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熟女的悲哀 > 正文 第四章内裤上的五彩蝶
    ***********************************

    “唰”地一声,孙强推开了房间的门。

    然而客厅里却空荡荡的,早已人去房空,只留下天花板上那盏颇具欧洲风格的吊灯还在柔和地发出淡淡的灯光。

    他的继母杨璐到哪去了?还有那个年段长郑古呢?怎么也不见了?

    孙强诧异不已,看看茶几上的茶杯,里面的水早已失去了温度。

    “这么说他们早就离开了?”孙强暗自嘀咕,而后匆匆扫视了一下其他各个房间,都是漆黑一片。

    怎么?难道连孙伟也出去了?

    孙强更加惊异起来。一想到孙伟,他就感到心寒。虽然他还没有正式证实孙伟就是上个星期天那个轻薄杨璐的人,但是他明白那个人很可能就是孙伟没错,尽管孙强连死也不想承认这个现实。联想到当天,杨璐那成熟浑圆的乳峰和红嫩坚挺的**遭到丈夫以外男人的手无情地玩弄,那情景简直让孙强五内俱焚。

    孙强赶忙喊了几句,可是没有得到任何回答。看来他们确实都已经不在房内了。这一切反倒让孙强更加不安起来。难道杨璐和那两个家伙一起出去了?一个是下流无耻的孙伟,一个是心怀鬼胎的郑古,他们和杨璐在一起,真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糟糕!我必须马上去找她!”孙强焦急地想,自己的继母若是真和那两个色鬼在一起,肯定非常危险。尽管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帮上什么忙,可是他还是觉得应该立刻飞到杨璐的身边。孙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来不及多思考,孙强拔腿就跑到玄关前,匆匆地换上运动鞋,而后“倏”地拉开大门,跑了出去。

    由于杨璐的家住在二楼,所以孙强很快就来到楼下的小区广场。

    这里是跃龙中学离校区较远的一个教职员工居住区,由三幢八层高的公寓楼和一片五百米见方的长方形休闲广场组成。

    孙强来到楼前时,空地上却是空无一人。也难怪,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散步的人们早都回家去了。

    空空的广场没有留下丝毫线索,看来孙强是追不上杨璐和那两个坏家伙了。

    望着空地上那几棵在微风中轻轻摇曳的广玉兰树,孙强沉重地低下头,眼眶开始湿润。他慢慢地转过身,抬起头望了望他所居住的一号公寓楼不同层次间明暗相间的灯火,叹了口气。不同寻常的遭遇已经使得他越来越成熟,丝毫不像个十三岁的初中生。

    看着公寓楼,孙强突然想起,那个郑古好象住在后面的三号楼里,要不然就去他家看看?说不定能找到杨璐呢!

    孙强打定主意,抬脚转身正想走,最后一刻他的眼光飘过他家的阳台时,忽然发现漆黑的阳台上好象有点动静,似乎有人影在晃动。他觉得很奇怪,自己刚从家里下来,家里应该没有人了呀?难道是自己看花眼了?

    他连忙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一棵广玉兰旁边,倚着树干向二楼他家的阳台望去。

    不错!确实有人影!

    虽然光线很暗,但是借助于一点点月光,孙强肯定阳台上有人。他所在的那棵树离公寓楼顶多五米远,他应该不会看错!然而由于是从下往上看,又有栏杆遮挡,所以他仅能勉强看见一个人的头在晃动。

    他心里一惊,阳台上的人到底是谁?

    为了能看得更仔细些,孙强一咬牙攀上身边的树干,毫不思考地往上就爬,几乎忘记了他根本就不会爬树的事实。然而人一急便可能发挥出超常的力量,孙强往上这么一蹿,还真爬上了两米多。他死死抱着树干,而后定睛往阳台望去。

    这下他可看清楚了,阳台上的人好象是个女人,她把长发缠成一个发包卷在头顶,背向外面站在阳台上,雪白的背紧靠着栏杆。她那裸露出的雪白的后背在黑暗的光线中略有些显眼,也说明了她现在可能**着上身的立场。

    难道她是杨璐吗!?

    孙强内心震撼不已。再仔细一看,他发觉,那女人雪白的上身正在不停地颤抖,而且她的背上有一只粗壮的手臂,将她的后背牢牢地揽住。顺着那手臂往她身前看去,一个黑影好象正紧贴在她的酥胸上,不断地扭动悉嗦着。黑影的动作似乎对女人的刺激很大,她不断摇摆着腰肢,摇晃着脑袋,隐约还能听见几声轻微的呻吟声。

    阳台上的这个女人真是杨璐吗?难道说她根本就没有离开家,而是关了灯,来到阳台上与人纠缠吗?孙强简直不敢相信他脑子里的这个推想。但是处在这样一个特定环境里的,只能是杨璐了。因为那里是她的家。

    就在孙强还没有从震撼中恢复过来时,阳台上的喘息声好象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了。那女人的背已经几乎横躺在了栏杆上,而且还向两旁平伸出双手,扶住栏杆,控制着她不断颤动的身体不至于倒下去。从隐约看到的场面来判断,她也许正在遭受比刚才更猛烈的冲击。

    “不!——”孙强悲愤难当,几乎跳着下了树干,站都没站稳,就踉跄地向楼梯冲去。温和慈爱的继母裸露着全身正在遭受男人凌辱的景象,在他脑海中形成,强烈冲击着他的内心。他眼前的世界已经模糊,清晰的只是那一层层台阶。

    当他来到二楼的家门口,强忍着勃勃欲出的心跳,颤抖地用钥匙打开了门,而后以最大的抑制力轻掩上了门,换上拖鞋,来到客厅。

    客厅里的吊灯还亮着,孙强喘息着站在沙发边,眼睛直直地盯着客厅通往阳台的那扇门。

    立刻跑上前去打开阳台的门吗?还是躲回自己的房间去?孙强的心在痛苦地斗争着。

    然而,一想到杨璐从前对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一想到她那成熟高贵的身体很可能正在遭受孙伟无耻的侵犯,孙强在刹那间抛弃了所有的顾虑。他咬了咬牙,来到阳台的门边,憋足了劲,猛地一下推开了门。

    但是,阳台上居然空无一人!

    怎么回事?刚才,他明明看见了阳台上的人影,甚至是激烈的动作,现在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难道他看错了层?或者是出现了幻觉?都不可能呀!孙强明白,由于担心杨璐的安危,他整个晚上比任何人都清醒。而且是自家的阳台,他绝不会看错的。

    难道说,在他跑上楼梯开门进来的这十多秒时间内,阳台上的人就转移回了房间?

    急忙转身回到客厅,孙强发现孙伟的房间已经亮起了灯,房门却是紧闭的——而刚才在他下楼时那个房间里还是漆黑一片的!

    难道真的这么凑巧?

    不!不!

    孙强不住摇头,脸色异常苍白。如果这个巧合是真的,那么只能说明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也就是说刚才阳台上的那个女人确实是杨璐,她确实遭到了侵犯,而且现在她很可能仍在遭受侵犯——就在孙伟的房间里!至于施暴的那个人,几乎可以肯定是孙伟无疑了。难道他最近以来最最担心的事竟然真的都是事实?

    孙强心乱如麻,不知所措,一屁股坐倒在客厅的沙发上。联想到杨璐那和蔼可亲的音容笑貌,在想想自己曾经看过的a片上那些令人喷血的强奸镜头,孙强的心都快碎了。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除非我亲眼看到!”

    他强行挣扎着站了起来,捂着嘴跑回了自己的房间。他根本没有勇气去敲孙伟房间的门,哪怕是轻轻的一下。

    “这些都只是猜测,猜测而已!”屈辱地自我安慰着,他关上门,又一次倒在床上,掩上被子。他还不愿相信这是真的。

    “不是真的!不是……”在眼泪的润饰下,孙强迷离地进入了梦境。

    孙强的这个梦很奇怪,既有儿时嬉戏的场景,又有孙伟丑陋的面孔,也有杨璐成熟的**,更有她遭受不知名妖怪强暴的镜头。总之,这个梦光怪陆离,根本没有什么逻辑,而且许多场面来回切换着。

    等到孙强从梦魇中惊醒时,窗外的天空依然是漆黑的。当他无精打采地坐起身来,才忽然发觉他的堂兄孙伟穿着睡衣正坐在他床前的椅子上,正冷冷地看着他。

    “你!……”孙强顿时怒火中烧,“你来干什么?杨璐阿姨呢?”

    “看来,你已经发现了?”见孙强醒来,孙伟一边吸着烟一边说道。

    “你!……她、她在哪!?我、我警告你!要是……她……”巨大的愤怒使得孙强有点语无伦次。

    “果然……这几天我的直觉没有错。”孙伟继续吐着烟,自顾自地说着他的话,好象根本没听见孙强的责问。“哼!发现就发现了吧。这也是迟早的事。确认了就好。”说着,他吐了口烟,站了起来,仿佛下了什么决心。

    “你、你说什么……”面对孙伟那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孙强一时竟不知该如何说话,然而他知道,孙伟所说的一定就是他所猜测的事。

    “好了,我也不想浪费时间啦!”孙伟将脸凑近了孙强,“我今天来的目的只是想告诉你两件事。”孙伟的脸色依然那么冷酷,“第一,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杨璐,也就是你的继母,她已经是我的女人了。你最好放聪明点!”

    “什、什么!?”听到这句话,孙强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尽管他已经做好好了思想准备,“你、你胡说!你这个流氓,骗子!你……”

    “别这么激动,小孩子!”孙伟狠狠地掐掉手中的烟,将最后一口烟气吐到孙强的脸上,一把将正欲爬起的孙强推倒在床上。“我根本没必要骗你!想必刚才我们在阳台上做的事你应该看到了吧?那还会有假吗?哼!不怕实话对你说,你在楼下看的时候,我正把杨璐压在栏杆上一边操她一边看她表演**自慰呢!

    没想到多了你这么个观众,我一高兴就用棒子狠狠地捅了她几下,把她舒服得乱叫!”

    “住口!你、你胡说!”孙强的眼泪都快涌出来,多日来最可怕的猜测终于变成事实,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他还是觉得悲痛难奈。

    “今天你小子跟她跟得挺紧,多亏那个叫郑古的家伙,我才抓了个机会在阳台上搞她!好不刺激呀!哼!其实我还真的多谢你才对哦!你要知道,一边欣赏外面的风景,一边抱着她圆滚的屁股操着湿漉漉的**,简直爽死人了!”说着孙伟的嘴角一弯,露出一丝很难一见的笑容,当然,那是奸笑。

    “无耻!你这流氓!这不是真的……”孙强刚刚哭着爬起欲扑向孙伟,又被对方强有力的双臂推倒在床上。毕竟,十八岁的孙伟长得人高马大,力气比孙强大出不少。

    “老实点,小子!”孙伟的脸色重新变得冰冷,“如果你不想她听见,最好小声点!”

    听了这话,孙强当时就是一愣。

    “哼!你应该清楚杨璐的性格吧?她可是自尊心极强的女人,面子对她来说有时比命还重要。”孙伟继续冷冷地说道,“你的继母虽然做了我的女人,可据我猜想,她应该很不愿意别人知道这种事。尤其是亲近的人!如果让人知道了雍容高贵的她竟然心甘情愿地用自己的**和**愉悦丈夫以外的男人,让别人见识到她最丑陋肮脏的一面,那她的自尊心一定会崩溃的!到时,谁也说不清她会变成什么样。变傻?变疯?或者更严重?我可不知道。”

    这些话一字一句就像钉子一样深深地钉进了孙强的心窝里,揪心的痛使得他居然讲不出一句话来。的确,他太熟悉杨璐的性格了。如果事实真如孙伟说所,像杨璐那样传统而自尊的女人就算自尽也不会让别人知道她的那些丑事的!

    “所以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第二件事:假装不知道。明白吗?”孙伟说完直起上身,“如果你不想破坏现在的平静,让她得以继续保留面子做人,就不要声张,懂吗?不仅如此,你要装得越傻越好,不能让她有一点怀疑!”孙伟拉了拉变皱的睡衣,“表面上,我们都要恭恭敬敬地对她,让她继续保持着威严做我们的家长;背地里,她就能继续放放心心地做我的女人。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你……你……无耻!”孙强的脸色铁青。可面对这样的现实,他几乎失去了任何信心。

    “哼!别那么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干脆,今天我就让你彻底死心吧!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孙伟从睡衣口袋里掏出一块乳白色的布条来,并将这布条在孙强面前晃了几晃。仔细一看,孙强才发现,那是一条女式紧身内裤。这条三角形的女内裤样式很简单,通体乳白色,没有任何花纹,惟独有些特别的是在裆部的正中间绣着一个线条简单的蝴蝶图案。还沉浸在愤怒和悲痛中的孙强勉强打起精神看了看这内裤。

    “看清楚了吗?这下看你还怕不怕,哼!”孙伟的脸上满是得意的神采。

    这是什么?这只不过是一条绣着蝴蝶图案的内裤嘛!孙强觉得很奇怪,又仔细地看了看,这只蝴蝶除了不同部位绣线的颜色有点不同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这是杨阿姨的内裤吗?你……”孙强觉得孙伟还是在故意气他。

    “哼!想都不用想,这内裤当然是她的!而且每次**前是由我亲自帮她脱下的!我现在问的不是这个!”孙伟得意地哼了口气,“我要你看的是上面的图案!”

    “什么……”愤怒中的孙强又是一愣。

    “什么?你、你小子连五彩蝶都不知道吗!?你……”孙伟显现出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来,好象很惊讶于孙强的“孤陋寡闻”。

    “五、五彩蝶?”

    “哼!算了……”孙伟赶忙收起那条女式内裤,将它塞进睡裤的口袋去,好象突然改变了主意,“总之,你小子给我老实点!”说着,他故做轻松地伸了个懒腰。

    “行了!我想我已经把来意说得很明白了。”孙伟潇洒地转过身去,面向房门,“我劝你还是老实点过日子吧!维持现状对谁都没有坏处。”

    “站住!”眼见孙伟就要离开,孙强喊了一句,爬下了床。

    “怎么?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孙伟继续背对着他,冷冷地说。

    “不!我不相信!我绝不相信杨璐阿姨会屈服于你!她根本不是那种人!”

    孙强忍着哭泣的冲动,尽量压低声音。“她一定是被你这流氓逼迫的!你这卑鄙的畜生!我一定要救她!”他恨得将牙齿咬得直响。

    “蠢货!我早说过了,你根本不值得我骗!你知不知道你那高贵的继母现在正在干什么?她现在正跪在床头,高高地翘着屁股等着我回去继续插她!”孙伟说话的语气几乎没有变化,“反正信不信由你!你说什么是你的自由,只要你不声张出去,我不反对你继续做阿q,哼!”说完,他向前走了两步。

    “如果你小子实在不相信我的话,我可以立刻带你到我的房间去偷看。”孙伟故意停下脚步,“你可以欣赏到她以最主动的态度和最高难度的姿势和我**的样子,保证你终身不忘!怎么样?如果你怕累着她,我可以建议她只采用女上男下的骑乘体位。不过,为了不让她发现你,你只能在后面偷看,只能欣赏到她淫荡的屁股,而无法看到她一边用毛茸茸的**吞吐着我的棒子、一边露出无比享受的笑容。可惜,可惜呀!呵呵!”

    “……”

    “怎么样?”孙伟停顿了数秒,“有勇气时就告诉我一声,我可以让你一饱眼福,也不枉我们堂兄弟一场。好了,她该等急了。再见。”

    说完,孙伟拉开房门,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怒,恨,悲、痛——孙强简直说不出一个字来。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一头便栽倒在了床上。

    ************

    一缕晨曦穿过窗帘的缝隙,静静地洒在了宽大的席梦思床上。

    武华新皱了皱眉头,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当他看清了天花板上不同的吊灯时,才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还在李茹菲的卧室里。他心中无由地一惊,倏地坐了起来,看了看身边那空荡荡的床位,感觉那被子下好象还残存着一丝温暖——李茹菲显然已经起床了。他轻轻地拉开了窗帘,外面已经天色大亮。

    武华新很想像从前一样快速地从被窝里跳起来,但是腰间那一阵阵酸意让他疼痛不已,令他感觉到身体快要被某种力量折断似的。而且手臂和大腿上的肌肉也异常酸痛,全身就象被抽了筋一般虚软无力。昨夜那连续五、六个小时的疯狂已经使得他精疲力尽。虽然他的心理和身体比任何同龄人都要早熟许多,但对于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来说,毕竟这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

    然而真正让他不安的并不是身体的虚弱。他现在最尴尬最担忧的,是如何去面对他的阿姨李茹菲。作为一个传统的女人,遭受了外甥粗暴的奸淫,经历了几乎一夜羞愧难当的性折磨、最后歇斯底里地陶醉在疯狂的**里,真不知今天早晨她是以什么立场从这大床上爬起来的,而他又该以什么态度去面对她呢?

    一想起昨夜最后时刻她那自暴自弃的迎合动作,武华新担忧而又懊悔不已:温柔矜持的阿姨现在是否正躲在什么地方偷偷地哭泣呢?她会不会因为昨天的折磨而异常痛苦甚至是精神失常呢?如果真是那样,简直就太可怕了!

    可是现在他没有看见李茹菲,根本不清楚她的态度,所以,想得再多也没有用,还是赶紧起床吧!

    “菲姨,你在哪!?”内疚地在心里喊了一句,顾不得浑身的疼痛,武华新掀开被子,迅速地下了床,套上拖鞋,来到客厅里。

    客厅依然很安静,空无一人。武华新正在焦急,忽然闻到了一阵香味——那味道来自厨房!

    不知怎么的,闻到厨房里飘来的温馨的食物香味,武华新那颗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

    “一切正常!”他欣喜地想,“至少菲姨还没有打乱她的生活规律,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尽管心里有几分喜悦,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走进了厨房。

    只见李茹菲身着一套严谨的粉红色洋装短裙,静静地站立在洗碗池前,默默地洗着盆子里的碗碟,她的背影看起来还是那么娇柔而刚毅,充满了柔美,而又透出一份强烈的不可侵犯的尊严感来。

    武华新一阵心虚,不敢多看她。他低着头来到饭桌边,轻轻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他的位子前已经摆上了牛奶、面包和鸡蛋。他看了看李茹菲位子前的桌面,上面只剩下一个干净的空盘子。显然,她已经吃完早饭了。

    “姨……”武华新话到嘴边,却又没敢继续说下去,心中慌乱不已。

    听到声音的李茹菲立即浑身一颤,而后继续洗着碗,从动作上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

    整整三分钟,李茹菲都没有转过头来和他打招呼。武华新的心顿时变得忐忑不安起来。他勉强抑制住内心的失望和慌乱,低下头,囫囵吞枣般地猛吃起早餐来。他知道,李茹菲的内心一定和她现在平静的外表完全不一样,她一定还在为昨晚的事而悲痛。

    于是厨房里出现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场面,一边是李茹菲低头站在水池边黯然地洗着碗,一边是武华新埋着头心虚地吃着不知味道的早餐。房间里一片安静,静得让人心慌。

    时间就这样在尴尬中走过了十多分钟。

    忽然,李茹菲咬了咬嘴唇,放下手中的碗碟,转身向客厅走去,并与武华新擦肩而过,然而她的眼睛始终没有看他。

    武华新愣愣地坐在原地,沮丧地听着她离开的脚步声。

    客厅里传来换鞋的声音,然后是门的枝扭声,武华新明白,那是李茹菲拿挎包的声音。

    难道她真的就这样出去了?她真的连一句话都不愿和他说吗?天哪!对于平常温柔亲切无比的李茹菲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的!

    武华新的心情已经降到冰点,他慌张地站起来,转身向客厅想说些什么,却没敢开口。

    他知道,世界末日也许马上就要到了。他,已经被他最可亲的人抛弃了!然而,这完全只能怪他自己!遭受到自己最疼爱的外甥非人的奸淫,她还能这样镇定地站在这里,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可是就在这当头,已经穿上鞋踏入玄关的李茹菲忽然停下了开门的动作,而是静静在站在门边,几乎是思考了半分钟,她的嘴里终于说出一句话来:“赶紧吃吧!别迟到了。”

    而后她用力打开门,快步跨出大门,背过手,头也不回地带上门,随着“喀嚓”地轻轻一声,大门被关上了。

    武华新愣愣地站在那里,根本说不出一句话。他的心突然变得冰凉无比。

    难道李茹菲真的不肯原谅他吗?他所犯下的错误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

    上午十一点,跃龙中学的大操场上人声鼎沸,上体育课的学生们在进行着各自的活动。

    “你说的……应该不是真的吧?”武华新双手垫在后脑勺下,双腿大开地躺在小型足球场柔软的草皮上,一边思索着一边说。

    “哼!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与他躺在一起的孙强皱紧了眉头,红肿着眼睛,显然哭过很久了。“那些不可能是我的幻觉,而是明明白白的事实!她太让我失望了!”他的口气充满了无奈和悲伤,话语中夹杂着抽泣。

    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里,武华新和孙强这两个死党碰在一块,孙强毫无保留地将杨璐的事告诉了武华新。作为最好的朋友,他们两之间几乎无话不说。原本因李茹菲的态度而心事重重的武华新,看到好友比他还难过,只得将自己的痛苦暂时放在一边。

    听着孙强诉完苦水后,武华新也觉得不可思议。当然,他很想问问孙强为什么会有如此激烈的反应。不过即使不问他也能明白孙强对杨璐的心意,因为武华新自己对李茹菲也有着同样的感情——那是一种超越亲情的感情,还夹杂着一丝毫无恶意的**。

    不过武华新还不敢将自己对李茹菲所做的事讲出来,而孙强却敢大胆说出他的烦恼。这一点上,武华新觉得自愧不如。

    “如果不是你亲眼看见,打死我也不相信杨璐阿姨是那样的人啊!”武华新难以置信地摇了下头,“我认识她应该也有几年了吧。根据我的观察,她是个正直而敬业的教师呀!从人品上看,她应该也是个严肃而自尊的人。那种不自爱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她身上?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绝不是误会!这都是因为那个孙伟!”孙强突然咬着牙恨恨地说道,“肯定是他对杨姨做了什么,他夺走了那个可敬可爱的杨姨!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畜生的!”

    “你确信……”

    “当然!我的杨姨绝对是个正直的人!”孙强含着泪坚定地说道。

    “唉……”武华新也不知该安慰他什么才好,两人陷入沉默。

    “阿强呀,你说的那只蝴蝶……”许久武华新才开了口。

    “哦?蝴蝶?”

    “对。你别不高兴,我刚才一直在思考你所说的那条内裤,还有,那只五彩蝶。”武华新思索着说,“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呢?听起来好象孙伟很在意那只五彩蝶呀!”

    “可……可我觉得,那只是一条普通的内裤呀!一定是孙伟那混蛋故意用杨阿姨的内裤在向我示威!”孙强伸展开四肢,茫然地对着天空,“至于那只五彩蝶,四扇翅膀和躯干分别用了五种颜色的线条绣出,也是很普通的图案,根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嘛!”

    “可孙伟为什么要在那种场合如此强调那条内裤呢?是不是那个蝴蝶图案隐藏着什么特殊的含义?”武华新内心不禁疑惑起来。

    “哼!总之,我饶不了那个畜生!”孙强愤怒的声音打断了武华新的思绪。

    武华新正想说话,冷不丁他们的耳边忽然传来一个令人异常讨厌的声音。

    “嘿嘿!你们在说谁是畜生呀?”

    一听这恶心的声音,武华新和孙强不用看也能猜出是谁来了。他们从草地上爬起来,故作懒散地转过身去。那个一百七十五公分高的个子兀然出现在眼前,果然是他——吴霸天。

    “老师叫大家自由活动,你们两个却躺在这里晒太阳,还在背地里说谁的坏话,也不怕我告老师去?”仗着自己是体育委员,吴霸天一脸坏笑地说道。

    “我们做仰卧起坐累了,顺势躺着休息一会,再聊上两句,应该不算违反纪律吧?”武华新爱理不理地回答。

    “哼!你们两能聊什么?上体育课就要有上体育课的样子!”吴霸天眯起眼睛,露出霸道的表情。由于他的个头在初一学生中的出类拔萃,他早习惯了用蛮横的口气对同学讲话。

    “我们走吧。”武华新不想再和这个家伙纠缠,拉起孙强的袖子就要离开。

    他早就厌恶了这种狐假虎威的人,更不想与他多待一分钟。

    “等等,别急着走!”吴霸天忽然扯住他的衣服,“我有点事,想和孙强聊聊!”

    “你扯我干什么?”武华新正色道,“我和孙强现在没时间,改天吧……”

    “是呀,我和你没什么可说的。”孙强帮着武华新甩开吴霸天的手后,转身要走。

    “我想和你聊聊杨璐老师的事情,不知可不可以呀?”吴霸天不紧不慢地说道。

    武华新和孙强顿时愣在当场——杨璐?尤其是孙强的心,更是突然加快了跳动。在这样敏感的时期提到杨璐,不能不让他紧张。

    难道这个坏家伙与杨璐有什么瓜葛?或者更糟,他了解到杨璐的那些事了?

    “我说的可是孙强的继母,初三年级的那位美女杨璐老师哦!嘿嘿!”他一脸阴笑地看着孙强与武华新惶恐而疑惑的脸色。

    “你、你……到底想说什么?”孙强的胸口开始剧烈起伏。

    “其实也没什么……”吴霸天四下看看,确信操场没有人注意他们后,歪了歪嘴笑道,“像她那样一脸正气但却身材惹火的成熟少妇,难道不能聊聊吗?”

    “住口!不许你再用脏话玷污她!”孙强怒气上涌。

    “哦?我只是用脏话玷污而已嘛!何必这么生气?如果有的人用……”吴霸天笑得更加阴险。

    “用、用什么!?”

    “用……我只是胡乱说说,你千万别当真啊,如果有人用……用手,或者其他身体部位来玷污……不知……”

    “你这混蛋!你在乱说什么!”孙强几乎抑制不住冲动,要不是武华新使劲拽着他,他肯定已经冲上前去扑向吴霸天。

    “我都说了,我是乱说乱猜测的嘛!你看你……”吴霸天继续冷笑道。

    这些话,却让武华新震惊不已。他也只是刚刚从孙强嘴里听到杨璐与孙伟的事,而且这绝对是不能对外宣扬的秘密,然而这个身为外人的吴霸天却好象已经对该事了解得一清二楚了!难道他真和这事有什么牵连?想到这,武华新不禁为杨璐现在的处境担忧起来。

    “好象你们都不高兴了?嘿嘿!”吴霸天的态度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那我们还是改天再聊吧!”

    武华新一时也被他这奇怪的态度给蒙住了。这家伙不是要和他们过不去吗?

    怎么立刻说走就走了?不过他敢肯定,这个吴霸天肯定知道什么内幕。他本想叫住对方,可转念一想这样不妥,于是转头看了看孙强,而孙强似乎也深陷疑惑,对吴霸天的离去好象没有什么反应。

    武华新眼光往后一飘,这才发现远处他们的班长的陈新婕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注视着他们的举动了。这大概就是吴霸天忽然改变主意的原因吧。

    吴霸天走出三米远,忽然回过头来,眯起眼,以能让他们听见的最小音量说道:“杨璐老师下面的那颗痣,可要保护好呀!嘿嘿!”说着,他便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这句使人如在云里雾中的话,却好象雷电一般劈得孙强浑身不住颤抖。

    因为只有他才明白这句话的内涵!

    那次无意间的偷窥,使孙强有幸一睹杨璐下体的无限春光,虽然只有短短数秒,但杨璐那神秘而性感的**,却给孙强留下了永难磨灭的印象。在孙强的记忆中,杨璐右大腿的内侧有一颗黑痣,离她那乌黑茂盛的阴毛只有两三厘米的距离。

    刚才吴霸天所说的黑痣,难道就是杨璐右大腿内侧的那颗黑痣,那颗离她的生殖器仅有两三厘米之远的黑痣!?

    连自己这样与杨璐朝夕相处的人,也只是幸运地通过万分之一的机会才了解到的绝对秘密,而那个身为外人吴霸天居然……

    天哪!孙强差点就晕倒在草地上。( 熟女的悲哀 http://www.wxxs5.com/3_3820/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