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欲妇鸣都 > 正文 第22章 同人之爱
    平淡的生活已过去一个多月了,陆阿姨的内心还是难以趋于平静,她依然充满激动的享受着这样的日子,毕竟10多年来的聚少离多,让她对夫妻团聚有着强烈的期盼,在终于盼到了团圆的时候,这种幸福对于陆阿姨来说,绝对是最弥足珍贵的,所以必然会加倍珍惜。

    10月底,即将入冬的时候,一场寒流席卷了整个北方地区,与此同时,一场政治寒流也席卷了省里的整个煤炭领域,一起小煤窑的矿难牵出了煤炭领域的重大窝案,也意外的引起了省里政坛的大地震,上面在第一时间就派出了多部门联合组成的调查组,进驻省里,全面彻查这起煤炭领域重大案件。

    矿难发生在我们相邻的**市,是几年前发生的,案发之后,被当地领导人为的摁了下来,风平浪静了几年之后,没想到又被人捅到了上面,上面非常重视此案,马上成立了秘密调查组,前往案发地点秘密调查了半年之久,除了掌握了大量的证据外,还在调查走访的过程中,发现省里煤炭领域里各种各样非常严重的问题,秘密调查组把情况上报之后,上面决心彻底整顿省里的煤炭领域,再加上当时**市的主要领导现在有的到了省里,有的调到了别的市,所以本来是一起范围很小的矿难事故,一下子演变成了省里的政坛大地震。

    既然要彻查整个煤炭领域的问题,那么在煤炭领域工作过的人肯定是重点照顾对象,邵叔叔自然也被调查组请去喝茶,不过邵叔叔常年在天津和秦皇岛,他这种情况甚至连边缘人物都算不上,所以去了省城没多久,调查组大致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后,就让他回来了。

    虽然邵叔叔去省城只是走个过场,前后也就去了5天,可也着实的让我们紧张了一下子,那5天里,陆阿姨整个人都心神不宁的,手机几乎不离手,每次接到邵叔叔的电话后,会有一丝短暂的轻松,可是随着这种安全感渐渐的稀释,她就会重新回到心神不宁的状态中去。倩倩比陆阿姨要好一些,但也是一副愁眉深锁的样子。看着母女俩的那种状态,我的任何安慰都显得无济于事,尽管我们都知道,邵叔叔肯定是没事儿的,可是在人没回来之前,谁的心里也不托底。

    终于接到了邵叔叔报平安的电话后,我们一下子如释重负,陆阿姨也像换了一个人,脸上的愁云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微笑,倩倩的愁眉也完全的舒展了,整个人欢蹦乱跳的,活像个天使一样。

    傍晚,邵叔叔到了家,看着陆阿姨悉心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又看了看我们,刚想开口,陆阿姨就笑着说:「谊诚,别说了,回来就好,这5天肯定没吃好也没睡好,先吃饭吧,一会洗个澡,早点休息吧。」

    邵叔叔感动的点了点头,坐了下来,拿起了筷子,这顿饭邵叔叔吃的好香,陆阿姨就在旁边,轻轻攥着拳头托着下巴,一直看着邵叔叔,眼神里充满了关爱,尽管邵叔叔几次催促她吃饭,可是她始终都没有动筷子。

    邵叔叔吃完后,倩倩不满的说:「爸爸,你只顾自己吃饭,妈妈一口都没吃,这几天一直心神不宁的,夜里还偷偷的流眼泪呢,……」

    倩倩的话没有说完,陆阿姨马上打断,「倩倩,你别瞎说,你也看见了,爸爸催促我吃了,是我不饿才没吃的。」

    然后又对邵叔叔说:「谊诚,倩倩就会夸大事实,你去了就是说明下自身情况,我至于心神不宁吗?更至于流眼泪吗?」

    「可是,妈妈……」

    倩倩还想继续争辩,我拉了拉她的胳膊,倩倩冲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再言语了。

    「没事儿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大概是因为我也在场,所以邵叔叔不好多说什么,尤其是被倩倩这么没头没脑的一说,那些对家人充满感激的话就更没法说出口了。

    「叔叔,我和倩倩吃完了,现在给您放洗澡水去。」

    我拉着倩倩去了浴室。

    到了浴室,倩倩拿着莲蓬头冲洗着浴盆说:「华伟哥哥,多亏你刚才拉住了我,要不然就糗大了!」

    「真没想到,我们聪明的倩倩也会犯这样的错误。」

    「哪有啦,人家忘了还有你在嘛,要是你不在,就不是错误了,我和爸爸妈妈怎么说都没关系。」

    倩倩故作委屈的说。

    我笑了笑,调试着水温说:「以后还当我不存在吗?」

    「讨厌!」

    说着,倩倩拿起莲蓬头冲了我一下……

    半个月过去了,调查组的工作已经完全打开了局面,可是具体工作却有些进行不下去,主要原因是缺人手,上面派下来的人手不算少,可是没想到打开局面之后,工作量竟成倍增长,为了能够尽快的把工作进行下去,上面同意了调查组的请求,允许抽调省内的各级纪检、监察部门的业务骨干充实到调查组,协助调查工作。

    此令一开,调查组便委托省纪委从各个地级市纪委抽掉业务骨干。在煤炭领域工作了10多年,又刚刚进入纪委工作的邵叔叔,自然成了省纪委抽调业务骨干的首选。半个月前还属于调查对象,去调查组说明自身情况,而半个月后居然进入了调查组,协助调查组调查别人,很多时候,人生就是这样充满了戏剧性。

    尽管陆阿姨非常不情愿,但还是在恋恋不舍和无可奈何中,让邵叔叔去了省城。去了之后,邵叔叔给家里来了电话,告诉陆阿姨,因为保密制度,他们这些协助调查人员一去了调查组住的宾馆,就失去了自由,所有的行动必须由调查组安排,在调查组没有整顿完煤炭领域的问题之前,不得以任何理由离开调查组,否则按泄密罪论处。

    邵叔叔的电话让陆阿姨无比郁闷,聚少离多了10多年,好容易回来2个月,又要离开一段时间,生活有的时候就是这么无常,仿佛是在和陆阿姨开着一个玩笑,似乎总是让她期盼着心上人可以回来,千盼万盼盼了好多年,终于回来了,却回来之后,又要短暂的离开,被命运这么捉弄,陆阿姨的不满可想而知。不过好在这次的时间不是很久,陆阿姨也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失落!

    邵叔叔走后,我又成为了十全大补汤的受益者,在倩倩没有夜班的晚上,西厢房的战斗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一个周5的晚上,我和这对极品母女花鏖战了半宿之后,精疲力竭的进入了梦乡。

    早晨7点整,手机闹铃准时的响了,六、日倩倩都是白班儿,我得送她上班。

    带着一身的疲惫勉强的起了床,饭桌上陆阿姨已经准备好了早点,和我们打了声招呼后又回屋继续睡觉去了。吃过了早点,开车把倩倩送去了单位,就直接回家继续补觉。

    自从住进了陆阿姨的家里,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自然少了很多,所以每到六、日送完倩倩,我都会回家的,一来可以和家人多待一会,二来是想好好补个觉,如果我回陆阿姨家的西厢房,天知道她会不会放过我。

    在家里好好的睡了一上午,快到中午才起床,吃过午饭,我正在玩着实况足球,一个同学打来电话,要借我的移动硬盘,说是下午过来取。

    东西我放在了西厢房了,玩了一会游戏,我下了楼,去了陆阿姨家里,一进院子,看见正房的客厅窗帘紧闭,而卧室的窗帘却是拉开的,我有些疑惑,这是怎么回事儿呢?还是进去一探究竟吧。于是,我悄悄的进了正房,在走廊里刚走了两步,就听见客厅里有说话的声音,「雁梅,茶应该泡开了,刚洗了澡,你也喝点吧。」

    说话的好像是王阿姨。

    「我不渴,你喝吧。」

    「王阿姨怎么来了?」

    我嘀咕着走到了客厅门口,刚想进去和她们打招呼,可浮现在我眼前的场景让我彻底打消了这种念头。

    在门口,我看见了她们都坐在沙发上,王阿姨侧着身,穿着一件红色无扣丝质睡衣,领口耷拉在了胳膊上,一头栗色的波浪卷发刚好垂到了她圆润的肩膀上,衣襟肆意的敞开着,两只丰满的裸露着,左手从背后搂着陆阿姨的后腰,右手隔着睡裙,摸着陆阿姨的小腹,稍稍抬起的肥屁股中间,是一条白色的倒三角内裤,美腿上包裹着的是黑色大网格丝袜;身旁的陆阿姨正坐着,长长的秀发垂在脑后,穿着诱人的黑色丝质吊带睡裙,不过吊带已褪过了肩头,睡衣的领口拉了下来,堆在了浑圆的下面,右胳膊斜压在王阿姨身后,左手想要阻止王阿姨的抚摸,尝试了几次,都被王阿姨抖落开了,只得无可奈何的把左手放到大腿上,用指尖轻抚着穿着黑色网格丝袜的美腿。

    看到这里,我在想,这两个美熟女在干嘛啊?难道在玩同人?

    「雁梅,都二十多年了,你的身材还这么好,真是羡慕死我了!」

    王阿姨继续抚摸着陆阿姨的小腹说到。

    「好什么啊?你没看我现在胖成什么样了。」

    陆阿姨自嘲的说。

    「你是胖了,可都胖在了该胖的地方,不该胖的地方,一点都没变。」

    说着就在陆阿姨浑圆的上捏了一下。

    「啊…梦琪,你干嘛啊,干嘛偷袭人家。」

    陆阿姨不满的冲王阿姨说到。

    「哎呦,我的大美女,生气了?」

    王阿姨的手轻揉着陆阿姨的。

    「没有啦,我那会生你的气啊?只是没想到你会偷袭我。」

    「我就说嘛,雁梅怎么会生气呢,呵呵。」

    王阿姨笑了笑后,又说到:「雁梅,我真是好羡慕你的身材啊,那么高挑,还长的那么匀称,腰是腰,胯是胯的,尤其是两条修长的腿,真是让我嫉妒死了。」

    「梦琪,我还高挑,不就是比你高一点吗?最多3公分。再说了,你不也1米65吗?在女人里面也不低了,说我身材好,好像你身材多差一样。」

    「高3公分也是比我高啊,再说了,谁让你的腿那么修长,谁让你的小腹没有赘肉了,我真是太不平衡了,不行,你得补偿我。」

    王阿姨很不讲理的说道。

    其实王阿姨的身材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比起陆阿姨来,她腿上和小腹的赘肉似乎是多了点,对她的身材有一定的影响。

    「梦琪?你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我就是不讲理了,你就得补偿我。」

    「没见过你这样的,身材的事情,我怎么补偿你啊?」

    陆阿姨问到。

    「好了好了,雁梅,我不逗你了。你有没有发现,现在的这种感觉和咱们的第一次好像啊,我们重新再来一遍好吗?」

    王阿姨的亲吻着陆阿姨的脸颊说道。

    「别这样了,梦琪,那会咱们还小,不懂事儿,现在都快40了,还这样,不太好吧!」

    陆阿姨轻推着王阿姨,撅着嘴说。

    王阿姨揉捏着陆阿姨的说:「雁梅,答应我吧,我现在很怀念当年的那种感觉,卫校二年级的时候,我失恋了,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是你那段时间对我的安慰,才让我走出了失恋的阴影。」

    「还说呢,你刚失恋的时候成天哭哭啼啼的,我变着法的想安慰你,你倒好,只要宿舍没人,你就欺负我,每次我的和yīn蒂都得疼好几天。」

    陆阿姨越说越不满,说完后攥起了小粉拳,轻打在王阿姨的胳膊上。

    王阿姨没有理会陆阿姨的不满,依旧揉捏着她的说:「谁让你和我的情敌长得那么像了,那段时间,每次看见你,我就像看见情敌一样。」

    「长得像也有错啊?怪的着我吗?你说说,自从你失恋后,你欺负了我多少次了?」

    陆阿姨委屈的说。

    「雁梅啊,天地良心,能有多少次啊?也就那么几次,后来咱们都去医院实习两人,你伺候你婆婆,不住校了,再后来,你和谊诚勾搭上了,然后就有了倩倩,你一不住校,二有身孕,我那还敢欺负你啊?我有那个机会吗?」

    王阿姨笑着说。

    「什么勾搭啊?干嘛说那么难听啊?」

    陆阿姨忿忿的说。

    「好好好,不是勾搭,你们是两相情愿,行了吧。」

    王阿姨揉捏着陆阿姨的rǔ头说道。

    「啊……」

    rǔ头冷不丁受到王阿姨的侵袭,陆阿姨一阵颤抖。

    「呵呵,雁梅,你知道吗?我们当时都对你佩服的不得了,去了你婆婆家不到3个月就钓到了邵老爷子的独苗,帅气的邵公子,让无数女生羡慕的流口水。」

    王阿姨顿了顿,继续说:「我说上学那会那么多男生追你,我们的雁梅看都不看,原来是在等着钓大鱼呢。」

    王阿姨的手又伸向了陆阿姨的乳沟。

    「什么啊,咱们上的是卫校,本来就没几个男的,还那么多,你就知道夸大其词。」

    「哎呀,我的校花小姐,我哪里夸大其词了,咱们学校是没有几个男生,旁边的医学院呢?男生多不多?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追你吗?家里没钱没势的有贼心没贼胆,有多少有钱有势的,胆小的托人给你递条子、写情书,胆大的专门来找你的、约你的,少吗?可是你呢?统统视而不见。我的校花小姐,你知道吗?有多少女生对你是羡慕嫉妒恨啊?你知道吗?你怀孕后,医学院里有多少男生捶胸顿足、扼腕叹息的?还说我夸大其词,我看你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王阿姨佯装气愤的说道。

    「梦琪,你别这么说我,我对那些男生不喜欢、没感觉,难道也有错吗?」

    陆阿姨半低着头,小声说道。

    「好了好了,我的校花小姐,我不那样说了,你就别不好意思了,抬起头吧。」

    陆阿姨抬起了头,看着王阿姨说到:「梦琪,不说这些了。咱能不能别那样啊?」

    「不行,我就是想重温一下当年的感觉。」

    王阿姨再次揉捏着陆阿姨的。

    「梦琪,不要了。」

    陆阿姨摇着王阿姨的胳膊。

    「雁梅,你要是真不想,我不为难你。不过我手里有点东西,不知道你看过后会做何感想?」

    王阿姨亲吻着陆阿姨的脸颊,露出了暧昧的表情。

    「什么东西啊?我能有什么东西在你手里啊?」

    陆阿姨问到。

    我也纳闷了,王阿姨说的究竟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陆阿姨的把柄?

    王阿姨继续亲吻了几下陆阿姨的脸颊,把手伸向了茶几,够了几下,终于够到了手机,拿到了陆阿姨眼前,摁了几下键盘后,对陆阿姨说:「雁梅,你看看吧,你干的好事儿?」

    「啊……」

    陆阿姨看到手机的画面后,本能的叫了一声后,满脸绯红而又有些惊慌的问王阿姨:「梦琪,你怎么会有这种照片,是你拍的吗?」

    王阿姨把手机放到了身后,又把手放在了陆阿姨的上,肆无忌惮的揉捏着,可怜的陆阿姨没有任何的反抗,只是楚楚可怜的看着王阿姨,还不时的发出「哦……哦……」

    的娇喘声。

    看来王阿姨的手机里确实有陆阿姨的把柄。我也暗自好笑,不就是想玩同人吗?其实陆阿姨的态度已经很暧昧了,王阿姨何必如此呢?

    「雁梅,现在你该听我的话了吧。」

    王阿姨的舌尖轻轻的点着陆阿姨的耳垂。

    「嗯!」

    陆阿姨不情愿的点了点头,又说到:「梦琪,你还没回答我呢?你怎么会有这种照片,是你拍的吗?」

    「好吧,我告诉你。有次你上夜班,华伟送你,下车后,你没拿手袋,华伟喊住了你,给你送了过去,你看周围没有人,就抱住华伟亲人家,正好被我看见了,就拍上了。」

    王阿姨悠然的说。

    真没想到,王阿姨的把柄居然是我和陆阿姨接吻的照片,看来她已经知道了我和陆阿姨的关系了。

    「梦琪,你好讨厌啦,干嘛给人家拍那种照片啊。」

    陆阿姨幽怨的问到。

    「你做的出来,还怕我给你拍啊?」

    「那我和华伟的关系,你也肯定知道了?」

    「哎呀,我的大美人,你放心好了,你和谁有关系我不感兴趣,我只要你听我的话。」

    说着王阿姨吻到了陆阿姨的唇。

    陆阿姨推开了王阿姨,「梦琪,我听你的话,你把照片删了吧。」

    「好的!不过我删了之后,你就不能像现在这样排斥我了。」

    陆阿姨娇羞的点了点头。

    王阿姨拿起了手机,当着陆阿姨的面儿,摁了几下键盘后,陆阿姨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然后也把手放在了王阿姨的上,揉捏了起来。

    天哪,两个美熟女真的要玩同人了,我在感慨的同时也在暗自庆幸,居然能有这样的好机会,让我可以好好的欣赏一场同人大战。

    「你个骚货,开始还装,现在居然这么快就进入状态了。」

    说着王阿姨跪到了沙发上,双手捧着陆阿姨美丽的脸庞,舌尖在脸蛋上轻轻的扫过几次之后,嘴唇就封住陆阿姨的双唇,王阿姨吻得非常的夸张,嘴唇张开的幅度很大,仿佛要将陆阿姨的双唇吃掉一样,弄得陆阿姨的脸上都是她的口水,而她们的香舌更是早已交缠在了一起,「哦……哦……」

    随着娇喘声的渐渐加剧,两个美熟女也愈加的进入了状态。

    激吻的同时,王阿姨还不时的用指尖摩挲着陆阿姨的耳垂,受到强烈刺激的陆阿姨不停的抖动着脑袋,无奈王阿姨抱的太紧了,陆阿姨根本就无法挣脱,所以只好把全部的压力都发泄在王阿姨的上面,在陆阿姨手指的揉捏下,王阿姨丰满的被揉捏成各种不规则的形状,甚至有几次因为陆阿姨的过于用力,还发出了些许低沉的呻吟声。

    对于陆阿姨的对自己的攻击,王阿姨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又一次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声后,王阿姨发动了反击,她的左腿跪在沙发上,慢慢的向身前抬起了右腿,向外撇着膝盖,脚尖撩起了陆阿姨的睡裙口,美脚伸向了陆阿姨的两腿之间,尝试了几次,因为陆阿姨一直并拢这双腿,所以都没能伸进去,然后她用美脚轻推着陆阿姨的左大腿,推了几下后,陆阿姨不情愿的向外侧挪了挪左大腿,王阿姨的美脚得以趁势进入。

    因为睡裙的遮挡,我不知道陆阿姨有没有穿内裤,也无法看见王阿姨的美脚是如何侵袭陆阿姨的阴部,不过从王阿姨的美脚踏入了陆阿姨的两腿之间后,陆阿姨的身体反应和娇喘声明显的强烈了许多,而王阿姨的变得更加的惨不忍睹。

    大概是又被陆阿姨弄疼了,「啊……」

    王阿姨一声惨叫,娇喘着说:「你个骚货,怎么……这么大劲儿,……居然反应……这么强烈,是不是想要了,」

    「你才……骚货呢,啊……怪的着我吗?你不……欺负我,……我会……我会……用这么……大劲儿吗?」

    陆阿姨同样娇喘着争辩道。

    「你个骚货,……还敢顶……嘴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王阿姨把陆阿姨推到了沙发上,撩起了她的睡裙,扯下了她那早已湿的一塌糊涂的黑色蕾丝内裤,伸手够过了手袋,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没有拆封的长方形盒子,打开之后,里面居然是一个红色的假yáng具,yáng具的表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小颗粒,摁了开关之后,那个假yáng具小幅度的旋转着。

    王阿姨压在陆阿姨身上,把旋转着的假yáng具慢慢的放到了陆阿姨的眼前,「怎么样,我的大美人,待会一定让你爽翻天。」

    「啊……梦琪,不要……」

    陆阿姨口是心非的哀求着。

    王阿姨没有理会她的哀求,而是把假yáng具她的yīn道口,试探了几下之后,就一股脑的全部推了进去。

    「啊……」

    陆阿姨刚叫出声来,就被王阿姨的美嘴封住了双唇,只能发出「呜……呜……呜……」

    的声音。

    王阿姨的手指又假yáng具的控制键上摁了几下之后,陆阿姨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嘴里「呜……呜……呜……」

    的声音更强烈了,能够活动着的左手一直死死的抓着王阿姨控制假yáng具的右手,妄图阻止王阿姨对假yáng具的控制,只可惜,陆阿姨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不一会,随着她身体的阵阵抽搐,高氵朝也随之而至,王阿姨也适时的关掉了假yáng具的开关,但没有把假yáng具拿出来。看着娇喘连连的陆阿姨,王阿姨温柔的亲吻着、抚摸着她……

    待到陆阿姨渐渐的从高氵朝的状态中平复了过来后,王阿姨笑着问:「我的大美人儿,刚才爽不爽啊?」

    陆阿姨点了点头,轻喘着说:「梦琪,哦…这回…这回你满意了吧。」

    说完了就想把插在yīn道里的假yáng具拿出来。

    王阿姨推开了陆阿姨的手,说道:「什么就满意了,我的大美人儿,这才哪跟哪儿啊?」

    「啊,都这样了,你还想怎样啊?」

    陆阿姨不满的看着王阿姨。

    看来王阿姨也挺贪心的,根本就不想跟陆阿姨这么快就结束。

    王阿姨看了一眼满脸幽怨的陆阿姨,直起身来向后退了退,跪坐在陆阿姨小腿边,拿起了陆阿姨的右脚,抬到了眼前,伸出舌尖,轻轻的舔着她丝袜包裹着的脚趾,「哦……梦琪,啊,好痒……不要……」

    陆阿姨的哀求根本就是徒劳,王阿姨对此好无理会,她将陆阿姨的脚趾完全含到了嘴里,不断的舔舐着,「啊……梦琪,痒死了……」

    陆阿姨刚挣扎着想直起腰,就被王阿姨一把推到在了沙发上,「雁梅,老老实实躺着,你要是再乱动,我就把你现在的样子拍到我手机上。」

    王阿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并且做出了拿手机的动作。

    「梦琪,不要了。」

    陆阿姨一脸的哀怨。

    「不要就老老实实的躺着,不许乱动。」

    说完后,王阿姨继续舔舐着陆阿姨诱人的脚趾,可怜陆阿姨只能无助的扭动着腰肢,两只胳膊无力的在沙发上摩挲着,而她的哀求声则更像是充满了享受的呻吟声。

    舔舐完了脚趾,王阿姨的香舌顺着脚底一直游走到了后跟,然后就在陆阿姨的整个脚底来回扫过,「好痒啊……啊……梦琪,求你了,……饶了我吧!」

    陆阿姨的表情无比的纠结,也许用痒并快乐着来形容,最合适不过了。

    王阿姨终于放过了她的脚底,香舌沿着小腿顺向了大腿,并且不断的侵袭着大腿内侧,同时王阿姨的左手也伸向陆阿姨的外阴,游离了几下之后,手指就不断地刺激着陆阿姨的yīn蒂,很快陆阿姨再次娇喘连连。

    看到陆阿姨再次进入状态,王阿姨完全脱掉了她的睡裙,放在一旁后,接着王阿姨摁开了假yáng具的开关,她的香舌继续游走在陆阿姨的身上,从大腿到小腹再到,终于停了下来,她趴在陆阿姨身上,努力的吮吸着陆阿姨的rǔ头,右手还在控制着假yáng具的控制键,随着陆阿姨的呻吟声渐入佳境,王阿姨也将假yáng具的旋转跳到了最大。

    「啊……梦琪……高氵朝了……要高氵朝了……啊……」

    陆阿姨一声低吼,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在王阿姨的身下,她迎来了第二次高氵朝……

    短时间内,在假yáng具的强烈刺激下,陆阿姨高氵朝了两次,这让她有些体力不支。高氵朝过后,她娇喘着,瘫软的躺在沙发上,甚至连垂到地上的右手都没有力气拿起来,看着陆阿姨娇弱的样子,王阿姨似乎有些怜香惜玉了,她关掉了假yáng具的开关,想要拔出来,想了想又放弃了,然后给陆阿姨拿了一个软绵绵的靠枕,让陆阿姨垫在了脑后,倒了一小杯茶水,一口喝下,含在嘴里,吻着陆阿姨,喂着她喝了下去,就这样,陆阿姨喝了小半壶茶水。

    王阿姨还真是喜欢陆阿姨啊,这么细致入微的方法都想得出来。

    好一会,陆阿姨才恢复的差不多了,王阿姨扶她坐了起来,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说:「雁梅,爽够了吗?」

    陆阿姨绯红着脸,点了点头。

    「你爽够了,我还没爽呢,我也要。」

    王阿姨有些不满的说。

    「那你可以自己爽啊,我又没拦着你。」

    陆阿姨没好气的说。

    「可是要爽的东西还插在你那里呢。」

    王阿姨这么一说,陆阿姨才觉察出假yáng具还插在自己的yīn道里,赶紧伸手拔了出来。

    拔出来假yáng具的时候,从yīn道里带出了好多的淫液,全都流到了沙发上面,幸好沙发是皮质的,只需要擦擦就可以了。

    王阿姨看到流到沙发上淫液,故作惊讶的说:「哎呀,我的大美人儿,你可真够给力的,居然流了这么多,太了不起了。」

    王阿姨这么一说,陆阿姨绯红的脸庞更加的羞赧了,「还不是你干的好事儿,要是你不欺负我,能成这样吗?」

    「好了,我的大美人儿,你都爽够了,我也要爽了。」

    「那给你,你爽去吧。」

    说着就把假yáng具递到了王阿姨跟前。

    「干嘛啊,就这么给我啊?上面可都是你的坏水,我可消受不起。」

    王阿姨不满的说。

    「你猪脑子啊,擦了不就完了吗?」

    陆阿姨准备去扯面巾纸,被王阿姨拦住了,「不行,把我自慰器弄成了这个样子,光擦擦就完了?」

    王阿姨不满的说。

    「是你要插进来的,我又没请你。」

    陆阿姨争辩道。

    「那我不管,反正是你给弄的。」

    王阿姨有些不讲理的说。

    「那你要我怎样?」

    陆阿姨问到。

    「雁梅啊,你看这样吧,既然是你下面的嘴犯了错误,为了公平起见,就应该由你上面的嘴负责,你看如何?」

    王阿姨坏坏的说。

    「怎么负责?」

    「舔干净啊!这么简单,都不知道。」

    王阿姨轻松的说。

    「呸呸呸,这么恶心的招数你也想得出,梦琪,你可真够变态的。」

    「雁梅,反正办法我已经告诉你了,你看着办吧,你要是不同意,后果自负啊!」

    说完后,王阿姨把伸向了手机。

    陆阿姨赶紧抓住王阿姨的手腕,哀求道:「梦琪,你别这样,好吗?」

    「不行,没商量!」

    王阿姨的态度很坚决。

    见王阿姨这样的不通情理,陆阿姨委屈的低下了头,王阿姨看了看陆阿姨后,手腕挣脱了陆阿姨的手,够到了手机,拿到身前,摁了几下手机键后,对准了陆阿姨,准备拍照。

    「雁梅,再问你最后一遍,你要是不同意,就没机会了。」

    「梦琪,你别这样,我按你说的做还不行吗?」

    陆阿姨小声说道。

    说完后,把假yáng具拿到了嘴边,伸出舌头,一点一点的舔舐着假yáng具上面的淫液,确切的说,是自己的淫液。

    「雁梅,早这么听话多简单啊?」

    王阿姨笑着说。

    刚舔了一点,陆阿姨的舌头上就沾满了自己的淫液,想拿点面巾纸,又被王阿姨阻拦,「拿面巾纸干嘛啊?」

    「能干嘛啊?擦舌头。」

    陆阿姨伸着舌头说,所以说的不是很清晰,不过都听懂了。

    「不行,我的大美人儿,这可都是你的精华啊,擦了多可惜啊,既然是你身体里来的,就应该回到身体里去。」

    陆阿姨嘟囔了一句,没听清楚究竟她说了句什么,不过她已经放弃了取面巾纸的想法,乖乖把淫液咽进了肚子里。

    我很奇怪,不知道陆阿姨为什么如此听王阿姨的话,是怕王阿姨给她拍照?

    按照她们的关系,王阿姨还能出卖自己的闺蜜?难道是陆阿姨本就愿意这样,只不过是借着王阿姨就坡下驴?究竟是什么原因,我不得而知。

    陆阿姨终于将假yáng具上的淫液都舔干净了,而且都咽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给你,都干净了。」

    陆阿姨没好气的说。

    「嗯,是干净了,不过,雁梅,你也漱漱口吧,我帮你。」

    说着,王阿姨端起了紫砂壶,把茶水倒进了茶杯,还是一口喝下,含在嘴里,喂着她喝下了剩下的半壶茶。

    陆阿姨非常的听话,她很清楚,如果王阿姨想要对她做什么,是绝对可以做到的,所以她选择了顺从。

    喝完茶后,王阿姨把假yáng具装进了长方形的包装盒里,准备放进手袋里。

    「唉唉唉,你不是说要爽的吗?装进去怎么爽啊?」

    陆阿姨不满的问道。

    「哎呀,我老公在家的,要爽天天都可以,我用自慰器干嘛啊?不像某些人,即便是有老公,有时候也没得爽,所以只能用自慰器了!」

    王阿姨轻松的说到。

    「啊,死梦琪,你居然骗人,不行。」

    陆阿姨的小粉拳雨点般的落在了王阿姨的胳膊上。

    「哎呀呀,我的大美人儿,都20多年了,怎么还和上学那会一样啊?」

    王阿姨很快的抓住了陆阿姨的两个手腕。

    「死梦琪,你居然骗我,看我不打你。」

    她想挣脱王阿姨的双手,却显得很徒劳。

    「好了好了,我的心肝儿,你别闹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总可以了吧。」

    王阿姨松开了陆阿姨的手腕,陆阿姨虽有不满,却没有再次举起拳头。

    陆阿姨是不闹了,但依然撅着嘴,脸上写满了不满。

    王阿姨看了看陆阿姨,对她说:「雁梅,我都给你认错了,你还生气啊?靠到我肩膀上,就像当年在宿舍里那样。」

    看陆阿姨还是不搭理她,王阿姨搂过陆阿姨,让陆阿姨斜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她斜过身子,看着陆阿姨说:「心肝儿,我都认错了,你还不肯原谅我啊。」

    「不是啦,你还看不出来啊,我是假装的。」

    「原来如此啊,我的心肝儿,我还以为你真的生气了。」

    说完后,王阿姨转过身子,靠在了沙发上。

    「雁梅,你知道吗?咱们的第一次我是把你当成我情敌了,可是从那之后,我就喜欢上了你,真的很喜欢,喜欢到不允许你受一点委屈的地步。」

    王阿姨深情的说。

    「我没觉得你喜欢我,我就是觉得你拿我当你情敌出气。」

    陆阿姨轻打着王阿姨的胳膊。

    「你当然不会觉得了,一共也没多久,然后你就去钓你的金龟婿去了。」

    王阿姨有些失落的说。

    「梦琪,你觉得这样不好吗?要是当时我没有去护理我婆婆,咱们两个如果真的发生那种恋情,还不得被人用吐沫星子给淹死啊?」

    「是啊,我们都应该庆幸,没有更进一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阿姨貌似心有余悸的说道。

    「梦琪,我们当年没有更进一步,如今更不能这样了。」

    陆阿姨明显是话里有话。

    「放心吧,雁梅,当年都没怎么着,如今更不可能了,今天,我只是想找找当年的感觉而已。」

    「你吓死我了,我还真以为你要和我继续呢!」

    陆阿姨满脸的庆幸。

    「雁梅,咱们两个是根本就不可能了,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咱们的下一代复制了咱们当年的情形。」

    「你是说小岩喜欢倩倩?」

    陆阿姨问到。

    我们几个孩子从小就在一起玩,我最大,倩倩和乔阿姨的女儿刘思婕同龄,比我小3岁,王阿姨的儿子江小岩最小,小我6岁,小倩倩3岁,倩倩和小婕喜欢和我玩,小岩喜欢找倩倩玩,可是倩倩不喜欢和小岩玩,她觉得小岩太过女孩子气的,小时候那样,没想到长大后依然如此,而且每次见到倩倩,无论我在不在,总是没完没了的献殷勤,倩倩很烦他。

    「是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小岩从小就喜欢倩倩,不过倩倩一直喜欢华伟,小岩只能单相思了。」

    「梦琪,这种事情,谁也帮不上。」

    「雁梅,这个我和小岩都知道,倩倩是没指望了,肯定是华伟的媳妇儿了,不过,你能不能补偿补偿小岩啊,他也很喜欢你?」

    「补偿什么啊?怎么补偿?」

    陆阿姨问道。

    「小岩很喜欢你,你说怎么补偿啊?这不明知故问吗?」

    「梦琪,你说什么啊?小岩才多大啊?一个17岁的高中生,不好好学习,成天就想这些啊?再说了,学校里那么多小小姑娘,他会不喜欢,我都快40了,一个半老徐娘了,他喜欢我什么啊?」

    陆阿姨娇羞的说。

    面对王阿姨的提议,陆阿姨的回答竟然如此的暧昧,难道陆阿姨很期待这样的补偿?

    「雁梅,实话和你说了吧,小岩对小姑娘没兴趣,除了倩倩,他就喜欢咱们这个岁数的,而且,我都是他的人了。」

    说完后,王阿姨脸色绯红。

    实在是没有想到,王阿姨居然和自己的亲生儿子江小岩有这种关系,我无限感慨,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什么?你都是他的人了?梦琪啊,你可真是的,连自己的亲身儿子你都不放过,可真有你的!」

    陆阿姨有点惊讶的说。

    「是啊,这有什么啊,至于那么大惊小怪的吗?你和华伟不也有关系吗?」

    王阿姨反问到。

    「你们是母子,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

    陆阿姨小声的说。

    「不都一样吗?雁梅,既然你都知道了,就要给我保密啊,要是传出去,会丢死人的。」

    王阿姨故作央求。

    「你怕传出去,干嘛还要和儿子那样?」

    「雁梅,只要你不说,谁会知道啊?」

    「我可保证不了啊,没准儿就会说出去!」

    陆阿姨有些得意的说。

    「好了好了,咱不贫了。」

    王阿姨顿了顿,继续说道:「雁梅,补偿小岩的事情,就答应了我吧。」

    陆阿姨羞红着脸说:「才不呢,我才不学你呢!」

    说完后就低下了头。

    「雁梅,你真的不答应?」

    王阿姨拿起了手机。笑着问。

    「你干什么啊?又要给我拍照?」

    陆阿姨稍稍抬了点头问。

    「不是啦,谁给你拍照啊,再让你看点东西嘛。」

    「什么啊,又是我和华伟的照片?」

    陆阿姨问。

    「不是啦,你看看就知道了。」

    王阿姨摁了几下手机键后,把手机给了递给了陆阿姨。

    陆阿姨接过了手机,稍微看了一会,羞赧对王阿姨说:「梦琪,你和小岩不干好事儿,还让我看?」

    「雁梅,怎么样,对小岩很满意吧?比华伟和谊诚的如何?」

    王阿姨问。

    「什么啊?你现在怎么这么没羞啊?」

    陆阿姨轻打着王阿姨。

    「是我没羞?还是你装啊?」

    王阿姨反问道。

    「讨厌啦!」

    陆阿姨继续打着王阿姨。

    「雁梅,你就答应了吧,小岩确实真心喜欢你,再说这段时间谊诚也不在,倩倩也回来了,华伟肯定不能像以前那样满足你,有小岩这么个伴儿,多好啊!而且也不会太久的,他爸爸都给他安排好了,明年高考前就让他出国,去澳大利亚,再有半年他就出国了,你这个当阿姨的不得有所表示啊?」

    王阿姨看着陆阿姨的说。

    「哦!」

    陆阿姨娇羞而又有些期待的轻轻点了点头。

    「雁梅,你答应了?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姐妹,好闺蜜。」

    王阿姨激动的亲吻这陆阿姨。

    还有这样的好姐妹、好闺蜜?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亲吻过陆阿姨,王阿姨又问到:「雁梅,明天你休息吧?」

    「休息啊,干嘛啊?」

    「休息我就让小岩过来,他下午要补习英语,我们上午8点过来如何啊?」

    王阿姨问。

    「这也太快了吧?再说了,华伟送完倩倩还要回来呢,不行的。」

    「雁梅啊,你骗人都不会,每个六、日华伟送完倩倩就回他家了,当我不知道啊?」

    王阿姨笑着说。

    「那你知道了,还问我干嘛?」

    「呵呵,雁梅,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8点,我和小岩准时过来,记得给我们开门。」

    说完之后,见陆阿姨没什么反应,王阿姨使劲儿的推了推陆阿姨,陆阿姨难为情的点了点头。

    「梦琪,身上怪不舒服的,咱们再去冲个凉吧。」

    说着陆阿姨站起了身。

    看到陆阿姨和王阿姨都站了起来,我赶紧悄悄的退出了正房,飞一般的回到了西厢房取上了移动硬盘……( 欲妇鸣都 http://www.wxxs5.com/1_1252/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