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的女人:婚外灼情 > 正文 他哪舍得走啊(7)
    “我买两张。”子鸢把钱从窗口递给售票员。

    售票员打了两张票同找的零钱一起从窗口递出来。

    子鸢看着车票,后天就要回家了。心倒比想回家的时候平静了许多,大后天就可以见到奶奶她们,就可以看到从小玩到大的伙伴,还有奶奶家那条小河。

    子鸢郑重的把两张车票放进兜里,坐公交车,倒了两次车才回到家。李玉海不在,婆婆在院里惹孩子玩。

    “玉海呢?”

    “出去玩了。”婆婆说。

    “哦。”子鸢应了声往屋里走。

    “我领孩子玩一会儿,你歇会儿。”婆婆体谅子鸢。自己的儿子不成器,多亏子鸢拽着儿子干买卖,家庭条件才有点好转。

    “嗯。”子鸢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她有时候感到真累,什么事都要操心。李玉海整天无精打采,一点活力也没有。两个人在一起很少聊天,一天除了赶集,吃饭,睡觉好像没事可做。

    子鸢只好把大部分的心思用在书籍里,阅读大量文学名著,徜徉在优美的文字和思想里。

    李玉海本来和李华约好,明天去她那里。在子鸢买票的路上,李华又发来信息,让他马上去。李玉海又没事,打车直接到李华家大门口。

    大门敞开着,她没上班?李玉海走进院里喊,“李华——”

    “哎!在床上呢。”李华在屋里回应。

    “在床上躺着,怎么了?”李华怎么没上班,大白天的在床上躺着,怎么了,病了。李玉海心急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屋里。

    李华盖着厚厚的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你怎么了?”李玉海伸手摸李华的额头,真烫。赶紧问,“你吃药没有?”

    “吃了。”李华声音微弱,有气无力。

    “我给你熬点姜汤喝。”李玉海马上到厨房剁碎姜,放在锅里和红糖水烧开,盛到碗里,端给李华。

    “快喝了,喝了捂捂汗就好了。”

    “我不喝,苦。”

    “乖,喝了。好了我给你买你想要的东西。”李玉海拉起李华,端着碗让她喝。

    李华喝了一口,皱起眉头,“苦,我不喝。”

    “乖,喝了,我给你拿块冰糖。”李玉海赶紧拿块冰糖放在她的嘴里。

    李华喝了姜汤,嘴里含块冰糖。

    “快躺下盖好被子睡会儿。”

    李华听话的躺下,李玉海帮她裹好被子,在一边守着。一直到天黑,李华还没醒。

    子鸢买票回家,婆婆问她买到票了吗?有没有座位?

    子鸢高兴的说:“买到了,后天的,有座位。”

    “那就好。回家一定要和奶奶,爸爸好好说,这里生活很好,别让他们惦记。”

    “嗯。”

    做好饭,天黑了,李玉海还没回来。子鸢到邻居家给他打电话,“饭好了,怎么还不回来吃饭?”

    “你和妈先吃,我在朋友这里玩,晚点回去。”李玉海握着李华的手,他不忍心现在就回去。留下她一个人,不放心。

    “哦。”子鸢挂了电话。李玉海说在朋友家,她也没多问。领着孩子和婆婆吃了饭,回到卧室。哄孩子玩了一会。孩子玩着玩着睡着了。

    子鸢脱了衣服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书,已经十点多了,李玉海还没回来。以前他吃完晚饭出去玩也有十一二点的时候,子鸢就是嘟囔几句,说下次早点回来,耽误第二天赶集。

    李玉海守着李华,不想走,但又怕子鸢多心。他和朋友在一起吃饭,玩没有一夜不归的。

    李华醒了,李玉海着急的摸她额头,不热了。

    “华,你退烧了。饿了没?我去给你做饭。”李玉海麻利站起来,想去给李华做饭吃。

    “我不饿。”李华坐起来。

    “我给你倒杯水,感冒了要多喝水。”李玉海给李华倒了一杯水,放在她手里。

    李华接过水,喝了半杯。

    “华,很晚了,我得回去了。”李玉海不想回去,但必须得回去。

    “我不想让你走。”李华抱住李玉海。

    “华,我也不想走。”李玉海抱紧李华,他哪舍得走啊,可是没办法,现在还不是和子鸢摊牌的时候,时机还未到。

    “你回去吧。”李华忽然让李玉海走,她要让李玉海觉得她是通情达理的女孩,使李玉海全心全意的爱她,让他做什么他都肯做。

    “华,你真是个好女孩。我遇到你真是我的幸运。”李玉海舍不得的松开李华,李华不让他走,他还真没有办法。

    “快走吧,路上小心。”

    “我走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李玉海临走前多情的吻住李华,两片嘴唇,舌尖交织一起。

    李华推开他,李玉海才恋恋不舍的走了。回到家十一点多了,他轻轻的打开大门,走进卧室。

    “回来了?”子鸢没睡实。

    “嗯。”李玉海一边*服上床,一边答应。

    “快睡吧,明天早晨还赶集。”子鸢扭过身,拽拽被子睡了。

    李玉海躺在床上,脑海里想着李华,想着想着睡着了。

    早晨,子鸢比李玉海早起一会儿,搬箱子装车。李玉海才起来,赶紧搬箱子装车,打着哈欠。开车到集市上,也无精打采。

    子鸢瞅了他一眼,年纪轻轻一点活力也没有。

    四月份,鞋的生意是淡季,所以子鸢才选择这个时候回家,给奶奶过生日。

    收拾了鞋摊,李玉海还是无精打采的样儿,怕他注意力不集中,子鸢说:“我来开车。”( 离婚后的女人:婚外灼情 http://www.wxxs5.com/2_2033/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