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欲妇鸣都 > 正文 第24章 温泉欲情
    年关将至,经过联合调查组三个多月紧张高效的工作,省里的煤炭大案也处理得差不多了,虽然收尾工作在年前肯定是无法完成了,但是对于已经完成了主要工作的办案人员来说,还是能够有幸得到6天轮流休年假的机会。

    邵叔叔回来后,陆阿姨和倩倩的心情非常的复杂,既有为年关时可以团圆的开心快乐,又有抱怨假期太少的纠结不满,在这种矛盾的情绪中,全家人一起迎来了新的一年。

    6天的时间一晃而过,休完了年假,在一片喜庆的氛围中,顶着瑟瑟寒风,邵叔叔又出发去了省城。

    邵叔叔走后,陆阿姨没有想像中的那样失落,或许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分别,对如此场景早已麻木不仁了;抑或是她觉得这次和以往相比,根本算不上是分别,所以也没有理由太过伤感。

    元宵节的前三天,乔阿姨给老妈她们几个牌友打来了的电话,说是节后第一个礼拜天要请大家吃饭,告诉饭店后,还煞有介事说到时候会带上女儿刘思婕的男朋友一起去。虽然乔阿姨说话一向很夸张,是那种能把芝麻给说成是西瓜的主儿,但毕竟谁都没有见过小婕的男朋友,所以我们还是满心期待的想目睹一下这位新人的真容。

    节后的第一个礼拜天,我们一家三口和陆阿姨母女结伴而行。去了饭店,进了包厢,王阿姨一家已经到了,大家一阵寒暄后,都找位置坐了下来,我和倩倩给大家挂好了外衣,准备入座的时候,小岩暧昧的看了陆阿姨几眼之后,起身朝我走了过来。

    站到我跟前,满是挑衅的问了我一句:「华伟哥,你个子多高啊?」

    他这没头没脑的一问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也没多想,「1米79,快1米8的样子。」

    我脱口而出。

    「哈哈,华伟哥,你没我高,我现在1米80了。」

    小岩似乎笑的很开心。

    「你真有1米8?」

    我轻轻的皱了皱眉,看着肩膀比我稍矮一点的小岩。

    「是啊,华伟哥,我真有1米8,你别不信!」

    小岩这么一说,我彻底明白了,原来那小子是在拿身高说事儿,摆明了要挑衅我。不过我只是笑着看了看他,慢慢的坐下了下来。我没心思和他打嘴仗,因为倩倩对他彻底的不「感冒」就是给他的最好的回击!

    那小子以为我认输了,样子特别的得意忘形。

    「小岩,你真有1米8吗?」

    倩倩问。

    「真的,倩倩姐!」

    「可刚才华伟站着的时候,我看你的肩膀要比华伟低,如果你有1米8的话,难道是你的脖子或者脑袋特别的长吗?」

    倩倩斜着脑袋,眨了几下眼睛看着小岩。

    被倩倩这么一说,小岩特别的难堪,面红耳赤的争辩着,「什么啊,倩倩姐,你怎么这样说我啊,明明我就是比华伟哥高嘛,你……」

    看着小岩囧样,老妈冲我和倩倩说道:「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当哥哥姐姐的,不能让着点弟弟啊?高就高吧,有什么啊?还至于脑袋长?脖子长的?有这么说弟弟的吗?倩倩,你要是再这样说弟弟,就是找打了!」

    「哦!阿姨,我不说了,你别打我啊!」

    说完后,倩倩献媚般的冲老妈笑了笑,显然,比起陆阿姨来,倩倩似乎更愿意听老妈的话。

    仗着老妈的撑腰,小岩又得意忘形起来了。

    没一会,乔阿姨一家也到了,当然也包括小婕的男朋友。刚进了包厢,乔阿姨就一个劲儿的给大家赔不是:「对不起了,对不起了,刚才我们是去车站接小吴去了,客车晚到了一会,让大家久等了,待会我们全家挨个给大家敬酒赔不是。」

    「老乔,先别说敬酒的事儿,从你打电话开始,我们就等着看小婕的男朋友呢!」

    王阿姨说。

    「好好,我这就给大家介绍。小吴,往前站站。」

    说着乔阿姨把小婕的男朋友让到了自己身旁,「这就是小婕的男朋友,叫吴泽宇,和小婕是一个学校的,比小婕大两岁,其实也就是大两届,今年大四了,还有半年就毕业了,小吴这孩子,学习好的没法说,这不前段时间刚刚被学校保送了研究生……」

    乔阿姨还在眉飞色舞的说着,看着她洋洋自得的样子,倩倩小声对我说:「乔阿姨的准女婿挺不错的,小婕真是好福气!就是乔阿姨,一如既往的夸张!」

    「不夸张还是乔阿姨吗?」

    我看着倩倩小声的说道。

    「……小吴啊,既然你的研究生课题选择了康复疗养这方面的,而且实习单位也选择了我们单位的康复疗养中心,那么你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恭维好你王阿姨和你陆阿姨,她们两个一个是康复疗养中心的副主任,一个是那里的护士长,在业务上那是绝对没得说,只要你……」

    王阿姨打断了乔阿姨的喋喋不休,「老乔,你这话说的,我和雁梅都是小婕的阿姨,那也就是小吴的阿姨了,小婕的男朋友到我们中心来实习,你就是不说,我们也得照顾的周周道道的,还能让人家小吴受了委屈?对吧,雁梅?」

    「没错,小婕的男朋友到我们中心实习,我和梦琪两个做阿姨的还能委屈了小吴?老乔,你的话也太见外了吧。」

    陆阿姨说。

    「是我见外了,是我见外了,你们两个都这样表态了,那我还多说什么啊,呵呵。」

    乔阿姨自顾自的笑了笑后,又喊道:「服务员,我们人齐了……」

    终于开席了,饭桌之上,觥筹交错、碗筷齐鸣,一时之间,好不热闹,表现最为积极的当然是乔阿姨,她不仅自己活跃,还频频的示意准女婿吴泽宇向大家敬酒,当然了,敬的最多的肯定是王阿姨和陆阿姨。饭局结束之后,老妈她们又去搓麻了,剩下的人也都有了各自的安排。

    过了年,春天悄然来到,不知不觉的,这个世界已经一片浅绿了。春风吹暖的四月里,万物吐故纳新,一派生机盎然。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应景,市里的「两会」也适时的召开了,「两会」的主要内容就是换届,和半年前的那次中小规模的换届会议相比,这次的换届会议是全市领导的大换班,所以在会议期间,我们市委办忙的是昏天黑地。

    大忙了一个礼拜,「两会」终于闭幕了,领导可怜我们这些小秘书,特别开恩的给我们放了一天假,回到家里,几乎补了一天觉,还是觉得睡不够。

    约莫下午快5点的时候,迷迷糊糊的我接到了领导的电话,说晚上有个活动,要我和他一起去,他的车一会就到,让我赶紧下楼。

    下了楼,上了领导的车,他告诉我晚上要去***温泉度假村,除了司机,几个跟班里,他只叫了我一个人。听了领导的话,我的心里倍感温暖,也庆幸自己接到电话后到上车之前都没有问候领导家的女人,否则可真的太内疚了。

    ***温泉度假村在整个北方地区也算能够排得上号的度假村了,位于隔壁省和我们相邻的**市西边的郊区,不对外开放,想要去那里泡温泉,必须得注册会员,会员是收年费的,价格不菲,即便如此,很多人都申请不到会员资格,因为会员是限量的。

    对于这样一个豪华的高级度假村,我平时想都不敢想,没想到老天会如此开恩,领导居然主动打电话给我,要带我去,而且只带我一个人。

    汽车在斜阳之下行驶了一个小时,进入了**市西边的郊区,然后七拐八拐的开进了一条两车道的乡间小路,小路是柏油路,非常的平坦,两旁都是一人来高经过精心修饰的松柏,郁郁葱葱的。

    正前方,一幢白色的圆形弧顶的欧式宫殿渐渐的浮现在了眼前,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宫殿的模样也越来越清晰了,汽车驶入了停车场,下了车后,服务生带着我们走向了正门,度假村的面积不是很大,就是一幢主楼,也就是那幢宫殿,再加上周围用白色围栏围起来的一片绿地。

    进了大厅,领导和司机去了前台,我跟在后面,环视了下整个大厅,里面的装饰很奢华,不过我对这种欧式风格的建筑和装饰不是太过「感冒」,看过几眼,就跟着领导去了温泉室。

    走过一道并不是很长的走廊,在一个双开门的包间门口停了下来,我抬眼一看,在门的正上方的墙壁里镶嵌着一块天蓝色的玻璃,上面镌刻了水瓶宫三个字,服务生插了房卡,推开了门,把我们让了进去。

    进入房间,映入眼帘的是一扇巨大的落地窗,玻璃是浅蓝色的,上面刻画着各种各样水瓶星座的图案,落地窗和房门右侧斜上方之间的位置是一个大号的灰白色大理石茶几,茶几的左右两侧都横着一排红色的沙发,左侧沙发背后4米左右的位置,有一个差不多长3米、高1。5米的不透明玻璃平台,上面摆放着一尊水瓶战士卡妙的玻璃雕塑,几乎等同于真人大小,雕塑的对面,也就是右侧沙发的背后5米的地方,有3个台阶,台阶的上面,是两扇开着的推拉式的不透明玻璃门,可以清楚的看到,晶莹剔透的温泉水从卡妙举着的水瓶口里换缓缓流出,落在了蓝色地砖的温泉池里。

    「各位先生,温泉池里的水半个小时之后就会放好,放好了就不会再流了。现在已经到了晚饭时间,您们吃过晚饭了吗?如果没有吃过,不如先吃晚饭吧,这里和餐厅都可以用膳。」

    「谢谢,我们去餐厅。」

    领导说。

    「好的,先生们,请跟我来。」

    吃过了晚饭,和领导在周围的绿地里饶了一圈,回去好好的泡了一个温泉,泡过之后,躺在了池边的气垫床上悠哉游哉,好不惬意。可能是这些天一直都没休息好,没一会,领导就进入了梦乡,呼噜声此起彼伏,我和司机赶紧叫起了领导,把他送到了二楼的客房。

    安顿好了领导,司机说他想随便转转,问我去不去,我知道他想找乐子,冲他摇了摇头,说我还想泡温泉,他笑了笑后,上了3楼。

    我又舒舒服服的泡了一次温泉,准备在休息之前去外面转悠一圈。刚刚出了房门,我居然看见了一个服务生领着陆阿姨和一个打电话的男士在斜对面的处女宫门前站着,于是,我赶紧闪回了房门口,探出了一点脑袋,偷偷看着……

    开了门之后,服务生摸了一下口袋,抽出了门卡,对陆阿姨说:「这位女士,非常抱歉,刚才在前台我忘记拿房门卡了,请您和先生稍等,我这就给您取来。」

    「你没拿房卡,是怎么开的门?」

    「是这样的,刚才是用我的总卡开的。您稍等,我马上就回来。」

    服务生解释道。

    「哦,那我和你一起去前台吧,省的你还得来回跑。」

    然后对正在打电话的那位男士说:「弘初,你先进去吧,我去取卡。」

    说完和服务生一起去了前台。

    弘初,不就是钱弘初吗?原来陆阿姨是和钱弘初一起来的,正在纳闷的时候,我看见钱弘初并没有进房间,而是边打电话变慢悠悠的向前台走去。再看斜对面的处女宫房门大开,闪念之间,一个想法浮心头,『既然如此,何不进去呢?』,打定主意后,我马上关了门,以最快的速度溜进了处女宫。进去之后,打量了一眼,看到房间的格局、摆设和水瓶宫几乎是一样的,视野好、能躲人的最佳选择当然是摆放着处女战士沙加雕像的不透明玻璃平台后面,于是,我赶紧躲到了哪里。

    两人还没有进来的时候,听着温泉放水的声音,我在想,陆阿姨倒是比较自由,上完白班就下班了,倩倩今晚又是夜班,邵叔叔虽然从调查组回来一个月了,但前几天去了北京了,因为最近市里开「两会」,纪委书记既要向人大提交过去一年的工作报告,又要负责新一届纪委委员会的换届工作,而身为市委常委的纪委书记正好在北京参加全国地市级纪委书记的培训,为了回来主持工作,刚刚任职副书记不存在工作变动的邵叔叔被换到了北京,代替书记参加培训;而钱弘初怎么会突然回来了呢?年初的时候,他升任了省里的**市检察院检察长,在**市的两会中,刚刚被人大正式任命,怎么刚一任命就回来了呢?而且还是和陆阿姨幽会,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我还在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取上了房卡的陆阿姨回到了房间,在鞋柜前,脱下了黑色高跟鞋,换上了薄棉露趾拖鞋,把红色的ol套裙上衣也脱了下来,挂在了鞋柜上面的衣架上,然后走到了大理石茶几右侧的沙发上,面朝着房门的方向侧坐着。

    确定了不会被发现之后,为了取得更好的角度和视野,我半蹲着身子,把脑袋藏在了玻璃平台的站立着的处女战士沙加的左腿后面,通过他两条腿的空档,可以清楚看到玻璃雕像身前的一切,而且自己也足够安全。

    挂了电话的钱弘初进了房间换鞋的时候,陆阿姨伸手向后斜撑着身体,甩掉了拖鞋,抬起了两条穿着超薄黑色丝袜的修长美腿,平放在了沙发上,妩媚的看着他。不过钱弘初好像并不怎么配合陆阿姨,换上了拖鞋、挂好了上衣后,看到陆阿姨诱人的样子,他甚至还有些害羞,更煞风景的是,他居然坐到了陆阿姨的对面。

    「弘初哥,你怎么不高兴啊?难道不愿意和小梅在一起吗?」

    陆阿姨撅着嘴娇嗲嗲的说。

    「没…没有了!怎么会呢?」

    钱弘初赶紧否认。

    「既然没有,那干嘛坐到小梅对面呢?」

    陆阿姨稍稍地抬起了一点右小腿,用右脚的脚跟和脚底来回的摩擦着左小腿,样子非常的撩人。

    「雁梅,我……」

    「什么雁梅啊,叫人家小梅,弘初哥!」

    陆阿姨有点生气的说。

    「哦,小梅!」

    钱弘初赶紧改口。

    「坐过来嘛!弘初哥!」

    陆阿姨温柔的请求着,声音非常的酥麻。

    「哦!」

    无言以对的钱弘初只得坐到了陆阿姨的身旁。

    钱弘初刚坐了下来,陆阿姨便抱住了他的胳膊,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弘初哥,都这么多年了,为什么每次和小梅在一起,你都这么拘谨啊?」

    「这个…这个…小梅,我也…我也…说不上来。」

    「放松一点嘛,弘初哥,难道小梅是女妖精啊?」

    说着陆阿姨屈回了两条美腿,左手伸到钱弘初的胸前,一颗一颗的解开了他衬衣的纽扣,芊芊玉手趁虚而入,时而抚摸着他的胸膛,时而拨弄着他的rǔ头。

    「哦……小梅,……小梅。」

    渐渐的,钱弘初有了喘息声。

    「弘初哥,喜欢小梅吗?哦……喜欢就吻着小梅吧。」

    陆阿姨故作娇喘的说。

    「小梅……我喜欢,……我喜欢你……」

    钱弘初喘息着说道,貌似不太像刚才那样拘谨了。

    「弘初哥,吻我,吻小梅吧!」

    陆阿姨搂住了他的脖颈,双唇贴到了他的嘴边,似乎还轻轻的吹着他。

    「小梅!……」

    他搂过了陆阿姨,和陆阿姨紧紧的吻在了一起。

    陆阿姨和钱弘初一边激吻着,一边接着自己解开了自己白色丝绸衬衫的纽扣,然后把钱弘初的右手放到了穿着胸罩的上,钱弘初的右手隔着黑丝蕾丝胸罩抚摸着陆阿姨丰满的,而陆阿姨则把手放在了他的裆部,隔着西裤轻轻的抚摸了几下,又把手伸向了腰间,解开了他的裤带和纽扣,拉开了拉链,把手伸进了他的内裤,很快他的白色内裤就支起了一座挺拔的蒙古包。

    陆阿姨持续不断的挑逗,让钱弘初也进入了状态,他的右手伸向了陆阿姨的后背,解开了胸罩的拉钩,两只没有了束缚的浑圆的宛如两只可爱的兔子一样弹出了胸罩,随后又落入了钱弘初手指的控制,他不停地揉捏着陆阿姨的酥胸,不断的刺激着酥胸上的rǔ头,就像是对陆阿姨玩弄他大jī巴的一种报复。

    突然,陆阿姨推开了钱弘初,然后娇喘连连的说:「哦……弘初哥,……小梅要,哦……」

    「好的……小梅,我给你……」

    说着陆阿姨和钱弘初三下两下的脱掉了衣服,陆阿姨骑坐在钱弘初大腿上,抓着他挺立的大jī巴,塞进了yīn道里,慢慢的吞没了以后,双腿盘在他的后腰,胳膊抱着他的脖颈,直起了水蛇般的腰身,浑圆挺拔的玉乳来回的摩擦着他的面颊,钱弘初双手拖着陆阿姨肥肥的翘臀,胯下不断地向斜上方做着活塞运动。

    「……啊,弘初哥,……爽,小梅……好爽……爽死……小梅了……」

    顷刻之间,陆阿姨的淫声浪语弥漫了整个房间。

    「好的,哦……小梅,你爽了……就好……哦!」

    钱弘初断断续续的说道。

    「弘初哥……啊……快些,……快些好吗?」

    陆阿姨催促道。

    面对陆阿姨的渴求,钱弘初明显的有些力不从心,只得敷衍道:「好,哦……我,一定……快些……」

    「啊……弘初哥……用力……用……力。」

    陆阿姨抓着钱弘初的头发继续催促道。

    尽管陆阿姨一再的加油股劲,可毕竟年岁不饶人了,和正值虎狼之年的陆阿姨比起来,已经51岁的钱弘初明显已无法从容应对了,在陆阿姨的一片渴求声中,他早早的缴械投降了。

    完成了发射之后,还沉浸在快感当中的陆阿姨脸上明显的写满了失望,不过她没流露出责怪的意思,而且还不断的安慰着实力不济的钱弘初,陆阿姨的如此举动反而让钱弘初更加的充满了愧疚。

    「小梅,哎,…实在…太对不起……你了,我太没用了……」

    钱弘初满是歉意的说。

    「哦……弘初哥,你别这么说,……小梅,……小梅已经……很爽了。」

    陆阿姨娇喘着说道。

    「小梅,你别…安慰我了,我知道,…自己,…很差劲!」

    「弘初哥,……你别……这么说,自己,……否则,小梅,没法面对你了!」

    说着陆阿姨的声音有了一些哽咽。

    「小梅,你…别这样,你这样,…让我…让我更难堪了。」

    钱弘初赶紧安慰陆阿姨。

    「那你不许……再说自己了,否则……小梅……」

    「好好,我不说了,小梅,我真不说了。」

    看到钱弘初如此表态,陆阿姨轻抚着他的脸颊说道,「弘初哥,你永远……都是……最棒的。」

    听到陆阿姨这么说,钱弘初只能报以尴尬的微笑。

    「弘初哥,放小梅下来吧。」

    「哦!」

    钱弘初托着陆阿姨的翘臀,慢慢的让陆阿姨站了起来,陆阿姨起身的时候,他的大jī巴也滑出了陆阿姨的yīn道。

    扶起了陆阿姨,钱弘初靠坐在沙发上,似乎有些精力不足,陆阿姨也靠在沙发上,坐在她身旁,两条美腿搭在大理石茶几上,左腿压着右腿,可以清楚的看到黑色丝袜包裹着的脚底和整齐排列的脚趾,样子很是魅惑!

    小憩片刻,温泉池里的水已经放好了,陆阿姨嗲嗲得说:「弘初哥,咱们去泡会温泉吧。」

    「好的,走吧,小梅。」

    钱弘初起身说道。

    起来后,见陆阿姨依旧靠在沙发上,斜着脸看着他。这一次,钱弘初还算是心领神会,看到陆阿姨妩媚的眼神后,他俯下身子抱起了陆阿姨,走向温泉室。

    「弘初哥,难得你这么主动的抱人家。」

    陆阿姨依偎在钱弘初的怀里娇滴滴的说。

    「哦!」

    钱弘初不置可否的吭了一声。

    进了温泉室,钱弘初先把陆阿姨放到了温泉池里,又回手拉了下那两扇玻璃门,庆幸的是没有全完拉住,还留了将近半米的空隙,确定钱弘初进入了温泉池后,我蹑手蹑脚地溜到了过去。

    上了台阶,选择好了最佳的角度后,我站在玻璃门旁边,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一切。

    明亮的灯光打在水中,在蓝色地砖的反衬下,温泉水呈现出一种迷人的湛蓝色。钱弘初坐在水中的台阶上,后扬着脑袋,微闭双眼,把胳膊舒展了,搭在池边,尽情的享受着这份儿惬意。

    旁边的陆阿姨似乎很嫉妒他的怡然自得,不时的伸出美腿,用美脚摩挲着他的大jī巴,嘴里还不停的温柔的喊着「弘初哥……」,不过面对陆阿姨如此诱惑的挑逗,钱弘初只是象征性的冲着陆阿姨笑笑而已,无论是大jī巴,还是他本人,始终的没什么明显地反应。

    钱弘初的无动于衷让陆阿姨有些恼羞成怒,她有些生气的走到了钱弘初面前,分开两条腿,跪在了钱弘初身体两侧的台阶上,双手压在了他的肩膀上,气呼呼的问道:「弘初哥,你什么意思吗?是不是不愿意和小梅在一起啊?」

    「不是,不是的,小梅,你别误会,我就是有点累了。」

    钱弘初赶紧抬起头,慌忙的解释道。

    「累了你说嘛,小梅喊你,你干嘛不理人家啊?」

    「这……这个……对不起……」

    钱弘初一时语塞,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哼,才不听你的解释呢,你要是不真心给小梅道歉的话,就要无条件接受小梅对你的惩罚!」

    陆阿姨不依不饶的说。

    「好吧,小梅,我接受。」

    钱弘初无可奈何的说。

    「弘初哥,直起脖子,把头抬起来。」

    钱弘初乖乖的照做,做好之后,陆阿姨调整了下腰身,丰满的贴在钱弘初的眼前,然后左右摇晃着身体,两只可爱的玉乳来回地打在了他的脸上。

    原来这就是陆阿姨的惩罚啊!在我看来,这哪里是惩罚?简直就是恩赐!

    香艳的耳光似乎给了钱弘初一定的刺激,挨过十几下之后,他的双手从外侧握住了陆阿姨的,贴近脸庞,吐出舌头轻轻的舔舐着。

    「啊……弘初哥,…讨厌啦!…不要!」

    陆阿姨攥起小粉拳,轻打着钱弘初的肩头,口是心非的说。

    「小梅,刚才是你惩罚我,现在该我惩罚你了!」

    钱弘初的双手在陆阿姨的外侧用力一挤,她那两只丰满的紧紧地贴在了一起,再一张嘴,很轻易地就含住了两只粉红色的rǔ头。他含着两只rǔ头,用舌尖舔舐着,用牙齿轻咬着,陆阿姨只能无助的继续轻打着他的肩头。

    「弘初哥,……你……你好坏啊,不要啊……」

    陆阿姨娇喘着,眼神有些迷离。

    刚才还用扇着钱弘初耳光的陆阿姨,现在却娇羞的向人家讨饶了,顷刻之间,攻守异也,我不禁感慨,世事无常,这变化的也太快了吧!

    「小梅,你不喜欢这样?」

    钱弘初抬起头来问道。

    「不是啦……弘初哥,……你,好讨厌,好讨厌啦……」

    陆阿姨轻咬着嘴唇,满脸绯红的说。

    钱弘初继续含着陆阿姨的rǔ头吮吸着,娇喘连连的陆阿姨把手伸进了水里,胳膊一上一下的,应该是在套弄着钱弘初的大jī巴,因为视线和角度的原因,我无法看得更加清楚。

    陆阿姨和钱弘初不断的刺激着彼此身体的敏感部位,两人也愈加的进入了状态,陆阿姨不停地扭动着身体,幅度越来越大,而钱弘初的手则来回地在陆阿姨雪白光滑的后背和丰满浑圆的翘臀摩挲着,没有了双手的挤压,陆阿姨的rǔ头终于逃离了钱弘初的口腔,做为补偿,陆阿姨疯狂的激吻着他整个面部。

    「弘初哥,哦……我要,……小梅要……」

    陆阿姨呻吟着说。

    钱弘初喘息着回答,「哦……好的,小梅,……我,我给你。」

    「小梅,……小梅,想爬着,……弘初哥,哦……」

    「好的……」

    说着钱弘初托起了陆阿姨的小腹,整个人从陆阿姨的两腿之间滑了过去。

    一片拍打水面的声音响过之后,钱弘初抖落着头发上的水珠,站到了陆阿姨的身后。陆阿姨早已跪在了水中台阶上,翘起了肥肥的大屁股摇晃着,回头妩媚得看着浑身是水的钱弘初。

    「弘初哥,……哦。」

    陆阿姨再次嗲嗲的喊道。

    可是钱弘初却套弄着水里的大jī巴,有些自责的看着陆阿姨。陆阿姨有些失望,但似乎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伸过去美脚在大jī巴上摩挲了几下,看到大jī巴依然不软不硬的,陆阿姨起了身,努力的平复了一下亢奋的情绪,然后柔和的对钱弘初,「弘初哥,可能是你这段时间太累了,也可能是小梅太心急了,既然这样,不如小梅给你做个按摩吧。」

    「小梅,对不起啊……」

    「都说了,弘初哥,你别这样,来,躺倒气垫床上去,小梅给你做个按摩。」

    说说后,把钱弘初拉上了气垫床。

    「弘初哥,趴着,先给你按摩背面。」

    钱弘初听话的趴在了气垫床上,陆阿姨从旁边挂在墙上的小篮筐里取出了三袋按摩油和一个装油的盘子,然后很熟练的把三种油倒在盘子里面,搅和了一通后,精油的颜色变成淡白色,香气也随之弥漫了温泉室甚至是整个房间,躲在玻璃门后的我也被这种香气包围了。

    完全调和好了之后,陆阿姨把手放进盘子里面,把油沾到手上后,轻轻的涂抹在了钱弘初的后背,「好凉啊,小梅,有种很清凉的感觉。」

    钱弘初不由自主的说道。

    「弘初哥,凉就对了,好好享受吧。」

    盘子里的精油几乎都涂抹在了钱弘初的后背上,还剩下的一点点被陆阿姨抹在了自己的上,「啊……真的好凉啊!」

    陆阿姨情不自禁的说道,并且流露出非常舒服的表情。

    钱弘初回头看着陆阿姨,「小梅,你也抹了?」

    陆阿姨没有理会钱弘初,而是微笑着趴在了他的后背,两只手撑在了他大胳膊的两侧,慢慢的放下身子,两只紧紧的贴在了他的后背,来来回回地给他做起了胸部推油按摩。

    「弘初哥,舒服吗?」

    陆阿姨用摩擦着钱弘初的后背问道。

    「哦……小梅,……太舒服了……」

    钱弘初软绵绵的回答着,甚至都没有力气来回头看看陆阿姨。

    「舒服就好,小梅会让你更舒服的。」

    陆阿姨温柔的说道。

    做完了背部按摩,陆阿姨趴在了钱弘初的后背,像是在吹着他的耳朵,又像是和他说着悄悄话。

    过了一会,陆阿姨侧躺在了钱弘初的身旁,温柔地对他说,「弘初哥,休息够了吧,转过来吧,小梅给你按摩正面。」

    陆阿姨说完后,钱弘初没有任何的反应,陆阿姨推了推他,他朦朦胧胧地抬起了头,陆阿姨又和他说了一遍,他才转过了身。

    陆阿姨再次从小篮筐里取出了三袋按摩油,倒在盘子里面,调好了之后,粘在了手上,轻轻的抹在了钱弘初的胸膛和小腹。陆阿姨的手指每次划过钱弘初的rǔ头的时候,都会刻意的多刺激几下,每次受到的刺激,他都会不自觉的发生享受的呻吟声来。

    涂抹均匀之后,陆阿姨分开双腿,跨坐在了钱弘初小腹的两侧,俯下身体,胳膊撑在了他肩头的两侧,两只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胸膛,上上下下的摩擦着。

    每次摩擦脖子下方的时候,陆阿姨都会吐出香舌,沿着钱弘初的额头划过他的下巴,钱弘初实在是好不惬意。

    做完了胸膛和小腹和按摩,陆阿姨又去了三袋按摩油,调好了后,他分开了正在忘情陶醉的钱弘初的双腿,跪在了两腿之间,上手沾满了按摩油,轻轻的涂抹在了他的大jī巴上。「啊……小梅,好凉啊,你在……干嘛?」

    大概是冷不丁大jī巴一下子被如此刺激,钱弘初一下子坐了起来。

    「弘初哥,干嘛大惊小怪的,好好享受就是了!」

    说着,陆阿姨轻轻的推倒了他。

    「哦,…我知道了…就是…刚才…就是,太凉了……」

    「没关系的,适应了就不凉了!」

    陆阿姨边说边继续给他的大jī巴涂抹着按摩油。

    片刻工夫,盘子里的按摩油几乎又用光了,钱弘初的yīn茎、春袋、会阴、大腿根甚至上大腿上都涂满了按摩油,陆阿姨又把剩下的一点点按摩油都涂抹在了自己的上,然后往后挪了挪身体,把钱弘初的大jī巴贴在了肚皮上,俯下了身子,用丰满的包住了他的大jī巴,双手紧紧的夹着的外侧后,陆阿姨前前后后地做起了活塞运动。

    「哦……弘初哥,……爽吗?」

    陆阿姨娇媚的问道。

    「小梅,……啊,太爽了……爽死,……爽死了……」

    钱弘初爽得前言不接后语的喘息着回答道。

    「弘初哥,你的,……大jī巴……硬了,……哦,小梅,……小梅也爽……」

    陆阿姨边说边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在陆阿姨持续不断的刺激下,钱弘初的大jī巴终于难以为继了,一声低吼之后,他终于一泄如注了,陆阿姨的,脖子,下巴,甚至是脸上,都沾满了他激射而出的jīng液……

    清理了这些jīng液之后,陆阿姨侧着身,躺在了钱弘初的身旁,枕着他的左胳膊,含情脉脉的看着他,左手握着他那软绵绵的大jī巴套弄着。

    「小梅,你可真是个尤物。」

    「弘初哥,谊诚也这么说我。」

    陆阿姨娇羞的说。

    「小梅,今天的状态太差了,太让你失望了。」

    钱弘初满是歉意的说道。

    「弘初哥,你别这么说嘛,小梅感谢你都来不及,那里还会失望啊。」

    说着,陆阿姨把钱弘初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上轻轻地揉捏着。

    「小梅,还是那件事儿啊?我不都和你说了吗?咱们之间是相互帮助,不存在感谢关系的。我那个同学也在卫生部**司,和蒋怀德一样,都是副司长,但他们是死对头,这次如果不是你搞到了刘绍成胡作非为的证据,并且及时的通知了他,蒋怀德肯定会上位的,要是那个姓蒋的成为了司长,我那个同学就是想哭都找不到地方。」

    钱弘初似乎有点跑题。

    陆阿姨赶紧纠正道。「弘初哥,我说的不是他,我说的是你帮我收拾了刘绍成这件事儿。」

    「小梅,帮他也就是帮咱们,帮咱们也就是帮他。」

    「有那么绕吗?」

    陆阿姨问道。

    「当然了,小梅,如果那件事儿,咱们收拾了刘绍成,而蒋怀德升任司长或者继续掌管专款拨付的大权,那他还就是市里的财神爷,而咱们动了他的人,他会绕得了咱们吗?市里那个领导能不买他的帐?所以,收拾刘绍成,必须得考虑蒋怀德,如果不考虑,后果不堪设想,我当初之所以那么爽快的答应你,不仅仅是因为咱们之间的关系,更主要的是因为这件事情可以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既可以帮我的朋友,又可以帮我的同学,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这样的话,我和你同学都得感谢你啊?」

    陆阿姨亲吻着钱弘初的肩膀说道。

    「小梅,在这件事儿上,我不是中间人,我是和我同学的利益绑在一起的,我们都是给朝廷当差的,因为你的私事儿,让他欠了我一个大人情,这对我以后的帮助和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小梅,对你来说,我帮你收拾了刘绍成,你又帮着我同学搞到了摆平蒋怀德的证据,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咱们是两不相欠的。」

    「我不管了,反正小梅必须得感谢你!」

    陆阿姨看着钱弘初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听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蒋怀德大权旁落和被调走的原因了,我和陆阿姨拿到的那些复印件原来被用在了官场角斗当中去了,而且还被无限的放大了应有的作用。

    「小梅,如今我也要到**市工作了,有些话我一直都很想和你说,以前机会很多,所以没有着急说,现在机会不多了,我觉得我该把这些话说出来了。」

    钱弘初很认真的和陆阿姨说道。

    「弘初哥,什么话儿啊,你说吧。」

    「小梅,以前谊诚在外地,你生理和心理都有需要,所以那样做多多少少可以理解,只要你自己快乐,别人也不好说什么,现在,谊诚已经调回来了,就别再那样了。」

    「弘初哥,我知道,我那样很不好。」

    陆阿姨满脸羞涩的说。

    「小梅,只要你觉得快乐,倒也不是不好,关键是有些人实在是靠不住,就像刘绍成和李翔升,一个为了升官给你下药送人,一个回来谋夺你的财产,虽然最后都被你发现了,你也都收拾了他们,可是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再碰到这样别有用心的人呢?」

    「弘初哥,我知道了,我答应你,以后不会再那样了,再说了,谊诚已经回来了,我有必要那样吗?」

    陆阿姨很认真的说。

    「小梅,我这只是一个建议,并不是要求……」

    钱弘初的话还没有说完,陆阿姨性感的双唇就贴到了他的嘴上……

    看着忘情拥吻的陆阿姨和钱弘初,我不忍再打扰他(她)们了,悄悄的退出了处女宫的房门后,我上了二楼的休息室。

    躺在床上,听着旁边领导呼吸声,回味着刚才的激情片段,我在想,好多人都说过,钱弘初是一个不近女色、不爱金钱的君子,好多人都试图用美人计、孔方兄和他交朋友,但无一没有碰壁的,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埋头研究与法律有关的书籍,所以,钱弘初无论是在市里还是省里的公检法系统里,都算是一个公认的好官。可是没想到,在陆阿姨面前,他却是如此的木讷顺从,又如此的悉心慈爱!

    而陆阿姨在他的面前,就宛如在邵叔叔的面前一样,任性娇气而又关怀备至。看来,无论什么样的人,在自己的内心深处,都会有另一个自我!

    不知道想了多久,我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第二天一早,领导还要参加市里的一个会议,我们早早得离开了……( 欲妇鸣都 http://www.wxxs5.com/1_1252/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