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欲妇鸣都 > 正文 第25章如此「婆媳」
    自从单独被领导叫去泡温泉之后,我们领导就对我愈加重视,在工作中也是对我倍加照顾,而且在市委办关于提拔年轻后备干部的内部会议上,他为我说了不少好话,还为我的实职副科级提了名,拟任职务是市委办综合科副科长。

    领导为我做的一切,我打心眼里感激他,参加工作以来,我暗地里是没少骂过他,尤其让我加班的时候,我没少问候过他家的女人,但大多数时候,领导对我还是不错的,在谩骂和感激之间,后者是主要的。

    当然了,我也知道,人都是无利不起早的,领导之所以对我的提拔如此上心,主要原因还是前段换届期间老爸的职务由市公安局副政委变成了常务副局长,虽然只是平级调动,但是副政委多少有点有名无实,可常务副局长却是局里实实在在的三把手,再加上我的准老丈人邵叔叔之前已经是市纪委副书记了,有这两个实力派单位的领导做后盾,我在领导那里的地位自然水涨船高,提拔的事情也就顺理成章了。

    领导给咱使劲儿了,咱也不能含糊,特别是「两会」之后,要部署一年的工作,市里的大大小小的会议数不胜数,我忙的甚至连接倩倩上下班的时间都没有了,倩倩虽然偶尔抱怨,但总得来说还是比较支持我的工作的。

    大忙了一个多礼拜,终于在两个会议的间歇期,勉强挤出了一点时间休息一下。

    美美的补了一觉,起来之后已过了午夜1点,有点口渴,到客厅接了杯水。

    正在洗脸的倩倩听到了响动,问道,「华伟,是你吗?」

    「嗯,是我,倩倩,你待会上夜班?」

    我端着杯子边走边问。

    「要上的,去了正好和妈妈她们换班儿。今天爸爸也值班儿,一会儿他会派司机过来送我的。」

    「倩倩,待会我送你吧,打个电话,别让人家送了。」

    我进了浴室,看见倩倩的脸蛋涂满了乳白色的洗面奶。

    倩倩闭着眼睛,按摩着脸蛋儿说:「你忙了那么多天,怪累的,还是好好休息吧。」

    「从下午到现在,都睡了8个多小时了,早不累了,现在精神的不得了,再说了,前段一直都没好好接送你上下班,好容易有机会了,还不得好好补偿补偿咱媳妇儿啊。」

    我说完后,喝了一小口水。

    「哦,既然老公有心又不累,我洗完脸就给爸爸打电话。」

    「倩倩,别洗了,其实这样挺漂亮的。」

    我笑着说。

    「嗯,是很漂亮,不过大半夜的,我这个样子出门,万一把鬼给吓着了,可就不好了,所以还是洗了吧。」

    「看来咱媳妇儿还挺有爱心的,呵呵!」

    「那当然了!」

    倩倩清洗着脸上的洗面奶说。

    冲洗了洗面奶,倩倩给邵叔叔打了电话,梳妆打扮去了,我也洗了把脸,然后送倩倩上夜班去了。

    到了医院,倩倩给陆阿姨打了个电话,告诉陆阿姨是我送她来的,挂了电话,倩倩和我说:「华伟,和我一起进去吧,交班儿的时候妈妈还要交代些工作安排,等一会才能出来,到办公室等她吧。」

    「万一宝贝在办公室休息呢?」

    「你不送我,妈妈会在办公室休息,可现在你送我了,妈妈肯定回家休息。」

    倩倩眨了眨眼睛说。

    「哦。」

    我和倩倩下了车,进了康复疗养中心后,倩倩去换班儿了,我去了陆阿姨办公室。

    等了一刻钟,我寻思着:按说交接班也该完了,怎么宝贝还没回办公室,还是出去看看吧。出了办公室,我在楼道里顺着楼门口的方向走着,快走到楼道的时候,我听见了前台接待的两个护士聊着天儿。

    「佳宁,刚才因为睡觉的事儿,护士长请你去办公室,没骂你吧?」

    「没有啦,我是在前台睡的,又不是护理时间,让我以后注意点就没事儿了。」

    叫佳宁的护士有些得意的说。

    「你可真幸运啊!」

    「小婷,好像你不幸运?比起我来,你都睡了好几次了,护士长照样不也没怎么样你吗?」

    佳宁、小婷,应该是赵佳宁和文小婷,都听倩倩说起过,她们一个是市卫生局党委书记的女儿,一个是市二医院副院长的女儿。

    「佳宁,咱们都是在前台睡着的,所以护士长才没说什么,如果在护理时间睡觉,非得给人家骂死不可。」

    「可不,护理时间,连倩倩都不敢睡,咱们就可想而知了。」

    「是啊,别看平时倩倩对护士长可着劲儿得撒娇,护士长还对她百依百顺的,可是一到了工作时间,倩倩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儿。」

    以前只知道陆阿姨宠倩倩,甚至宠到了没招的地步,今天才知道,在工作方面,陆阿姨对倩倩照样是严格要求,绝不含糊,不过这也说明了陆阿姨在工作上对待所有的人都是一视同仁。

    「毕竟护士长是自己的妈妈,如果自己的孩子都不听话、不服管,护士长还怎么管理其她护士啊?佳宁,要是咱们家长是咱们的领导,咱们不也得以身作则吗?」

    「小婷,我就怕自己做不到,我爸说了,他要做了我领导,准被我气死。」

    「所以啊,还得由护士长来管你,你就听话了。」

    小婷笑着说。

    「是啊,咱们中心我就怕护士长,说来也奇怪,平时一点都不怕,可就是上班的时候,真怕!」

    说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佳宁的口气特别重。

    「我也是,其实好多人都和咱们一样。」

    小婷附和道。

    她们还在喋喋不休的谈论着陆阿姨,我看了看手机,又过了十分钟,还是等不着陆阿姨,我决定去办公室给她打个电话。

    进了办公室后,刚准备掏出手机,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是陆阿姨打来的。

    「不好意思啊,小宝贝,让你久等了。」

    陆阿姨充满歉意的说道。

    「宝贝,没事儿的,你现在交完班儿了?」

    我问道。

    「没有,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估计要很久才能收工。小宝贝,你别等我了,先回吧,我收工了先在办公室眯会,早晨和倩倩一起回就可以了。」

    看来事情真的需要陆阿姨来处理,否则通常情况下,只要有我在,她是不会额外加班儿的。

    「哦,是这样啊,那我先回了。宝贝,你也别太辛苦了。」

    「好的,小宝贝,88。」

    「88。」

    挂了电话,我有一些失落,刚要离开,却听见门口有响动,肯定是陆阿姨回来了,正在拿钥匙准备开门呢。

    我准备过去给她开门,刚走了两步,转而又一想,既然她不能和我回去,那我何不捉弄她一下,这样我的心理也会平衡一点。于是,我赶紧躲到了拉住了的窗帘后面。

    我刚躲了进去,门就开了,透过窗帘的缝隙,我看到了进来不止陆阿姨一个人,王阿姨也跟着进来了。还好窗帘比较厚,是深紫色的,又是落地式,所以躲在窗帘后面是非常安全的。

    进来的时候,王阿姨随手关上了门,然后搂着陆阿姨的腰暧昧地说道:「骚儿媳,搅了你和华伟的好事儿,是不是很讨厌我啊?」

    「谁是你的骚儿媳啊?怎么说话呢?有婆婆这么说自己的儿媳妇吗?」

    陆阿姨没好气的白了王阿姨一眼。

    「哎呦,我的骚儿媳,最近是脾气渐涨啊?」

    「本来嘛?那有婆婆这样说媳妇儿的?」

    陆阿姨依旧没好气地说。

    「儿媳啊,你说得没错,是没有婆婆这样说的,可是我也没冤枉你啊!」

    王阿姨边说边推着陆阿姨向座椅走去。

    「怎么就没冤枉啊?」

    「你想想啊?儿媳,既然都嫁给我们小岩了,你就是小岩的媳妇儿了,做了人家的媳妇儿就应该忠于自己的老公,可是儿媳你呢?都是有老公的人了,却依然和华伟勾勾搭搭的,谁家的媳妇儿像你啊?骚儿媳,我没冤枉你吧。」

    走到了座椅边的王阿姨轻舔着陆阿姨的耳垂说道。

    「什么呀,又不是我要嫁给你家小岩的,是你们逼我的。梦琪妈妈,人家都给你做儿媳妇儿了,已经够委屈的了,你还这样说人家,哼,不理你了。」

    说着陆阿姨挣脱了王阿姨,准备离开她的控制范围。

    王阿姨那里肯依,马上从背后抱住陆阿姨,笑着问:「骚儿媳,生气了?」

    边说边伸出腿,勾了勾身后的座椅。

    「谁是你儿媳啊,梦琪,你放开我。」

    陆阿姨的手掰着王阿姨的胳膊说。

    「哎呀,骚儿媳,涨能耐了?居然敢直呼婆婆的名字,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王阿姨抱着陆阿姨重重的坐在了座椅上。

    「啊!……」

    陆阿姨惊叫一声,显然她对王阿姨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没有足够的思想准备,以至于刚刚坐下去的时候有点四脚朝天,样子很是滑稽。

    「骚儿媳,至于叫的这么夸张吗?」

    「要死了你,坐下也不和人家说一声。」

    刚刚定下神儿的陆阿姨轻打着王阿姨的胳膊。

    「骚儿媳,还敢打我,看来你真的欠收拾啊!」

    说着王阿姨解开了陆阿姨护士服和白色真丝衬衫的扣子,把手伸进衬衫里,隔着白色蕾丝胸罩揉捏着陆阿姨丰满的。

    「哦…梦琪…别这样嘛!」

    陆阿姨有些娇喘的哀求着。

    「你叫我什么?」

    王阿姨厉声问道。

    「哦,梦琪妈妈,…哪儿有你这样…这样欺负,儿媳妇儿的?」

    陆阿姨回过头,露出了非常可怜的眼神看着王阿姨。

    「骚儿媳,要是你刚才不和我顶嘴,我能这样吗?」

    王阿姨挺了挺腰板,亲吻着陆阿姨的脸颊说。

    「人家…哦,才不骚呢,谁家的婆婆…这样的说儿媳呀?」

    陆阿姨依旧不依不饶。

    「好啦好啦!我的好儿媳,你别再这样了,乖!」

    王阿姨继续安慰着陆阿姨,不过她的手依然揉捏着陆阿姨的。

    「哦,梦琪妈妈,你好坏啊!」

    陆阿姨羞红的脸蛋终于露出了一点微笑,然后又攥起了小粉拳,轻打着王阿姨的胳膊。

    王阿姨没有理会陆阿姨的小粉拳,她的右手继续揉捏着陆阿姨的,左手慢慢的伸向了陆阿姨的大腿,撩起了护士裙的裙摆,摩挲着黑色丝袜包裹着的大腿。

    「哦……梦琪妈妈!」

    陆阿姨娇喘渐渐的加重了。

    「儿媳啊,是不是很享受?」

    「哦……」

    陆阿姨的牙齿轻轻掠过嘴唇,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不回答就是了,儿媳,这才刚开始,接下来会让你更爽的。」

    说着王阿姨把护士裙撩到了陆阿姨的小腹,右手迅速的将巴掌大的白色蕾丝t型裤褪到了大腿上,然后手指不停的在陆阿姨肥美的yīn户附近游走着。

    「啊……讨厌啦,梦琪妈妈!……啊!」

    陆阿姨呻吟着说道。

    「儿媳啊,我真的讨厌吗?」

    王阿姨问道。

    「就是讨厌啦!……又欺负……欺负人家……」

    「明明自己很爽,还说我欺负你,儿媳啊,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索性欺负到底了。」

    说着王阿姨将食指和中指伸进了陆阿姨微微翻开的暗红色yīn道口里,来回地着。

    「不要啊……梦琪妈妈,啊……」

    陆阿姨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了,而且随着王阿姨手指在yīn道里进进出出,大量的淫液被带了出来,沾满了整个yīn唇。

    了一会,王阿姨停了下来,问道:「儿媳,真的不要吗?」

    「梦琪妈妈,哦……不要啦,你的,你的……手指越插,……人家,越难受……」

    陆阿姨撅着嘴,娇喘地说道。

    「真是个骚儿媳,我当你是淑女,没想到你是嫌我的手指不如男人的大jī巴管用,唉!」

    王阿姨故作失落的说。

    「梦琪妈妈,……你就,你就饶了……儿媳吧!」

    陆阿姨恳求道。

    「骚儿媳,既然不能让你爽,饶了你也可以,不过……」

    王阿姨话说了一半,停了下来。

    「梦琪妈妈,…不过…什么啊?」

    「不过,做婆婆的想看儿媳自己爽!」

    王阿姨贴着陆阿姨的脸蛋说道。

    「不要啦,…那有这样的…婆婆啊?…人家,好难为情的…」

    陆阿姨娇娇羞的说道。

    「儿媳,不要的话,那我就帮你爽了。」

    说着王阿姨的手指再次贴到了陆阿姨的yīn唇附近,游离着。

    「哦…梦琪妈妈…你就别…欺负…儿媳了…求你啦…」

    「不欺负也可以,好儿媳,那你按照我的要求做吧。」

    陆阿姨没有回答,但是表情非常的无奈,似乎是想以沉默来对抗王阿姨的要求。

    可是王阿姨没有给她机会,见她这个样子,马上说道:「儿媳,你要是不愿意,那只好我帮你爽了!」

    说着手指再次伸进了陆阿姨的泛滥成灾的yīn道口里。

    「啊……梦琪妈妈,你别这样……人家听你的,……还不行吗?」

    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的陆阿姨只得听任王阿姨的要求去做了。

    「好啊,好儿媳,那就开始吧。」

    说着王阿姨将手指抽了出来,放到了陆阿姨嘴边。

    「梦琪妈妈,…又要人家…」

    陆阿姨话没说完,但是她知道,王阿姨又要让她舔舐自己的淫液了。

    「真聪明啊!好儿媳。」

    王阿姨笑着夸赞道。

    陆阿姨只得张开嘴巴,舔舐着王阿姨手指上的淫液。

    「好儿媳,别管动嘴啊,该动手了。」

    王阿姨催促道。

    陆阿姨很不情愿的向下挪动着胳膊。

    「儿媳,你要是这速度,那我就帮你了!」

    王阿姨笑着威胁道。

    王阿姨说完后,陆阿姨的明显加快了速度,用左胳膊把翻起来的护士裙压在小腹上,左手放沾满了淫液在yīn户上慢慢的抚摩、游走着,右手的手指伸进了自己的yīn道里,开始了缓慢的,嘴里也传来了阵阵的呻吟。

    看到陆阿姨听话的配合着,王阿姨也想来凑凑热闹,她将舔舐干净的手指从陆阿姨的嘴里抽了出来,然后将陆阿姨护士服上衣和真丝衬衫的口子全部解开,把白色的蕾丝胸罩推到了的上边,双手用力地揉捏着陆阿姨浑圆的,还不时的用手指拨弄着陆阿姨娇嫩的rǔ头。

    「啊……」

    陆阿姨高亢的呻吟着,眼神愈加的迷离。

    渐渐的陆阿姨越来越进入状态了,身体的颤抖愈加明显,左手手指不停地刺激着yīn蒂,右手手指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yīn道里的淫液肆意而出,不仅涂满了肥美的yīn户,而且还顺着会阴流到了后庭。

    「啊…………啊……」

    陆阿姨一声低吼,身体阵阵地痉挛,在手指持续不断的刺激下,陆阿姨终于高氵朝了……

    高氵朝过后,陆阿姨微闭双眼、呼气如兰,而王阿姨依然微笑着揉捏着她的。

    从亢奋的情绪中平复过来之后,陆阿姨轻喘着说:「梦琪妈妈,哦…这回…这回,你该满意了吧!」

    「嗯,骚儿媳,我非常的满意。」

    「讨厌啦,哦…梦琪妈妈,又叫人家…骚儿媳!」

    陆阿姨不满的说。

    「呵呵,骚儿媳,我没冤枉你啊,你看看,只要天一暖和,你就穿着包臀裙、黑色丝袜,里面还穿着蕾丝内衣,居然还穿着t型裤,这不明摆着引诱男人犯罪吗?」

    王阿姨振振有词的说道。

    「梦琪妈妈,…你就是…冤枉人家!天暖和了,好像你…不穿包臀裙?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腿脚…都很凉,为了保暖,才穿…黑色丝袜的。至于人家…里面穿什么,除了你…这样的…解开才知道,别人…谁能看见啊?我怎么…就引诱…男人犯罪了?」

    陆阿姨依旧轻喘着,不满的说道。

    「呵呵,骚儿媳,别的你都有理,就不说了,单说你腿脚怕凉,你穿裤子啊,干嘛非要穿裙子?」

    「梦琪妈妈,…人家才不是呢,是因为谊诚…喜欢我穿裙子,所以人家才穿的。」

    陆阿姨理直气壮的说。

    「好啊,骚儿媳,腿脚很凉,还穿裙子,原来是为了讨好旧老公啊?那你岂不是很亏欠小岩吗?」

    「梦琪妈妈,你好不讲理啊?我怎么就亏欠小岩了?从阿姨变成了他的媳妇儿,从姐妹闺蜜变成了你的儿媳,还亏欠你们?要亏欠,也是你们亏欠我才对啊!」

    陆阿姨的话让王阿姨有些语塞,不过王阿姨压根就没打算也陆阿姨讲道理,「儿媳,反正你就是亏欠小岩的,既然你为了讨好了旧老公,是不是也应该讨好下新老公呢?」

    「梦琪妈妈,你太不讲理了!」

    陆阿姨轻打着王阿姨非常不满的说道。

    王阿姨得意地说:「好儿媳,我就是不讲理了,怎么着吧!」

    「梦琪妈妈,你又欺负人家!」

    陆阿姨委屈的说。

    「好啦好啦,我的好儿媳,看你那可怜样,我那里欺负你了,不就是想让你也讨好讨好小岩吗?」

    王阿姨赶紧安慰陆阿姨。

    「还要怎样啊?人家都嫁给他了,还怎么讨好啊?」

    「那也得讨好啊!这样才对小岩公平啊!」

    陆阿姨问道:「他现在又不在,我怎么讨好他?」

    「他不在不还有我吗?讨好我就当讨好他了。」

    「梦琪妈妈,刚才你都让人家自己那样了,还不算讨好啊?」

    「不算啦,好儿媳,刚才是你爽了,我还美的爽呢!」

    说完后,王阿姨的脸颊有些微红。

    「原来是这样啊!梦琪妈妈,你怎么不早说啊?」

    陆阿姨转忧为喜的说。

    「做婆婆的肯定得先顾儿媳妇儿了,那有先顾自己冷落儿媳的道理?」

    王阿姨貌似深明大义的说。

    「梦琪妈妈,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了,是不是这几天老公不在了,没得爽了?」

    陆阿姨笑着问。

    「可不是嘛,辉明去北京接信访的人去了,都走了一个礼拜了。」

    「不是还有小岩呢吗?」

    「那个小兔崽子,自从娶了媳妇儿,就忘了娘了,哼,不想提他了。」

    王阿姨没好气的说。

    「怎么回事儿啊?」

    「还说呢,都怪你,自打和你结婚以后,就盼着和你见面,辉明在的时候还好,辉明不在了,想让他陪陪我,他完全是敷衍了事,根本不像以前那么认真了,还不是怕亏待了你吗?」

    「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啊!你倒是性福了,站着说话不腰疼,根本就没想过我,真是越想越生气,不行,儿媳,你必须得补偿我!」

    陆阿姨赶紧劝慰:「梦琪妈妈,别生气嘛,儿媳能补偿你,肯定补偿你,可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让儿媳怎么补偿你啊?」

    「怎么不可以啊?我刚才还可以帮你呢,你就不能帮我吗?」

    「啊?梦琪妈妈,你是说用手帮你?」

    「嗯,没错啊!好儿媳,就帮帮我吧。」

    说着王阿姨推了推陆阿姨,陆阿姨站了起来转过身看着她。

    王阿姨解开了淡粉色衬衫的纽扣,往前挪了挪身子,双手别到了后背,解开了胸罩的拉钩,失去束缚的颤巍巍的弹了出来,然后稍微抬起了一点屁股,把包臀裙翻到了小腹,左脚踢掉了高跟鞋,屈起了穿着肉灰色丝袜的左腿,将粉色的倒三角内裤褪下了左腿,拉到了右腿膝盖处,然后把左脚搭在了办公桌上,两条大腿向外撇开,这样一来,她饱满诱人的yīn户完全的暴露在了陆阿姨的眼前。

    「好啦,…儿媳,…我要…」

    王阿姨揉捏着自己的,轻喘着说道。

    说完后,陆阿姨蹲在了王阿姨的两腿之间,抚摸着王阿姨两片暗红色的yīn唇。

    片刻,王阿姨已娇喘连连,而yīn道里淫液也慢慢的溢了出来。

    「梦琪妈妈,你也太夸张了吧,这么快就泛滥成灾了!」

    陆阿姨故作惊讶的问。

    「啊……儿媳,插进来吧,我要……快……」

    王阿姨迷离着双眼,呻吟着说。

    「好的,我这就插进来!」

    说着,陆阿姨将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进了王阿姨的yīn道里,来回的了起来。

    「啊……儿媳,好爽……太爽了……」

    王阿姨揉捏着,忘情的呻吟着。

    可能是陆阿姨觉得蹲着不太舒服,一边用手指着王阿姨的yīn道,一边脱掉了高跟鞋跪在了地板上。

    调整好姿势的陆阿姨起来也愈加的得心应手,右手手指在yīn道里进进出出,左手时而用淫液涂抹着yīn户,时而拨撩、揉捏着王阿姨宛如小豆一样的yīn蒂。

    随着陆阿姨的速度逐渐加快,王阿姨的呻吟声也愈加高亢,身体也出现了强烈的颤抖,在王阿姨即将高氵朝的时候,陆阿姨突然拔出了手指,然后用香舌来回的扫荡着王阿姨的yīn户,左手紧贴在王阿姨的小腹上,手指不停的刺激着王阿姨的yīn蒂。

    这样的持续攻击终于让王阿姨难以招架了,一声低吼之后,媚眼如丝的王阿姨斜靠在座椅上,身体阵阵抽搐,面部表情及其扭曲。

    许久,王阿姨才恢复了过来,看着已经站起身来的陆阿姨,依然娇喘着说:「骚儿媳,啊……你太厉害了……太厉害了……」

    陆阿姨看着王阿姨,没有说话,而是俯下身来,双手捧起王阿姨的脸颊,和王阿姨激吻在了一起,分开之后,王阿姨的脸上沾满了淫液和香唾,陆阿姨舔舐干净后,稍微的抬了一点头,对着王阿姨的美嘴,将自己口中剩余的淫液和香唾送到了王阿姨的嘴里,那些淫液和香唾混合在一起,从陆阿姨的美嘴渗到口中,形成了一道美丽的丝线,在灯光的照耀下,更加显得晶莹剔透。

    正当陆阿姨颇为得意的往王阿姨的嘴里送着淫液和香唾的时候,没想到王阿姨悄悄抬起了右胳膊,绕到了陆阿姨腰后,一下子陆阿姨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啊……」

    陆阿姨惊叫一声,失去目标的淫液和香唾顺着她的下巴流向了脖子。

    还没等她缓过神儿来,王阿姨的左手便伸向了她那丰满的,来回的揉捏着。

    刚刚掌握了一点主动权,却在顷刻之间又被王阿姨给夺了回去,陆阿姨的不满可想而知。

    「啊……梦琪妈妈…居然又偷袭人家…」

    说着陆阿姨也抬起了胳膊,想伸向王阿姨的胸部,可是王阿姨的左手再攻击陆阿姨的同时,左胳膊也很好的保护了自己的胸部,这让无从下手的陆阿姨很是懊恼。

    陆阿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再次被王阿姨欺负,无奈之下,只得再次想王阿姨讨饶了,「梦琪妈妈,…别再…别再欺负…儿媳了。」

    「不行,骚儿媳,谁让你刚才喂我那么脏的东西了。」

    王阿姨理直气壮的说道。

    「哦…那里脏了?…梦琪妈妈,那些东西…不都是…你自己…爽的时候,流出来的…自己的东西,哦…还嫌脏?」

    陆阿姨反驳道。

    「不管了,反正你喂我那么脏的东西,就得接受惩罚。」

    「梦琪妈妈,…你太不讲理啊,真是的,你流出来…的东西,你嫌脏,那为什么…要人家吃…自己流出来……的东西呢?」

    陆阿姨很委屈的说。

    「骚儿媳,那又怎么样?谁让我是婆婆,你是儿媳呢!」

    王阿姨边说边把手伸向了陆阿姨的护士裙里。

    「啊……梦琪妈妈,不公平啊,…你住手啊!」

    陆阿姨抓着王阿姨的手腕说。

    「骚儿媳,想让我住手,很简单,好好的给我认个错,就可以了!」

    王阿姨笑着说。

    「梦琪妈妈…认了错,…你就会…住手吗?」

    陆阿姨看着王阿姨问。

    「是的!」

    「梦琪妈妈,真的吗?你不是骗我呢吧!」

    陆阿姨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王阿姨的话。

    「真的,骚儿媳,我不骗你!」

    王阿姨很认真的说道。

    「哦,梦琪妈妈,…儿媳错了,…儿媳刚才不该那样,现在,儿媳真诚的向…梦琪妈妈道歉,对不起!」

    陆阿姨满是虔诚和悔过的说道。

    「嗯,乖儿媳,既然你这么诚恳的道歉,我这个做婆婆的就原谅你了!」

    说着王阿姨把手从陆阿姨的护士裙里拿了出来。

    陆阿姨甜甜的说了一句:「谢谢梦琪妈妈!」

    王阿姨深情地看了看陆阿姨,然后含着陆阿姨粉嫩的rǔ头,脸颊紧紧贴在了陆阿姨的上,陆阿姨也紧贴着王阿姨,脸上露出了非常享受的表情。

    过了好一会,王阿姨依旧眷恋这陆阿姨那可爱的rǔ头,陆阿姨则轻拂着王阿姨栗色的波浪卷发说道:「梦琪妈妈,咱别闹了,我想和你说点事情。」

    王阿姨微抬了一下头,问道:「骚儿媳,什么事儿啊?」

    说完之后,又含住了她的rǔ头。

    「梦琪妈妈,小岩什么时候出国啊?」

    「六月中旬吧。」

    王阿姨含住rǔ头嘟囔了一句,又问道:「骚儿媳,你怎么关系起小岩出国的事情了?是不是舍不得你老公走啊?」

    「梦琪妈妈,你别取笑人家了!」

    陆阿姨羞红着脸,轻打着王阿姨圆润的肩头说。

    「骚儿媳,你看看你,脸都红了,还不是?」

    王阿姨坏笑着说。

    「才不是呢,脸红是被你气的。」

    「不是这个?那你干嘛问小岩什么时候出国啊?」

    王阿姨不解的问。

    「梦琪妈妈,其实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想说,当初你让我嫁给小岩的时候,和我说过,小岩出国了,我们的关系就解除了,所以……」

    陆阿姨的话没说完,王阿姨就结过了话茬:「哎呀,骚儿媳,我当是什么呢,不就是小岩走后解除婚约吗,你放心好了,我对你还能说了不算吗?」

    「哦,梦琪妈妈,既然你向我保证了,那小岩走后,我就不是你的儿媳了,你也不是我的婆婆了,咱们还是好闺蜜、好姐妹!」

    陆阿姨特别认真的说道。

    王阿姨信誓旦旦的说:「我的好儿媳,你就放心好了。」

    「嗯,谢谢你,梦琪妈妈!」

    陆阿姨紧紧的搂住了王阿姨。

    「哎呀,骚儿媳,你干嘛搂那么紧啊?我都快出不上气了!」

    王阿姨推着陆阿姨说。

    陆阿姨松开了胳膊,说:「梦琪妈妈,人家感激你嘛!」

    「骚儿媳,有你这样感激的吗?你要是真有那个心,这段时间就多和我待会,多陪陪小岩,这才是真正的感激!」

    边说王阿姨边轻轻的拨弄着陆阿姨的rǔ头。

    「哦…梦琪妈妈,放心好了,儿媳一定会的…」

    陆阿姨娇媚的说。

    「那好儿媳,现在怎么感激我啊?」

    王阿姨问。

    「现在?…梦琪妈妈,刚才的还不够啊?」

    「好儿媳,刚才是刚才嘛,我是说现在。」

    「梦琪妈妈,那你说吧,让儿媳怎么做?」

    「反正时间还早嘛,咱们不如到床上去吧。」

    王阿姨提议道。

    「你好贪心啊,梦琪妈妈!」

    「骚儿媳,我贪心,我承认,可是你呢?不也很期待吗?」

    王阿姨继续刺激着陆阿姨的rǔ头。

    「哦…少来了,…梦琪妈妈,你就知道…得了便宜卖乖。」

    陆阿姨娇羞着说。

    「骚儿媳,你就别难为情了,走吧。」

    说着王阿姨扶起了陆阿姨。

    陆阿姨站起身来,马上问道:「唉,梦琪妈妈,儿媳感激了你,你怎么报答人家啊?」

    「骚儿媳,真是有样学样啊?」

    王阿姨充满了佩服的感叹道。

    「呵呵!」

    陆阿姨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说吧,骚儿媳,想要什么样的报答?」

    「梦琪妈妈,下了夜班,请儿媳吃早点吧,去***豆面坊(我们这里的一个老字号)行吗?」

    陆阿姨摇着王阿姨的胳膊,温柔的请求着。

    「骚儿媳,我当是什么呢?不就是一顿早点吗?没问题。」

    王阿姨很慷慨的说道。

    「谢谢梦琪妈妈,那咱们给豆面里加鸡蛋、油豆腐、烤香肠、狮子头、炖鸡翅,怎么样?」

    陆阿姨贪婪的说着。

    「骚儿媳,真看不出来,你这么贪啊?」

    「好不好嘛,梦琪妈妈!」

    陆阿姨使劲地摇着王阿姨的胳膊问。

    「好什么好,骚儿媳,就光板面,爱吃不吃!」

    王阿姨没好气的说。

    「不嘛,梦琪妈妈,你好小气啊!」

    陆阿姨依旧不依不饶。

    「哎呀,骚儿媳,你可真是个黏人的极品馋猫。」

    王阿姨有些无奈。

    「梦琪妈妈,答应人家啦!」

    陆阿姨的样子活像是小时候缠着妈妈要零用钱的小孩子。

    「好吧,不答应还不知道多黏人呢,骚儿媳,答应你了,不过听好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王阿姨说的很干脆。

    「嗯,谢谢梦琪妈妈!」

    边说陆阿姨边亲吻着王阿姨的脸蛋儿。

    「骚儿媳,别傻站着了,上床吧!」

    王阿姨催促道。

    「嗯,这就去。」

    快走到床边了,陆阿姨说:「梦琪妈妈,我差点忘了,这会倩倩也上夜班呢,说不定她会进来取东西的。」

    「你肯定她会进来?」

    王阿姨问到。

    「肯定不了,不过万一进来呢?万一把别的护士也带进来呢?」

    「儿媳,那还是别在你这儿了,上我那屋吧,没人进得来。」

    「哦,那走吧!」

    说完,陆阿姨和王阿姨整理好了衣服,亲密地揽着彼此的腰肢出了陆阿姨的办公室……( 欲妇鸣都 http://www.wxxs5.com/1_1252/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