说。

    「好了,兄弟,你别说了,我知道。」

    说着我和乔伊像商量好了,一起向前迈了一步,然后拥抱在了一起。

    直到经纪人走了过来,我们才恋恋不舍的分开,再看彼此的脸,都挂满了晶莹的泪珠。

    出了酒店门口,我和经纪人握了握手,和乔伊互道「保重」之后,乔伊和经纪人上了计程车,汽车启动后,乔伊仍不时的探出头来,和我挥手告别,直到我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回到了别墅,我的精神状态非常的差,一直呆呆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快到中午的时候,陆阿姨醒来了,出了卧室门,看我在沙发上发呆,马上坐到了我旁边,充满关切的问我:「小宝贝,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乔伊呢?」

    「乔伊走了!走了!」

    我喃喃的说到。

    「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不知道?」

    陆阿姨急切的问。

    「你睡着后没多久就走了,9点的飞机,飞上海后转机,再飞巴黎。」

    「他走了,怎么不告诉我啊?」

    说着陆阿姨就流下了眼泪。

    「我没问他,他也没说,不过他临走前还是去卧室看了你,我想他应该是不想看你流泪的样子,所以才没告诉你。」

    「乔伊走了,他不叫我,你也不叫我,小宝贝,你为什么也不叫我……为什么啊……」

    陆阿姨边抽泣着,边用小粉拳打着我。

    「我也怕你流泪,我不想让我心爱的女人在我面前流泪,就像现在这样。」

    说着我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小宝贝……」

    说完之后,陆阿姨紧紧的抱住了我,我也紧紧的抱住了她……

    乔伊走后半个月,谢博康重新获得了自由,不久,他又失去了自由,不过他在落网时已经完全的牛羊不分、猪狗不辨了,对于这样一个连疯子都算不上的低能动物,警方只好把他送进了疯人院。刚进疯人院的时候,老爷子和老太太还想把他接回家来,还认为他能够康复,可是老两口去疯人院看过他之后,就彻底的放弃了原先的想法,他彻底无药可救了,疯人院是他最好的也是最后的归宿了。

    六月底,在陆阿姨的家里,她对我说:「小宝贝,现在乔伊走了、谢博康疯了,咱们的牵挂依然在、咱们的顾虑也完全的消失了,是该让下一个王八蛋受到惩罚的时候了。」

    「宝贝,你说的是刘绍成这个王八蛋?」

    「没错,就是他。」

    「宝贝,我早就要收拾他,你不是一直都说要徐图缓进吗?怎么现在……难道是你成竹在胸了?」

    「你说的没错,小宝贝,计划是有了,接下来,就看咱们如何执行和操作了」陆阿姨说完之后,坚定的看着我,嘴角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 欲妇鸣都 http://www.wxxs5.com/1_1252/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