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熟女的悲哀 > 正文 第三章深夜中的耻戏
    ***********************************作者的话:

    1、不知是不是排版的问题,有些读者看到本文的一、二两集觉得有些乱。

    本文大体有两种分段符,大的表示大场景转换,小的表示人物思绪转移(比如回忆和幻想),但是斑竹帮我排版时,统一变成一种分隔符,这就可能造成一定的交叉错觉,让部分观众读起来觉得很突兀或不连贯(比如:有的读者竟把第一集中武华新对英语教师的性幻想当成真实的事)。为此,作者今后也将努力改进文字,尽量避免误会。

    2、接下来要经常出差,文章的更新会慢一点,请大家原谅。还有,最近羔羊地址更换,也不太容易寻找,哈哈。

    3、本想三条线同时展开来写,但既然有读者提出看得有点乱,那我就先写李茹菲和杨璐这两条线吧,呵呵!

    4、本文主要人物简介

    武华新——人小鬼大的初中新生,天资聪明,但很顽皮、好色,十三岁。他也是本文及后传《花心的故事》中的第一男主角。

    孙强——武华新的挚友加同学,内敛而沉稳,也是十三岁。他是本文的第二男主角。

    李茹菲——武华新的阿姨,三十岁,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公务员、成熟性感的少妇。

    杨璐——孙强的继母,初三物理教师,今年三十二岁,学校里最具气质的美女教师,高雅而矜持,也是无数色鬼觊觎的对象。

    柳薇——武华新的班主任,二十八岁的英语教师,初为人妻的她也在经历着各种困顿和疑惑,甚至是诱惑。

    ***********************************

    李茹菲一丝不挂地站在橱门大开的衣柜前,目瞪口呆地看着柜里的武华新。

    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她完全失去了方寸,她甚至忘记了自己全身**的处境,甚至忘记了最简单的保护动作——哪怕是本能地用手稍微遮住她那丛又黑又密的阴毛也好。

    在她那震惊而又迷离的眼睛里,武华新那支异常粗大的**正在闪着光。

    李茹菲的大脑陷入一片迷茫之中,脑神经中再也找不到其他任何信息,除了眼前那支凶悍逼人的**。天哪!这是一支多么出色的**呀!蘑菇般圆滑的**闪烁着紫红色的光芒,手臂般粗细的茎身狰狞地向上挺起,怒发冲冠,虎虎生风!

    久违的熟悉和充血的快感立刻在李茹菲的大脑中升腾、翻滚。翕张的双唇、迷离的眼神、越翘越硬的红**以及不断收缩的湿热的**,无不在说明她早就忘记了对方外甥的身份,无不见证着一位久疏**的少妇那重燃欲火时的绚美与悲哀!

    熟妇这雪白的**和迷离的神态,如同将武华新推入一个正在熊熊燃烧的火炉,又仿佛将他推到了悬崖峭壁的边缘,令他震颤、惊讶、冲动、疯狂,他的大脑几乎就要爆炸了!武华新再也按捺不住体内的欲火,他猛地站了起来,走出衣柜,缓缓地移动着颤抖的双脚,喘着粗气来到了李茹菲的面前,与她面对面地对立着,将火热坚硬的**无礼地挺立在她诱惑的**前。他就快爆炸了。

    直到武华新那一米五五的个头与她相视而站时,李茹菲才茫然地发现这突然出现的年轻的躯体已经站在她的面前,她眼中那梦幻般的迷雾顿时烟消云散。

    自己现在正全身**地站在十三岁的外甥面前!她忽然明白了自己简直不可思议的处境!

    随着一声尖叫,李茹菲翻然醒悟过来,连忙用手本能地护住自己的**和阴部。

    “你、你怎么在这里!?华新,你、你…………”发觉他正将裤子的扣子一个个解开,李茹菲拼命掩饰住强烈的羞耻感,皱起眉头怒声问道,“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可是李茹菲眼中却出现了另外一个武华新,一个与平常完全不同的武华新!

    在她的怒斥下,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惶恐和羞愧,没有任何不安与惭愧,他的眼神已经呆滞,只是直愣愣地将迷离却又火辣辣的目光无情地投射在她欲掩弥彰的**上,一边将他所有的裤子拉到了膝盖上。

    准确地说,武华新的脸上已经再没有任何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原始的冲动,一种野蛮的**!

    “华、华新?你、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华…………”李茹菲内心一惊,变得结巴起来。

    武华新没有做出回答,当他将下身所有的裤子踢到一旁时,依然死瞪着圆睁的眼睛,胸脯剧烈地起伏着,任凭粗长的**直立在成熟的阿姨面前,并缓缓地向她走近了一步。

    “华、华新,你醒醒呀!别、别过来啊!”李茹菲的心开始惶恐,脆弱的她只得本能地向后退去,慌乱的手指却无情地将乳晕的鲜红与阴毛的杂黑等春光偷偷泄露了出来,使得眼前的少年更加欲火焚身。

    武华新的身体还在逼近,他浑身发烫,一句话也不说,一边逐个扯开自己上衣的纽扣,一边狠吞着口水。他已经完全不像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了。

    “不!你别、别………”李茹菲话不及出口,小腿突然往后碰到了床沿——她已经被逼到了床边。“啊!~~”忽然的碰撞和心中的惊慌使她一下子失去了重心,狠狠地摔倒在了柔软的床铺上。

    双手突然松开,大腿不由自主地往两边一分,将李茹菲的**毫无保留地暴露在武华新燃烧的目光中。她惊慌失措地起身想要摆脱尴尬的困境,可是武华新的身体已经被彻底点燃了。

    “啊!~~~~~~~~”地一声吼叫,武华新扯掉自己身上的衣服,发了疯似地全裸着扑向了床上如同待宰羔羊般的李茹菲。

    羞愧与灾难感使李茹菲在他扑倒的一瞬间突然聚集起力量,翻身在床上来了一个横滚,躲过了武华新恶虎般的猛扑。她平常哪有经历这样的场面?一个横滚后她便觉得天旋地转,方向全失。突然她只觉得臀部一下震痛,等她睁开眼时发觉自己已经滚落在了床下的地板上。

    眼见武华新恶狠狠地翻身下床来追,李茹菲顾不得疼痛,双手撑地,用尽全力翻身而起,连滚带爬地踉跄着向卧室的大门而去。眼看她就要握到门把手了,身后的武华新忽然一个前扑,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右脚,将她硬生生地直拖了回来,地板上留下一道汗湿的痕迹。

    “不!不要!~~~”李茹菲的身体被强行往后拉走,双手无力地在空中挣扎,凄美的肌肤在地板的摩擦下产生疼痛感。

    武华新抓住她的双腿,向两边一分,李茹菲那肉感的臀缝中隐秘的一切便清晰地尽收眼底。这是个特殊的角度,粉嫩的肛门、玫瑰色的裂谷、柔黑的阴毛,致命地诱惑着亢奋的外甥。

    扑通一声,武华新突然跪倒在李茹菲的身后,用脚跪压住她的小腿,腾出双手来挟住了她的细腰,将她的屁股往上猛地一提,失去重心的李茹菲只能曲起双膝支撑地面,因而形成了无奈的跪姿,屁股屈辱地向后方高高地翘起着。

    就在她还来不及为自己耻辱的姿势而悲哀时,对方的手突然松开了她的腰,转而抓住了她的屁股,将她两片圆润的臀肉粗鲁地向两边扒开,李茹菲忽然感觉到一股火热的气息从臀部后面闯进了她大开的后庭,直喷在她柔密的阴毛上。

    武华新竟然要用嘴侵犯她神秘的后庭和下体!

    “不!不可以!那里不能…………啊!~~~~~~~~”外甥火热的唇已经触及到她敏感的**,同时,他的舌头如蠕动的火蛇一样舔在了她美妙的裂缝上。

    “不要啊!那里好…………啊!~~~~~”她本想说脏,但是突如其来的刺激感在瞬间吞没了她的言语。

    少年那魔鬼般的舌头恣意横扫着她的阴毛、点戳着她的肌肤、热舔着她的**,甚至在她粉嫩的菊门周围划着圆圈。遇到这突然而美妙的刺激,李茹菲几乎忘记了挣扎与反抗,只是将脖颈高高地昂起,忘情地发出了一声呻吟。而后,她几乎是哭着转回头去想要乞求武华新停止这下流的动作。可没等她说出话来,外甥火热的舌尖已经挤开她变湿的蜜唇,直探入她久别滋润的**内。

    “啊!~~~~”李茹菲的下体就象要燃烧起来一般灼热,瞬间的感官冲击使得她突然迸发出巨大的力量,她猛地一扭腰肢,香臀左右一摆,硬是用柔软弹性的臀肉撞开了武华新的脸,差点把他撞倒,而后她双手一用劲,两腿一直,就想站起来。

    陷入疯狂的武华新哪能容她逃走?他奋力伸出一只手,再次抓住李茹菲的一条腿,将她又一次拉倒在地,而后他快步伏上前去,抓住她的肩膀,将她的身体粗暴地翻转了过来,使她正面朝上仰躺在地板上。

    “华新,你给我停下!不、不可以这样!”感觉到外甥已经从正面压到自己身上,李茹菲异常惊慌地喊着。

    事到如今,武华新已经不可能就此罢手了。他浑身充血地扑倒在李茹菲的身上,一只手灵活地来到她身后,滑过她纤细的腰肢,贪婪地侵犯到她丰满的香臀上,张开手掌一把揉住她圆嫩的臀肉,另一只手迅速地抄起她的左小腿用力地一抬,而后将自己的下体往前一靠,胯下那火热坚硬的大**直逼李茹菲门户大开的胯间。

    感觉到少年的**已经开始在自己的阴毛丛中扬威,李茹菲惊慌地用两手不停的捶打着武华新的胸口。

    “不!~~华新,你不能这样!我可是你的阿姨呀!住手啊!~~”她使劲挣扎,但是被**彻底燃烧的武华新仿佛突然拥有了无穷的力量,将她这个大人牢牢地压在冰冷的地板上,令她无法摆脱。

    “放、放开我!不要…………啊!求你了华新!住手呀!啊!~~~”李茹菲的挣扎显得那么软弱无力,武华新几乎丧失了理智,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拼命地喘着粗气,手上的侵犯动作丝毫没有减弱。

    李茹菲急得都快哭了,迷离的杏眼中闪着晶莹的泪花。当武华新将整个上身压在她的胸脯上将她那丰挺的乳峰压挤得变了形时,李茹菲惊慌失色,双手紧紧撑住他的胸膛,剧烈地扭动着腰肢,想要躲闪,但是却没有任何作用。

    武华新突然抬起腰、埋下头,把她的一个**用力地含在嘴里,将火热的呼吸狠狠地喷射在她饱满而脆弱的酥胸上。李茹菲只觉得全身一颤,一种久违的快感迅速地从**扩散至全身的每个角落,另一个**还没来得及高高立起,就已经被武华新狠狠地捏在手中。

    “啊!~~~~~”的一声,李茹菲情不自禁地呻吟了出来,**的身体上写满了羞愧与无奈。

    “华新,住手!你、你不可以…………唔!~~”李茹菲话还没说出口,武华新的大嘴已经严实地堵在了她红润的香唇上,不停地吮吸着她口腔内的香津。

    她使劲地摇摆着头,却始终摆脱不了少年嘴唇的控制,随着武华新的舌头进入她的口腔,李茹菲的心底里翻起恶心的大浪。

    天哪!我这不是在做梦吧!?李茹菲的心在哭泣。

    在自己的家中,在自己的卧室里,在那只有丈夫才能和她同卧的大床边,她竟然一丝不挂地被自己的外甥死死地压在地上,而且随时可能遭受奸污。这是怎样的一个噩梦呀!如果真是梦,请赶快让自己醒来吧!

    就在她悲愤交加之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双腿被外甥火热的躯体挤开,武华新的胯部重重地压向了她失去保护的**,接着,一根怒胀的**硬生生地顶在了她大腿根与大**交会的地方,火热的**似乎要将她柔嫩的肌肤灼伤一般。

    李茹菲忽地睁开眼睛,空前的危机感使得她使出全身的力气,一边扭摆着屁股,一边推开少年吸盘一般的嘴唇。

    再不反抗,也许真的就没有机会了!然而她的双手已经被武华新紧紧地压在两侧的地板上,双腿也因对方臀部的介入而丧失了合并的可能。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呼喊。

    “来人啊!救救我!”嘴唇刚刚逃脱少年的热吻,李茹菲便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尖叫了起来,“谁来帮帮我…………唔!”

    不容她将话喊出,武华新的嘴唇已经再次封死了李茹菲的樱桃小嘴,继续用舌头撬开她的双唇,将唾液源源不断地灌入她的口内。当少年再次将胸膛死死地压在身上时,李茹菲的最后一丝抵抗也淹没在了他的口水中。

    感受到自己被对方压制住的双手渐渐失去了力量,感受到自己扭动的细腰再也无力动弹,感受到自己完全**的胯间被少年火热的下体紧紧地贴着,李茹菲第一次产生了绝望的念头,晶莹的泪花在她的眼眶里打转。

    武华新已经完全被点燃,彻底失去了理智。

    李茹菲的眼中印入他狰狞的面容和贪婪的目光,印入了他头上爆起的青筋和密密的汗珠,她知道,他已不是原来的武华新了,已经不是一个纯真的少年了!

    而她自己,也将变成另一个人,再也不是原来那个温柔高雅的女人了。

    真的就这样沉沦了吗?真的就这样死去吗?李茹菲突然松弛的身心使得她产生了幻觉般的疑惑。

    然而,沉沦与死去应该是安静的,是祥和的,可自己的身体为什么还在散发着躁动呢?

    不!这不仅是躁动,这种感觉丝丝震荡、层层叠起、欲拒还迎、难推难就!

    这是一种激荡,是一种放纵,更是一种致命的引诱!天哪!这到底是什么?

    李茹菲全力睁开眼睛,想要寻找答案。当她清晰地感受到胯下浓密的阴毛与那粗壮的**厮磨在一起时,她突然羞愧地发现,那种感觉,来自她的下体,来自她的阴部,来自她那被挑动的心!

    在她那大张的双腿中间,在她那黑密的阴毛深处,那火热的**与突起的yīn蒂正在与男人粗大的**尽情地厮磨着,生理上本能的反应早已经背叛了她的意志,不断地将湿热的**涔涔地由她花瓣的最深处分泌而出。

    这难道就是遭受强奸的感觉吗?为什么自己的身体会做出这样羞耻的反应?

    为什么侮辱挑逗她的人会是自己的外甥!?更可怕的是她的下体居然产生了强烈的刺激感,并开始不断分泌**!真不知这样的情景让丈夫看见了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来不及有更多的思考,少年的**突然停止了贴身的厮磨,转而压低炮口,将火热的**对准了她柔嫩的花瓣。李茹菲再一次加大了下身的扭动,使得少年的**数次在**口一滑而过,难以插入。趁武华新手忙脚乱之际,她迅速抬起大腿,膝盖用力地对着武华新的身体又顶又撞。武华新一下子重心失衡,一个踉跄往后坐倒在地上,险些翻个跟头。

    眼看李茹菲起身想跑,武华新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他怒火中烧,像兔子一样跳了起来,扑上前去,将她狠狠地扑倒在地,而后用身体压住她的背让她挣扎不起,伸出一个手指,对准她的**口,不管三七二十一,从她屁股后面猛地将手指插入那湿热的**。

    “啊!”地一声惨叫,李茹菲的**急剧收缩起来,湿滑的的**中那一圈圈柔嫩的肉壁将武华新的手指紧紧地包夹了起来。因丈夫出国而空虚了许久的花径在先前的刺激下早已泛滥,突然遭到硬物深深的插入,顿时收缩层层、蜜液四溢,全力迎战起来。

    武华新的手指快速地在她体内抽动,强烈的刺激使得李茹菲全身神经紧绷,在一瞬间停止了一切反抗,只是本能地将下体紧缩着,用湿热的阴肉紧紧地夹住少年的手指。在和丈夫欢好了无数次的床前,丰盈的美少妇一丝不挂地跪在冰冷的地板上,双手撑地,将圆滚的美臀屈辱地翘向年少的外甥。

    “啊!~~~华、华新不要…………放过我…………求求你不要这样………

    啊!”

    少年插入嫩穴的手指,就好象抠动了李茹菲全身神经的中枢一般,完全控制了丰满少妇凄美的**,令她欲动不得、欲躲不能。

    灵巧而粗鲁的手指加大了**的力度和深度,甚至是角度。

    “不!不…………我、我…………啊…………”李茹菲全身紧绷,机械地摇摆着屁股,却始终摆脱不了少年魔力般的手指,僵硬的身体只剩下胸前那对高耸的乳峰在无奈地颤动着。

    “唔…………唔…………”她努力克制着自己的声音,但很快发觉自己根本无法在这强大而甜美的刺激面前保持沉默。

    “唔、唔…………啊、啊!…………”渐渐地,反抗的声音演变成了凄美的诱惑。

    武华新狠咬着牙,额头渗出了汗珠,手指**的速度快得惊人。

    “啊!啊!~~~停、停!~~~阿姨受不了啦!我、我会疯掉的………”

    手指的速度越来越快,李茹菲高翘着屁股,仰起头,张大了嘴。这样疯狂的挑逗,这样长时间的折磨,将成熟的人妻推向了**的顶峰。

    “啊、啊、啊!~~~我、我………啊、啊、啊…………泄、泄、要泄了!

    啊!~~~~~~~~~~~~~~~~~~~~~~~~~~~~~~~~”

    随着那宛如被抛入空中般高亢的一声尖叫,李茹菲全身一颤,小腹一收,阴壁一紧,一股涌泉般的蜜液从花瓣深处喷射而出。她的眼中落出一滴泪珠,双手一软,身体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她,迷失了自己,背叛了自己。

    她,放弃了。

    武华新静静地在她伏倒的**后面站立而起,与她一起默默享受着沉静的美丽与无奈。发狂的野兽得到了自己的猎物,停止了狂躁的暴力,开始了陶醉的欣赏。

    他抱起她,慢慢走向那张大床。

    就在她无力地跪伏在床沿上时,武华新来到了她后面,温柔地抱住了她的屁股,粗大的**静静地来到了她那正在往外涔涔地分泌黏液的**口,抵住了她的花瓣。

    “我是你的阿姨!”除了翘着屁股,李茹菲连说这样的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噗”地一声,**分开鲜嫩的**,进入蜜湿的甬道,“滋”地一声,整根**没入人妻空虚已久的**。

    “啊!~~~”李茹菲阴壁一紧,狠狠夹住外甥的**,呻吟着昂起了头,甩动飘逸的长发,成熟的身体还来不及陶醉在这侵犯的快感中,坚挺的**已经被少年从后面伸来的双手结结实实地揉捏在掌心之中。

    一阵快感从她心底里升腾而起,李茹菲终于放声哭了起来。

    鲜红的**被少年紧紧捏住,再也不能展示痛苦的颤抖,只有在她下体那黑密的阴毛丛中不断进出的**,在默默地昭示着她的不幸。

    武华新加快了****的速度,坚硬的**摩擦着蜜热的阴肉,火热的**顶撞着花心的深处,李茹菲哭泣地甩动着凄美的长发,喊出了丈夫的名字。

    少年放开丰满的**,拼命耸动下体,开始了自由的搏击。睾丸不断击打在极富弹性的香臀上,发出“啪、啪”的声音。

    泪花迷湿了李茹菲的双眼,她拭了拭额头上的汗珠,咬紧牙关,继续坚挺着高贵的屁股。

    武华新突发奇想,按住她的腰一扭,握住她的左腿一抬,猛地将她的身体转了过来,李茹菲还没有来得及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已经仰面被他压在了身下。

    在这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转中,武华新的**始终没有离开她的**。

    “哦!~~~”李茹菲还没有从惊讶中清醒过来,改换姿势后更加深入的顶撞使她不禁喊了起来。

    眼见自己的阿姨在身下眉梢轻皱,凤眸微眯,樱口轻喘,武华新热血上涌,开始了新一轮的**。

    一下深过一下,一下猛过一下,压迫式的体位让李茹菲震颤不已。

    “啊!~~~不!轻、轻…………啊!…………唔…………”

    武华新再次用嘴强吻住她的香唇,同时加大了屁股下落的力度。

    “唔…………唔…………”李茹菲发出窒息般痛苦的闷哼声。

    武华新忽然吐出她的香舌,“说!说你要我!快说!”

    “啊~~~~呼、呼…………”李茹菲颤抖地喘着气,“不、不!放开我!

    放…………唔…………”

    可怜的她再次被堵住了樱唇,困难的呼吸,加上子宫深处连续的顶撞,使得她难以消受,不断地抽动着身体。

    武华新又一次松开了她的嘴,“那就快说!说你要我!”

    “啊、啊、我…………我…………不…………”大脑皮层中不断泛起的快感令李茹菲无所适从、无法抗拒。

    武华新突然抱住她的腰,将她往自己身上一搂,顺势使自己坐了起来,两人的嘴唇还在热吻,却使李茹菲形成了坐骑式。这是一个使两人性器结合得更紧密的姿势,武华新的**就象完全穿透了她的子宫一般,狠狠地顶在了她最最深的的花芯上,坚硬的**厮磨、碰撞着蜜道尽头那粒娇柔的肉瓣。

    久违滋润的李茹菲哪里消受得起这样的刺激?那**只这么一插到底,她全身所有的性感神经立即崩溃了,阴壁肌肉绷紧,拼命地夹紧火热的**,只几秒钟时间,子宫猛地一松,花瓣的最深处便如涌泉般喷射出一股股热流,击打在少年的**上,湿了粗长坚硬的茎身。

    武华新再也抑制不住这前所未有的快感,大吼一声,茎根一紧,马眼一开,将一道滚烫的jīng液汩汩地射在绽放的花芯上,一阵天崩地裂般的激情彻底在泥泞火热的**深处迸发、升腾、扩散开去。

    “啊!~~~~~~~~~~~~~~~~”随着两人同时忘情地呼喊,成熟的阿姨与年少的外甥双双倒在了宽大的席梦思床上,只剩下两具汗淋淋的**在颤抖,在喘息。

    **散尽,当温湿粘稠的液体在**的翕张中缓缓流出体外时,李茹菲的眼泪也悄悄地流干。

    整整十分钟,卧室里沉默得令人窒息。

    “啪!”地一声,武华新的脸上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李茹菲收回发痛的手掌,无力地撑起了身体,迷离地看着武华新那诱惑的眼睛,她既象在哭泣,也象在微笑。

    “武华新,你这下流的魔鬼!无耻…………”

    不等她说完,武华新的大嘴已经堵住了她的香唇,灵活的舌头搜寻到她柔软的香舌轻轻挑动。

    李茹菲的舌尖娇羞地闪躲着、生涩地回应着。少年的舌头好象泥鳅一般与她的嫩舌交缠搅和在一起。她的鼻息开始粗重,手掌紧紧地靠在他火热的胸膛上,纤嫩的手指紧紧地陷入少年稚嫩的胸脯,鲜嫩的舌尖主动与他的舌头纠缠,并从喉间不断发出贪婪的吞咽着口水的声音,成熟的人妻已经完全陶醉在外甥激情的蜜吻之中。

    当武华新的**在胯下重新挺立时,热吻中的李茹菲哭泣般地耸动纤细的柳腰、轻摆着胯部,迎合着**的挑逗,鲜嫩的花瓣在**的挤压下缓缓地再次张开。

    “啊!~~~”李茹菲发出放纵的哭声,在外甥的扶持下跨上了马鞍,夹紧双腿,挺起高傲的乳峰,开始了女骑士堕落的征程…………

    ************

    孙强不停地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走动,内心烦躁不已。

    几次他都想打开房门到客厅里去,可是当他透过门梁上的换气玻璃看到客厅里的灯光时,又犹豫起来。

    今天傍晚,当他和继母杨璐一起回到家后,便寸步不离地跟在杨璐的身边。

    吃饭也好,做家务也好,事无巨细,除了上厕所这类涉及**的事以外,孙强一直没有让杨璐从他的视线里消失。因此,直到半小时前,孙伟始终没有单独接近杨璐的机会。

    当然,孙强的举动曾经让杨璐觉得有点奇怪,但他毫不在乎,总是找出各种理由,紧紧地跟在她身后,因为他知道,只要他一有松懈,虎视耽耽的孙伟就有可能做出侵犯杨璐的事来。在目前孙伟还不敢明目张胆地胡作非为时,这样的行为是保护杨璐免受骚扰的最好办法。

    而孙伟对于孙强的行为似乎并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反应,而只是当作没看见一样,继续他手头那些琐碎的事。也许是他根本不把孙强的行为放在眼里,也许是他城府太深。总之,孙伟一直显现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整个三人世界和平常一样,看起来温馨而平静。

    然而这种平静却没有维持多久。

    半个小时前,也就是晚上八点左右,初三年段的段长郑古突然敲开了大门,前来拜访杨璐。大学本科出身的杨璐是跃龙中学初中部重点培养的物理教师,郑古就称他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劝她参加下个月在海南举办的一个优秀教师培训交流会。

    有客人在场,孙强和孙伟只好回到各自的房间去,留下杨璐在客厅里接待郑古。孙强虽然不愿离开杨璐,但转念一想,这样也好,反正只要把孙伟和杨璐隔开了就行。所以尽管心里有些不情愿,他最终还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然,他是在看着孙伟回房后,才放心地关上自己的房门的。

    然而那个郑古今天好象有特别多的话一般,一直说到现在还没完。房间里的孙强都有些沉不住气了,恨不得跑出去将他轰走。他心里明白,那个胖色鬼其实是在打杨璐的主意,借机会在接近她而已。然而他只是个小孩,而郑古也毕竟是他们学校的教师,难道就这样冲出去将他赶走吗?

    “该死的混蛋!”孙强在心里暗骂,“你休想占我继母的便宜!”

    他用力地一拳打在墙壁上,霍地转过身,咬了咬牙,快步来到通向客厅的门边,脑海中浮现着杨璐婀娜多姿的体态,猛地推开了那扇门。( 熟女的悲哀 http://www.wxxs5.com/3_3820/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