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骆家女人 > 正文 春风楼(四)
    有人说,每一个职业都有一层纱帘,一旦掀开就会发现并非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即便是再崇高的职业,也有它不为人知的辛酸。

    自从踏入春风楼,骆小小对此深有感慨。要说妓|女不要脸,作践。那么,来这消费的人呢?!没有他们哪来的她们。

    都说□无情,戏子无义,风花雪月之地无好人。可为什么千百年下来这个行业从未被淘汰?经管人们不断的贬低、嘲笑、谩骂,依然有人拿着大把大把的银子来此挥霍。

    这边,妖娆妩媚的女子手端酒杯依偎在男子怀中故作娇态。那边,漫骂声远远传来。

    “狗娘养的,人呢?人都哪去了?”

    骆小小拄着下巴靠在二楼栏杆旁,顺着声音望去问道:“他这次又出了什么损招?怎么把姐妹们都吓跑了?”

    一旁的金香瞧了眼,忍不住笑道:“这个陈大壮真是百年难得一见。人家到这是寻欢作乐,他倒好,花银子啃姑娘的脚丫子。平时他给的银子多,姑娘们也就硬着头皮让他啃了。今儿稀奇,反过来让姑娘们啃他的脚。我听荷花说那脚臭的比咸鱼都有味,差点没把她们给熏死。”

    小小皱着脸,难以相信地说:“天啊!怎么什么人都有?”

    “谁说不是呢,前两天我遇见个客人更逗。非让我扇他巴掌,打一个一两银子,我足足打了二十巴掌。他脸倒是没怎么地,我手倒是抽肿了。你说这些人都怎么了?是不是生活不顺,到我们这来找存在感来了?”

    小小闻言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变态,一群变态。

    “这些男人啊!表面上看着衣冠楚楚,乍一看,人模人样。进了春风楼几杯酒下肚,面目全非,畜生都不如。”金香一边说一边斜眼瞥着小小,突然问道:“小仙,今儿你的那位贵客还来不来?”

    小小一愣,疑惑的瞅着她。金香撒娇地抖了两下肩,抿嘴笑道:“有银子大家赚嘛!你有好客人不带着姐妹可不对哦。”

    小小尴尬地笑了两声:“这……好像不是我说的算的吧?你得跟老鸨说。”

    话音刚落,老鸨扭着圆臀走了过来。

    “要跟我说什么啊?”她左右瞧了瞧,茫然的问道。

    小小刚想说明,金香连忙阻止道:“没说什么,刚刚我问小仙今儿有没有客人。小仙说不知道,得问问您。”

    “咱们小仙怎么可能没客人找,你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闲呆着。”老鸨拉着脸训斥道,一转头看向小小立刻换上了一副笑脸。“小仙,福爷来了。你赶紧回去换身衣裳。”

    “福爷?”

    老鸨以为她不记得,提醒道:“就是跟十六爷常来的那位。”

    “我知道,我的意思是说他不是不找作陪的吗?为什么突然找我?”

    老鸨贼笑道:“福爷每次都是跟着十六爷才来,今儿可是自己带朋友来的,点名找你。”

    小小蹙眉打了个哆嗦,坚决地说:“爱谁去谁去,我不去。”

    没等老鸨说话,金香靠过来殷勤地说:“娘,既然小仙不去我替她去好了。”

    见状小小连忙附和道:“对对对,金香去,让金香去。我今天不舒服,就不见客了。”

    小小转身刚想溜,老鸨一把抓住她胳膊,怒斥道:“她叫小仙还是你叫小仙。客人点名找的是你,哪有不见的道理。赶紧的,别砸了我春风楼的招牌。”

    不等她反抗,老鸨拽着她就进了包间。留下了愤恨的金香久久没有离开。

    ***

    包厢里坐着三名男子,孙五福、吴魁卿、何守承。三个人低头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不知在商量着什么,就连小小和老鸨进屋都没察觉。

    老鸨干咳了一声,笑盈盈的唤道:“几位爷,小仙来了。”

    三个人同时回头望向小小,表情各有不同。孙五福挺着腰板,吩咐道:“老鸨,你先下去吧。有事我再叫你。”

    老鸨面带笑容地点了点头,瞅了眼小小吩咐说:“把几位爷伺候好了。”

    小小乖巧地点了点头,走过去行了个礼。柔声说:“小仙见过各位爷儿。”

    因为之前在寺庙的四季亭见过他们,小小一眼就认出了珍儿的相好,何守承。

    “福爷,不给小仙介绍一下吗?”她走到何守承的旁边,看着孙五福笑问道。

    孙五福脸上有丝拘谨,清咳了一声,指了下左右说:“何爷,吴爷,同窗。”

    小小没想到孙五福会介绍的如此简单,微微一愣。

    “你就是传说中的金蟾小仙?长得还行,就是单薄了点。”何守承摇着坠玉纸扇子,歪脖上下打量着她。

    金蟾乃是招财之物,只吃不拉。早前十六爷连来了三天,次次都是腰包鼓鼓的进,空空地回。于是便给她起了这个外号。说起来,她还真是挺不好意思的。

    “今儿小爷我可是带足了银两。开个价吧!”他脖子一扬,一副傲慢的姿态。

    在春风楼客人开价只有一种,那便是要求过夜。小小挑了下柳叶眉,扫了一圈说:“小仙是春风楼的雅妓,卖艺不卖身。何爷若是想找过夜的,小仙这就叫老鸨帮你寻几个合适的。”

    坠玉纸扇‘啪——’的一声拍在桌上,何守承双手环在胸前冷哼道:“凭什么别人都卖你不卖?你比人家哪金贵了?”

    他伸手推了她两下肩头,目光落在她胸前,怪笑道:“呦,瞧瞧,有够平的。”

    孙五福低着头在一旁偷乐,吴魁卿尴尬的往着远方。小小收回目光,浅笑道:“爷儿说的是,小仙这副身子脱光了也没人想看,就不劳你伤财了。”

    她起身想走,何守承一脚踢开椅子挡在她面前。抛着媚眼□道:“怎么?这么着急跟爷儿过夜?”

    见过不要脸,没见过这么不要脸。小小低头轻笑道:“看样子今儿几位爷是想好好关照关照小仙喽?”

    何守承撇了眼孙五福,坏笑道:“没错,今儿小爷就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男人。”

    自打一进屋,小小就看出苗头不对。孙五福向来瞧她不顺眼,平时见着她从不多话,今儿突然找她作陪,又闹这么一出,摆明了是想为难她。他想玩,她就好好陪他们玩玩。

    “既然如此,独乐了不如众。小仙索性就舍命陪君子,四人一起睡炕头,如何?”

    屋子里一下子出奇的安静,顿了几秒,吴魁卿猛的叫嚷道:“别把我算在内,我是硬被他们拉来凑热闹的。”

    “魁卿,别给咱们爷们丢脸。”何守承使了个眼神训斥道。

    吴魁卿急了,面红耳赤地说:“这不是丢脸不丢脸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我……我……我还没有过……不行,不行。”

    吴魁卿起身就往外冲,何守承快他一步堵在门口。咒骂道:“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她是吓唬你的。一个人伺候三,她敢吗?老子玩死她。”

    小小娇笑起来:“何爷,春风楼可是青楼。只要您付得起银子,没有敢不敢这一说。”

    说着,纤细的手指解开翠绿色的衣扣,露出大片雪白的锁骨。唇角含着一分笑,似轻风,又似桃花。她缓缓走到孙五福的面前,一个转身坐在他腿上,搂着他的脖颈在他耳畔呼出一股长气。轻轻柔柔,带着少许的胭脂香。

    孙五福瞬间僵住,目瞪口呆,喉头轻轻滚动了一下。她浅笑着咬着下唇将头靠在他肩上,伸出食指朝何守承挑衅地勾了勾。

    这样的景色,让人血液沸腾,不断的假象映入脑海。何守承晃了两下脑袋,怒嚷道:“吴魁卿,你今儿要是敢踏出这间房门,我就跟你断交。小爷我今儿就要看看,这出戏她怎么唱下去。”

    吴魁卿捂着脸被对着众人。何守承走过来一屁乎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说:“继续,继续啊!别停,爷还等着看呢。”

    小小面上浅笑,心里却暗恼。她本以为孙五福会一把推开她,愤怒离席,结果他却一动不动。

    玉手轻轻扫过他脸颊,带着冰冰凉凉的触感。他倒吸了口凉气,只觉得全身僵硬。她捏着他的下颚迫使他看向她。乌润的星眸带着淡淡的笑意,饱满的红唇越靠越近,越靠越近……

    他潜意识里似乎清楚会发生什么事,他应该推开她的。

    她的嘴角微微弯起一道弧度,红唇如蜻蜓点水般落在他脸颊滑到耳畔。轻柔细微的喘息声让他身体不由得一紧,全身酥麻。

    她的手指从肩头滑向胸膛,不知不觉竟已解下他三个衣扣。茫然间,他忽然抓住她的手。

    美人顿住,妩媚一笑,天真无邪的问道:“福爷不想继续吗?何爷可等着看呢。”

    何守承闻言,一本正经地说:“五福,继续,咱可不能被她给糊弄住。”

    孙五福推开小小,猛的站起。“守承,你说的没错。你跟她来,我看着。”

    何守承一惊,险些从椅子上摔倒。不平的嚷道:“凭什么我来你看着啊!是谁说要到春风楼收妖精的?是谁怕自己舅舅被迷得七荤八素啊?在你眼皮底下上演春风人肉图,我才不干呢。”

    孙五福被呛的无话可说,视线刚好落在角落里的吴魁卿。慌乱之下喊道:“魁卿,你来。”

    吴魁卿一个哆嗦,捂着双眼的手始终没敢松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看不见……听不见……看不见……听不见……”

    小小没忍住,扑哧乐了出来。“到底谁先来啊?要不一起上得了,免得你推我,我推你,浪费精力。”

    三位玉树凌风的少年,一个蹲墙角捂眼,一个抬眼望棚,一个背对着不敢转身。

    小小笑叹道:“既然各位爷都不表态,小仙也不好勉强。不过下次,可别再跟小仙提过夜的事儿,我怕我会忍不住笑得肚子疼。”

    美人娇滴滴的说完,施施然地走开。

    何守承郁闷地挠着脑袋,负气一哼:“得,没把她吓住,倒把咱们给唬住了。你瞧瞧你们,关键时刻一个顶用的都没有。她一个姑娘家的都不怕,你们怕什么?咱们兄弟哥们还怕坦诚相见吗?”

    孙五福黑着脸,狠狠地撇了他一眼。“那你怎么不先行示范一下?”

    “我……我这不是怕你们看见了我雄威自卑嘛!何况,刚刚你都搂人家那么久了,顺着气氛继续不是挺好的吗?”

    刚刚的情景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孙五福深吸一息,懊恼地甩袖而去。( 骆家女人 http://www.wxxs5.com/2_2037/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