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熟女的悲哀 > 正文 第一章公车上的回想
    ***********************************写文章最怕没灵感,由于找不到灵感,我深感以前创作的几篇文章难以继续下去。象以前那样写色文,我已经觉得很累了。今天灵光一现,突然想换个风格写点别的,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解脱吧!呵呵!让我们找个灵感,换种风格吧!

    日后有机会一定把原来的文章补齐,呵呵!

    如今流行前传,那我也来个前传吧。

    ***********************************

    时光在历练与领悟中悄悄走过了三年。

    这一年,武华新十三岁。告别了给他带来无限温馨和满腹惆怅的小学生活,告别了他最敬爱的班主任郑香红,武华新踏进了南通市跃龙中学的校门,开始了崭新的初中生活。因为新学校离家很远,他被父亲武雄送到了离学校只有数百米之隔的小姨家寄宿。

    十三岁,是一个驿动的年龄,一个走向成熟的年龄。对早熟的武华新而言,十三岁的他将面对更多的刺激与不平静。

    ************

    跃龙中学初一(5)班的教室里。

    武华新愣愣地伏在课桌上,两眼迷离地注视着窗外一棵大树上的鸣蝉,右手勉强支撑着脑袋,嘴角边渗着口水。而窗外除了大树与鸣蝉,几乎只剩下火辣辣的阳光,肆无忌惮地炙烤着空无一人的大操场。

    在酷热的下午上课,无疑已经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何况他的桌上还放着他最不想看见的英语课本,因此,被周公召唤也就变得很自然了。更甚的是,站在讲台上正滔滔不绝地讲着课的班主任柳薇,正是他最讨厌的老师,因而今天下午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折磨。

    武华新也不清楚自己怎么招惹了这位外表娇美却不苟言笑的年轻女教师。自打见面以来,她几乎没对他笑过,整天沉着个脸,语气严厉,似乎天生就和他有仇一般。

    尤其是在半期考后,武华新在班级的排名由第六位掉到第二十六位,这位柳薇老师更是对他异常严厉,对他的要求好象格外的高,对他的限制也特别的多。

    只要武华新稍犯一点过失,她就会毫不客气地指责他。上课走神、下课睡觉、字迹不工整、作业上交迟,考试看错题、答案填错行…………等等,都会招致她极为严厉的训斥。华新曾经在无数个场合被她训过话。

    因此,他恨透了这个高傲严厉的漂亮老师,内心里送给她一个外号:“铁面恶妇”。

    然而,恨归恨,课还是要上的。再怎么说,暑假回家时总得有个象样的成绩向家里交代。于是他只得耐着性子,硬着头皮坐在位子上,强迫自己去听柳薇那冰冷的讲课声。可惜,怀着种种芥蒂和排斥感的他,怎么也听不进去。不知不觉中,武华新的大脑有点恍惚,眼皮也开始打架,眼前就像蒙了一层水雾般迷糊了起来。

    最后的一点自觉使武华新努力睁开眼睛,用手指撑住眼皮,强迫自己直视讲台。可惜讲台上只有那个令他讨厌的老师,睁着眼睛看她真是痛苦难耐!

    然而,今天武华新却看出了一点点不同来。

    仔细一瞧,他这才发觉,这个“铁面恶妇”原来并不是一无是处,其实她的外表还是蛮娇媚动人的。

    二十八岁的柳薇今天下午穿着一身洁白的洋装筒裙套装,将她那丰挺的胸脯和圆翘的臀部衬托得很写意,短裙下一双被透明丝袜包裹着的鲜藕般的大腿、走路时咯咯作响的高跟凉鞋、转身时不断挥洒着的披肩的黑发,举手投足间将少妇特有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在她那低开叉的领口,有一条金项链正闪闪发光,而那项链的下面,则是雪白的酥胸和隐约可见的乳沟。

    难道这个柳薇喜欢穿前扣式的胸罩?武华新猛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暗自揣摩着,将胸部暴露到这个程度还没有看见胸罩的边缘,只有前扣式才能做到。从印衬在洋装外表的胸罩的痕迹可以断定,她的胸罩花纹很多。难道她也和香红老师一样,喜欢穿蕾丝内衣?从丰满程度看,她的罩杯应该和香红老师差不多,大约在34c左右,而形状肯定也是圆锥型的,挺不错的了。

    武华新舔了舔嘴唇,直视着柳薇的胸脯,脑海中想象着她正**着上身向他展示着傲挺的乳峰,那迷人的**,一定也和香红老师的一样,绯红坚挺,鲜嫩欲滴。

    再往下看,她那高贵的屁股更是让人受不了,不但圆滚而且丰腴翘挺,窄紧的洋装筒裙在这包裹不住的膨胀下将整个屁股的形状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还有那该死的内裤,以如此紧身的程度包裹着这诱人的丰臀,又不知羞耻地将曲线衬露于短裙之上,分明是不把天下的柳下惠放在眼里!简直就是想气死所有的登徒子!

    无数男人肯定要呼天抢地、壮士气短,不能抱住这样的极品屁股玩弄一番,无疑将是世间最大的憾事!如果嫉妒能杀人,她的老公一定被无数男人咒骂了千万次而死无葬身之地了!

    既然这筒裙和内裤这么该死,那么就脱掉它们吧!还有其他的衣物,一并脱光!武华新两眼放着光芒,仿佛看见了柳薇正一丝不挂地站在讲台上,一手遮住阴部一手拿着课本,风情万种地讲着课。看着搔首弄姿着的丰乳圆臀,他禁不住隔着裤子**起来。而此时的柳薇竟也飘飘然走下讲台来到他的座位前,妩媚地看着他。

    “武华新同学,你这是在干什么呀?对着老师**可是坏孩子哟!呵呵!”

    她含情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的身体更加炫耀夺目。武华新几乎忘记了呼吸。

    “怎么样?柳老师的**很好看吗?可你也不应该当众**哦!真是坏孩子呀………”说着她弯下腰,挺起胸脯,将雪白高耸的乳峰和鲜嫩绯红的**凑到武华新眼前,“好讨厌哦!要看现在就赶紧看个够吧!等下上课可要专心点哦!

    呵呵!”就这样,她弯腰翘臀地伏在武华新的面前。

    武华新差点就把鼻血喷出来了!他的眼珠不够用似的在柳薇的**上来回扫描着,扫描到她那向后高翘着的屁股时,他甚至有些嫉妒那些在她身后观望的学生——从那种角度一定能完全把她的菊门和峡谷看光!

    “怎么?还不满意吗?”注意到他的眼光,柳薇娇嗔道,“柳老师的后庭是不可以随便给你看的哦!”

    “那、那前面…………”他咽了咽口水,同时用手指了指柳薇那一直掩住阴部的手。

    “讨厌嘛!~~”柳薇的声音更加淫荡起来,“明知道老师已经有老公了,还想看老师的那里吗?其他同学也不会答应让你一人看的呀!”

    武华新再也忍受不住喷薄欲出的欲火,“嚯”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扑在柳薇身上,一把将她按倒在教室冰冷的地板上。

    “老师,我要让你知道勾引我的后果!”他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扯开她的那只手,将她那毛茸茸的阴部印入眼帘,而后从裤裆里掏出了他那只早熟的粗大的**,狠狠地插入柳薇那湿润紧密的**。

    “啊!~~~武、武华新,坏孩子!不!不要啊!”耳边响起她的呼叫声,经久不绝。

    “武华新!不可以的,哪有这样强奸老师的?”

    “武华新!停下,啊!~~~先放下老师的腿好吗?”

    “武华新!不要啊!好深~~~天!又顶到了!老师受不了啦!”

    ……………………

    ************

    “武华新!你听到了吗?”

    嗯?这个声音怎么不太对?怎么一点都不热烈,一点都不妩媚?

    哦?眼前怎么出现了迷雾?好象出现了一张严肃的脸——是她!柳薇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镇定了?

    “武华新同学!我在叫你!”

    就在武华新神飘九天、心潮澎湃之际,隐约在耳边响起一个声音。

    “喂!武华新!武华新同学!”突然,这个声音演变成了厉声训斥,如同惊雷一样将武华新从美丽的幻境中震醒。“武华新同学,你睡够了没有!?”

    武华新就同被冷水从头浇下一般,睁开眼睛,回到现实中来,下体怒耸的**也如霜打的茄子般蔫了下去。

    原来,刚才那一切只是场美梦!一场短暂而又令他回味无穷的梦,一场极为荒唐的梦!

    武华新努力甩了甩头,用手揉了揉太阳穴,睁开眼定神一看,才发觉大事不好。

    讲台上的柳薇已经放下教案,双手叉腰,怒睁着美丽的杏仁眼,直勾勾地瞪着他。全班同学都鸦雀无声地注视着他,共同分担着暴风雨来临前的令人窒息的宁静。

    “打搅你痛快的午休真是过意不去。怎么样?你睡得甜不甜?还需要再睡一会吗?反正还没下课呢!”柳薇不停地点着下颌,用低沉的声音缓慢地说道。

    听到这声音,武华新心头一惊,顿时醒了七八分,头皮一麻,浑身起鸡皮疙瘩。“我、我…………”

    “没关系!没睡够你可以继续嘛!反正你也习惯了上课睡觉。不用害羞的,嗯?”柳薇眯起眼,一边说一边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眼光就像核辐射一样照在武华新身上。如果她的眼光能杀人,武华新恐怕已经死了不止一千遍。

    要骂就骂得了,这样要骂不骂要打不打的,该不会想摧残我的神经吧?武华新心里一阵唏嘘,头上直冒冷汗。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小孩,没必要这样对我吧?

    这婆娘绝了…………

    “呵…………呵…………不、不用了吧…………我…………”他第一次体会到冷汗原来可以冒得这么痛快。

    “真的不用了吗?”柳薇的声音温甜得如同魔鬼。

    “真的不、不用了…………”武华新的心已经沉到了马里亚那海沟底部。

    “那么,”柳薇的温柔在脸上瞬间蒸发,眼睛猛地一睁,咬牙切齿般地怒喝一声:“请你给我站起来!”

    武华新的脑袋“嗡”地一响。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他还是有种大厦倾倒的感觉,整个人被镇在当场。该来的还是来了。真没想到这娘们变得这么快。

    “我不想说第三遍。请你立刻就站起来!快!”柳薇的眼睛就像喷火似的,声音也严厉得令人发指。

    武华新也来不及思考,只得直起麻木的腿,无奈地站起身来,颓废地伏靠在课桌边。虽然他才十三岁,但是那早熟的一米五五的个头使他站起来后显得有些魁梧。他已经感受到班上其他同学射来的目光,大多数是同情的,当然也有幸灾乐祸的。

    在所有的这些目光中,有三道与其他人略有不同。一道是他的铁哥们孙强的目光,充满了同情与失望;一道是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坏学生吴霸天的目光,充满了得意与敌意;还有一道目光来自他们的女班长——一个叫陈新婕的女孩,她的目光很特别,让武华新觉得异样。自从开学到现在,她好象特别留意武华新。

    “把头抬起来!看着老师!看着黑板!”柳薇下达了命令后,转回头去继续她的课程。

    而武华新也明白了他下午的命运——站到放学。无奈,他只得收回偷瞟陈新婕的目光,重新看着黑板。

    ************

    下午5点45分,放学的铃声响起时,武华新的脚已经彻底麻木了。

    柳薇面无表情地看了看他,而后提高嗓门对全班说了声“下课”,便收起教案,夹在腋下,飘然转身,扭动着水蛇般的细腰和丰盈的屁股,缓缓地走出了教室。

    全班同学哄地一声躁动起来,开始为各自的回程做准备,脚快的几个已经跑出了教室。

    武华新一下子软倒在座位上,垂头丧气。孙强收拾好书包,来到他跟前。

    “以后英语课千万别再打瞌睡了!”孙强看起来想笑却又不敢表露,“这婆娘可厉害了,以后你可得小心着点啦!”

    “好!算我倒霉!”武华新看起来反而很大度,“大人不记小人过!哼!这事咱不提了!回家吧!周末有空游泳去,怎么样?”说完,他提起书包,与孙强肩并肩地走出了教室。当然,在他身后,陈新婕的目光好象一直在注视着他,一直目送他走出教室。

    快到校门口的时候,人流中的武华新远远地就看见前面站着一个三十多岁的艳丽的少妇。

    “哟!你好福气呀!她还是坚持每天和你一起回家。”说着他羡慕地看了看孙强。出乎他的意料,孙强的脸色突然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一下子难看起来。

    “哼!谁稀罕她装出来的笑脸!虚伪!无耻!”孙强沉下脸骂了一句。

    原来,前面那个站着的女人叫杨璐,今年三十二岁,是初三(2)班的物理老师,当然,她还有个特殊的身份——孙强的继母。同为十三岁的孙强在五岁时就失去了母亲,由他父亲孙正言一手将他带大。直到孙强十岁,也就是三年前,父亲才又娶了杨璐,给了他一个继母。

    和别的继母不同,贤惠温柔的杨璐对孙强非常好,完全把孙强当成自己的孩子一般,不但在生活上对他照顾得无微不至,在学习上也是积极督促、认真辅导他,而孙强显然也被她所感动。

    十个后娘九个坏,只有一个是好的,而这一个无疑正好让孙强碰上了。因而孙强十分爱戴杨璐,两人的关系非常融洽,这也令孙正言十分欣喜。因而,一年前,他放心地出国做生意去了,留下杨璐照顾孙强。能有这样一个继母,孙强感到很幸福。

    然而,这美好的一切没有停留太久。

    自从三个月前孙强的堂兄孙伟寄宿到孙强家念书以后,美好的二人生活被打破了,梦幻般的日子渐渐远离了孙强,取而代之的是孙伟的介入,期间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使孙强对杨璐的态度逐渐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由于十八岁的堂兄孙伟的到来,孙强很快就发现,杨璐将重心慢慢转向了孙伟。一开始,孙强以为这是待客之道,可是到了后来,他才发觉很不对劲。尽管杨璐对他还是尽量关爱,但孙强感觉到这种关爱已经很牵强,已经完全被她对另一个人的关爱所排挤。而那个人,正是孙伟。

    与以前不同,现在每天早上杨璐不再叫孙强早起,而是积极地催孙伟早点起床。对孙强的功课杨璐也显然不如从前那样仔细认真,而是简单地过问;相反,对于孙伟的功课她却表现得特别关心,经常到他房间里辅导他,有时直到夜深人静。对孙强的生活,杨璐似乎也不如过去那般热心,只是尽量满足他穿衣吃饭就够了;而对孙伟,她的嘘寒问暖、细致关怀几乎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每个周末,杨璐再没有陪孙强逛过公园,而是整天拉着孙伟上街买衣买裤。

    每当孙伟放学回家,杨璐会立刻丢下手头的活,跑到玄关边,蹲下身去为孙伟换鞋;每当吃饭时,杨璐总会笑眯眯地看着孙伟用餐,热心地为他夹菜装饭;每当半夜睡觉时,杨璐也会经常地来到孙伟的床边为他盖好被子…………

    这一切,深深刺痛着孙强的心。

    假如孙伟是个诚实善良的孩子,孙强的内心倒也能接受,可是这个孙伟却是个地道的坏孩子!孙强实在想不通,为什么杨璐会对孙伟那么好,这个孙伟虽然长相白皙、但做人却很狡猾,说话专横,而且很有心计,甚至可以说有点阴险。

    十八岁的他已经参加过高考但是落了榜,如今上了跃龙中学的高三补习班,却依然不思进取,一味贪玩,无心念书,成绩也从来是班上倒数几位的,不但如此,他还沾染了许多社会青年的不良习气,背地里时不时地抽烟、酗酒,还偷看黄色书籍和影碟。更让孙强气愤的是,这个孙伟还对杨璐暗藏色心!

    孙伟来这里还不到一周的时间,孙强就发现他偷藏了杨璐的几件内衣;上个月,他亲眼看到孙伟搬了张凳子站在浴室的透气窗边偷窥杨璐洗澡。

    记得有一个晚上,孙伟还以不会功课为理由,硬缠着快睡觉的杨璐为他辅导作业。当身穿真空睡衣的杨璐伏在孙伟面前为他耐心讲解时,孙伟却把目光死死瞄向她大开的领口,将她胸部的景色欣赏了个够,连在门外的孙强都能看到她那深深的乳沟,更不用说与她近在咫尺的孙伟了,肯定连**都不能幸免。

    而就在门外的孙强伤心地准备离开的一瞬间,他看见房间里面的孙伟故意将笔丢在地上,然后借口弯腰去捡,趁机一抬头偷看了杨璐的超短睡裙下无限的春色,而就连门外的孙强也看得出,当时他继母的短睡裙下根本就没穿内裤………

    “畜生!”一想到这些事,孙强就恨得咬牙切齿。

    想到平常即使孙伟犯再大的错,杨璐也从没斥责过他,对他简直百依百顺。

    难道杨璐都看不到孙伟这些缺点?难道她真的只会溺爱这个坏孩子?就算是关心孙伟怕他变坏,也不该用这样的方法呀!更不应该因此而对自己有所冷漠吧?虽然她表面上依然表现得对孙强很关照,但是他能感觉到内心的那种异样。毕竟她还是他的继母呀!对此孙强的内心异常痛苦。久而久之,这种痛苦就转变成了怨气,甚至是仇恨。

    所以,现在一见到杨璐,孙强的脸马上就阴沉下来。

    “喂!你们放学了吗?”刚走到面前,杨璐就亲切地说了一声,“今天你们两个都还听话吧?华新可要改一改爱瞌睡的毛病噢!呵呵!”

    “哦,杨阿姨好!”武华新发觉孙强脸色不对,也不便多问,只得努力笑了笑。

    “赶紧回去复习吧!小强,我们路远,得快点走啦!不然错过了公交车,下一班还要半小时呢!”杨璐依旧笑得很甜,说着就来拉孙强的手。

    “哼!不用你假关心!我自己会走。”说罢,孙强避开杨璐洁白的玉手,径直往前走去。

    杨璐的脸上微显难堪,她赔笑着和武华新说了声再见,就转身快步追孙强去了。

    武华新瞪了好半天眼睛,不明白孙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行为,叹了口气,也离开了学校。

    孙强挤上公交车时,车上已经人满为患了,他和杨璐只好站在过道上,靠车内的扶栏保持身体平衡。

    在拥挤不堪的车里,孙强几次忍不住转头看杨璐,杨璐都是微笑地看着他,想和他说什么。于是他立即扭开头,不理会她。

    其实直到三天前,孙强对杨璐还是抱着好感的,因为他觉得杨璐可能是好心帮助孙伟,只不过是方法不当,太过纵容他而已。然而,三天前的那个星期天所发生的事,将孙强对杨璐的敬爱完全打破了,他真正彻底地怨恨起杨璐来。

    随着公共汽车不停的晃悠,孙强的思绪也回到了三天前的那个下午…………

    ************

    那个星期天的下午,天气很闷热。

    两点不到,孙强就早早地来到学校,准备参加课外兴趣小组的活动。他和武华新一样,报的都是绘画班。碰巧这天下午绘画老师临时有事不能来上课,学校安排大家自由活动。同学们便像中了大奖一样高兴,蜂拥到操场上玩耍。

    孙强拉着武华新等几个同学去打篮球,没多久就出了一身大汗,看看闲在学校没事,还不如早点回家,说不定还能帮上杨璐什么忙呢。于是他跑到操场边的公共盥洗池边用自来水冲了冲脸,就和大家分手了。

    当孙强走下20路公交车来到家门口时,看看手表才三点半多,他比以往提早了整整两个小时。

    “杨璐阿姨也许午休好了,正在备明天的课吧?”孙强一直以阿姨来称呼杨璐,虽说她待他不错,但毕竟是继母,孙强一直没叫她一声妈。一边这么想着,他一边拿出钥匙,轻轻地打开大门。进了玄关,转身掩上门,走进客厅,孙强探头看了看里面,只见杨璐和孙伟各自的房门都还紧闭着。

    “都还在休息吗?那个孙伟一定还在呼呼大睡吧?那个懒虫从来就不懂得勤快。”孙强心里暗想着,蹑手蹑脚地走到西面他的小房间,轻轻将书包放下。而后,他折回客厅,轻声地坐到大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水壶,咕咚咕咚地灌了一大口茶水。客厅里静悄悄的。

    “难道杨阿姨前天上课太累了?到这时候还在午睡?一般三点她就会起来备课才对的呀!”孙强心里犯着嘀咕,慢慢地放下了茶壶。

    就在他刚准备靠在沙发上伸个懒腰时,突然听到杨璐的房间里隐约传来一点声音。仔细一听,似乎是电视发出的。

    “怎么?杨阿姨并不是在睡觉吗?”孙强觉得奇怪,因为他知道杨璐从来不会在白天看电视的。

    他站了起来,轻手轻脚地来到杨璐的房间门口,定神一看,原来杨璐的房门并没有关死,而是露出了一条缝。因为客厅里光线比较暗,所以那条缝给孙强带来了一道光亮。

    孙强有些好奇,于是就贴近门缝往房间里看去,果然,他看见杨璐房间里的那台电视已经打开了,由于电视正对着门缝,所以他能看到屏幕上的人物在里面鲜活地表演着。由于门是右把手式的,受视角限制和门的阻挡,孙强只能看到电视前的地板,而看不到左边的床铺,除非把门推得更开些。

    孙强知道,在门缝的左边就是杨璐的床,然后是她的书桌。尽管心里好奇,可是出于对继母的尊重,他并没有莽撞地去推门偷看。

    好奇的孙强正在为难之际,忽然吹来一阵清风,不但吹动了房间里的窗帘,居然还将房门吹开了一个更大的角度。孙强在确信里面的杨璐没有发觉到门外的动静后,鼓起勇气,身体往门缝右边一挪,脑袋往门缝上一贴,这下总算勉强看见了杨璐那张席梦思床的边沿。

    虽然只看到床沿,但孙强这一看着实吓了他一大跳!因为他看见了两条白皙丰润的大腿正跪在床沿前面,在这副迷人的大腿的下面,是弯曲的膝盖、匀称的小腿以及套着红布拖鞋的脚,而在大腿的上面,则是一副丰圆高翘的屁股。一条大红色的系绳棉质t型内裤紧紧地包附在这性感的屁股上,无情地将高贵的曲线暴露在空气中。这白润的肌肤、这诱人的曲线都表明了它们主人的女性身份,而这该死的情趣内裤更昭示着这位女主人的高雅与性感。

    她还能是谁呢?能以这样的装束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只能是杨璐——孙强的继母。

    虽然只从侧面看见了臀部和大腿,但是杨璐的魅力已经完全让孙强震惊了。

    伴随着下体翘起的反应,孙强的大脑轰然作响,体内的激素急剧分泌,这前所未见的景色彻底冲击扫荡了他内心的最深处。

    杨璐的屁股几乎完美得挑不出任何缺点:先看颜色,雪白得如素莲似玉脂,白皙光润,盈盈欲滴,让人觉得高雅而清新、纯洁而质朴;再看形状,圆滚而不失柔美、丰满而不失庄重、高耸而不失曲线,我见尤怜、岂容把玩,令人产生抱之一瞬而此生无憾之感。而她那条可怜的内裤着实多余而可悲,不但无法阻止男人的视线,反而将她那迷人的曲线衬托得欲盖弥彰。

    最使人震颤不已的,是那没入她臀缝之间的内裤裆部,嫩白丛中一丝红,令观者无不联想起她那被遮掩着的后庭,那粉嫩的菊门,那玫瑰色的峡谷,那幽幽的阴毛…………

    唯一的遗憾就是看不见杨璐的上半身。很显然,杨璐的上身正横伏在床上,而房门正好遮住了她腰部以上的美景,只留下她诱人的下身,让门缝边的孙强浮想联翩。

    忽地,孙强收回了冲动的幻想,疑惑起杨璐现在的处境来。

    她为什么只穿着内衣裤在房间里活动?难道她不知道她没有将房门关上吗?

    难道她不知道隔壁就住着丈夫以外的男人吗?

    她为什么会跪在自己的床边?她为什么要不停地扭动屁股?她将几近**的身体伏在床上到底在做什么呢?

    她为什么要大声地开着电视而根本就不去看?难道从不在白天看电视的她想以此来掩盖什么吗?

    …………

    一连串的疑惑在孙强脑中闪电般地掠过,令他越发不安起来。

    然而,那扇门依旧无情地阻挡着孙强的视线,将眼前的景象活生生地截腰中断了,除了她那跪着的双腿、汗湿的香臀、晃动的细腰,孙强无法再往前看到任何景色了。

    孙强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差点就想推门而入去看个明白,可是他不能这么做,毕竟杨璐是他的继母,是他历来所尊重的人。

    此时,就如同平静的水塘被投进一个石块一样,房间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清脆的铃声盖过了电视的杂音。

    就在孙强慌张得不知该躲藏还是要继续留在门边之时,房间里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我先接电话吧!”

    的确,这就是杨璐的声音!但是和平常的庄重不同,今天她的声音充满煽情和妩媚。孙强就觉得脑袋“嗡”地一响,他颤抖着身体将目光重新投回到刚才那狭窄的门缝中去,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终于看见了杨璐的全身。虽然门缝还是只有刚才的宽度,但是显然,听到电话铃的杨璐已经将伏在床上的上身直了起来,使得她的整个身体都处于门缝的右边,处于孙强的视线之中。

    而这时孙强才吃惊地发现,杨璐的上身根本就没穿衣服——她正骄挺着一对玉兔般鲜活颤动**,笑意涔涔地俯视着她面前的床铺,当然,她在看什么还不得而知。不过孙强发现,杨璐的嘴边的口红已经变模糊,她的嘴角好象在滴着什么液体。

    就在孙强惊艳于她那白皙挺拔的乳峰和鲜红成熟的**时,杨璐娇媚地站了起来,准备转身去桌边接电话。

    此时的孙强完完全全被惊呆了!

    因为,这时房间里竟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那你还是乖乖地先接受惩罚吧!”这个声音显然来自门缝的左边。

    话音刚落,一只大手突然伸了过来,停留在杨璐左边的**上,放纵地揉捏起来,那只手的手臂上有一条十厘米左右的青龙纹身。

    杨璐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一声,站直了身体。

    于是,在杨璐含羞目光的注视下,那只手放开了她的**,滑向她腰间,抓住了她那t型内裤的绳结…………( 熟女的悲哀 http://www.wxxs5.com/3_3820/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