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麻烦情妇 > 正文 第一章
    雷震涛倚在他个人的大床上,让邵依依的小手爬呀爬的,在他身上漫游。

    “涛,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雷震涛半闭的眼睛立即睁开,“依依,我可没承诺和你结婚。”他嘴角微掀,漾出一个冷淡的笑,声音更是冰冷得吓人,“我们只是各取所需,我需要一个替我暖床的女人,你需要一个满足你饥渴的男人。”

    同样躺在床上的娇艳女人,深深惊喘,满脸通红,“你把我说得好淫荡,雷震涛,你该死,你自以为是什么东西、我要教我哥把你剁成肉酱!”她怒吼的恐吓,立即半坐起来。

    邵依依的威胁,雷震涛只觉得很无聊.他摊手道:“那你去告诉你那个好继兄,我也会告诉他……”雷震涛不怀好意的侧过头,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你邵依依跟多少男人上过床,恐怕连街头的流莺,还比不上你的纪录。”

    邵依依脸色一白,速度惊人的改变策略,妖声嗲道:“涛,咱们要是撕破脸……”她话还没讲完,后领便被人一提,把她抬到地毯上,使她忍不住惊叫。

    邵依依可怕的尖叫声,穿透雷震涛的耳膜,他反射性跌起身,以为什么大敌来临,却见到眼前一副怪异景象——一位全身黑衣劲装的辫子少女,把几近一丝不挂的邵依依拎到地毯上,还声色俱厉的大喝“滚开,以后服侍老大的职位,就由我代理。”

    姜绮柳抬头望向雷震涛,送了一个魅力无穷的秋波给他,“嗨!雷震涛,我先自我介绍,我叫姜绮柳,现在人生目标,是当上你的情妇。”

    雷震涛膛目,不敢置信眼前这位长辫子女孩的人生目标,竟然是当上他的情妇?!

    纵然内心吃惊,但长年训练仍让他不动声色,“当我的情妇?“他嘲讽的把姜绮柳从头看到脚,“我没有恋童癖,姜绮柳,对于那种扯扯耳朵就哭的小鬼头,抱歉,我没兴趣。”

    姜绮柳皱皱鼻子,眼光往下望邵依依丰满的曲线:“真是可怕,竟然有人喜欢乳牛的身材。”她摇了摇头,向雷震涛顽皮的眨了个眼。“原来你喜欢乳牛般的触感。”

    她的表情是如此调皮,令雷震涛有种想笑的冲动,但是他硬生生的压了下来,而在地毯上的邵依依一跃而起,扬起手掌,就要给姜绮柳一耳光,以报姜绮柳适才的暗讽。

    “真讨厌,为什么四处都有发疯的母狗?”姜绮柳喃喃的抱怨,微微低头,闪过邵依依的耳光,同时伸出拳头,重重击在邵依依的腹部。

    邵依依的眼光有不信、有惊诧,随即础软软瞪在地毯上,完全失去知觉。

    姜绮柳微笑的望向站在床边裸着上身的强健男子,“雷帮主,我们移驾一谈,可以吗?”

    雷震涛的脸阴沉了下来,这个少女不止有胆量而已,从刚才她的身手看来,她的武技也很不错,她是敌是友,的确有观察的必要。

    “好!就到前头客厅谈。”

    一行至客厅,雷震涛外表懒的坐进沙发,实则他内心充满防备。

    姜绮柳除下黑手套,“雷帮主,我长话短说,我想当你的情妇。”

    在卧房里,因为灯光昏昏暗暗的,他并未看清眼前少女的样子,现在在光线照耀下,他看到一个好似洋娃娃般美丽清纯的女孩——一个让人捧在手心宝贝的可爱娃娃,不过在很久以前,他就学会别让人的外表给蒙骗。

    “很有趣,姜绮柳,有人说过你不懂含蓄吗?”他交叠双脚,微微冷笑道,充分了解自己此时所散发出的气势。

    姜绮柳一扬头,不甘示弱的回报他同样程度的冷笑,“有还不少。”

    雷震涛大笑,“有趣,真的很有趣,请问你是怎么通过我的大门警卫?”

    “喔!我想他头上肿了个包,可是我担保他死不了的”

    “再请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如何不触动屋内的警铃,而上楼来到我的房间?”雷震涛须臾间变得面无表情,冷冷的问。

    姜绮柳打个哈欠,无聊道:“凭什么我要回答你的问题?我可不是你那些对你唯命是从的手下。”。

    “我又凭什么得收你当我的情妇?我对未成年少女没有兴趣。”

    姜绮柳泛出逗人的微笑,“如果我说就凭我的身材比刚才那个女人好呢?”她笑得更美,“我保证我也能让你享受到乳牛般触感。”

    雷震涛的唇抿成一直线,“目的是什么?”

    姜统柳靠近他,在他眼前竖起一根手指头:“目的是这个,一亿元。”

    雷震涛别开她的手,手指轻轻抵在她的锁骨,又似又似污辱般滑下至她的小腹,“女人的身体,值不了一亿的,就算你再美、床上功夫再好,仍然不值得这个价钱。”

    姜给柳拍开他的手,展露出一个自傲的笑容,“别拿我和别的笨女人相比,我绝对值这个价钱。”

    “是吗?”雷震涛斜倚在沙发上,几乎要欣赏眼前的少女,她很有个性,也很有说服力。

    但是他最欣赏的,是她顾盼中的狂妄,目中无人的笑容,跟展现在她脸上的傲慢,他从未见过任何女人有这种特点,更逞论一位

    洋娃娃般的少女。

    这个美丽的少女,是他一生遇见的最大刺激,而他向来无法拒绝刺激。

    “可以请问你这一亿元的用途吗?”

    姜练柳的声音突然低沉了下来,“为了我母亲,她快死了,除此之外,不便奉告。”雷震资开怀畅笑,宽大的客厅里,回荡着他充满讽刺的大笑声,“好个肥皂剧里的烂情节,剧中的女主角不是都该柔弱的哭泣、卑微的企求吗?姜绮柳,你的角色未免演得太失败了点。”

    对于雷震涛嘲讽的话语及笑声,姜绮柳弯起嘴角,“很抱歉、我不喜欢摇尾乞怜,那不符合我的style,而且以我的能力,我并不需要向别人乞求。”

    燃起一根烟,雷震涛那特出的容颜,在烟雾中朦胧,实在很难令人相信,他是黑道有名的帮主之一、他展现一抹稚气的笑,更让他英俊脸孔,散发出令人心折的英气,“难道你现在不是在求我吗?”

    “我是,这大概是我这生唯一的例外。”姜绮柳做出个伤心的手势,“我一世英名大概要毁了。”

    雷振涛扬头大笑,今晚的笑声是他首次不带任何利人的尖刻。

    姜绮柳满意谍着他低沉雄厚的笑声,觉得自己很喜欢这种爽朗笑声。

    “姜绮柳,你真的很有趣,但是我还是不会收你当我的情妇的,而且我手头也没有一亿,看来你是白走这一趟。”他站起身,正要送客,姜绮柳反倒一屁股坐到沙发上。

    双眼狡诈的望向雷震涛,她明白自己得下重药,才能让雷震涛真正注意到她,虽然很有可能会造成反效果,但是这的确值得一赌。

    “周诗伟,七岁时父亲经商失败,遂纵火烧自宅,他目睹整个过程后由‘驰雷帮’帮主雷云天收养,改名为雷震涛,二十岁就并收‘玫瑰帮’,才能令人利目相看。”她微笑看着一脸吃人表情的雷震涛,“还需要我再详述吗?雷震涛帮主。”

    雷震涛脸孔转为冰冷,他将烟捻熄,“我不喜欢有人探查我的过去,纵然对方是个如洋娃娃般美丽的少女,我还是会有将她白细颈子掐断的冲动。”他阴狠的微笑:“再怎么美丽的人,死在这种手法下,也会变得非常、非常的丑陋。”他缓缓吐出最后一句话,眼神射出恶毒之意。

    姜绮柳向后靠在舒适的沙发上,双眼光彩跃动、“我不止知道这些而已,我还有许多的消息。”她指指太阳,“藏在这里的资讯,会让你大吃一惊。”

    “例如……”雷震涛轻哼的问,口气盈满不信。

    姜绮柳优闲的低头检视着指甲,“要说‘请’。”

    “什么?”他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什么。

    姜绮柳笑意盈盈,“我是说你要有很礼貌的说‘请’我。才会说。”

    霎时。雷震涛傻了,这个少女真不是普通的有胆量,她竟敢用这种哄小孩的口气,教他要很有礼貌的说“请,这分明是不把他雷震涛放在眼里嘛!今天他要是不好好吓她,他就不叫雷震涛。

    他故意把她压进沙发,手恶意掐着她的脸颊,“小妹妹,老师没教你别在半夜闯进单身汉的家吗?”

    “少来,雷震涛,你唬不了我的。”她咧着嘴笑道。

    雷震涛揪住她的手,轻轻地她耳边道:“父母没教你别打扰别人‘办事’吗?姜绮柳。”

    姜绮柳笑出声音,“雷震涛,你连那种老女人都肯要,真不知道你‘办事’的水准在哪里。”她一双美眸盈着笑意,“你看看我,我比那老女人年轻漂亮,而且有头脑,我不止能满足你的,更能满足你的脑子,选我当你的情妇,你绝对不会吃亏。”

    “老天!你是在促销你自己吗?”雷震涛摇头,这个少女不止有胆量,她根本是胆大包天,照他的预料,她应该要吓得发抖,而不是谈笑风生的推销她自己。

    他装出迫不及待、欢火焚身的表情,这总该可以吓倒姜绮柳了吧?“你搞清楚状况,我是说要强暴你。”

    姜绮柳大笑,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只见她一手拉住雷震涛厚实的大手,按在自己上下起伏的,对他顽皮的努嘴,“那你快上啊!”

    再一次,雷震涛愣了半晌,姜绮柳这个少女怎么不惊恐?怎么不赶快逃离这里?到底是他威胁得不够彻底,还是姜绮柳脑子有毛病?瞧她还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

    “你……”雷震涛根本不晓得自己要说些什么。

    姜绮柳满脸堆笑,“雷帮主,我是不是要尖叫,还要一边喊不要?””

    一股挫败的怒火,从雷震涛心里燃起,他就不信自己一个大男人,吓不了一个洋娃娃般的小女孩,他粗暴的撕裂她胸前衣襟,蛮横的微笑,“你以为我在跟你说笑吗?姜绮柳。”

    姜绮柳不笑了,换上穷极无聊的表情,“真是无聊,输了就输了,何必要来真的,你是个输不起的人吗?雷震涛?”

    这段问话,让雷震涛低咒一句粗话后就放开了她,走至衣架前,随手抛给姜绮柳一件衣服,粗鲁的低语:“穿上它。”

    姜绮柳嗅嗅西装,便嫌恶的把那件西装丢到地板上,“喂!雷震涛,你怎么受得了那种恶叙腻的香水味?跟那种酒满恶心香水的女人上床,你不会想吐吗?”

    雷震涛几乎要怒火冲天,“那是我最喜欢的西装,我肯拿给你遮掩就不错了,你丢在地板上是他妈的什么意思?”刚才的败北,让他的心情恶劣到最高点:“还有,我不会想吐,满意了吧!”

    笑一笑,姜绮柳跳下沙发,毫不畏惧曾令许多男人退避三尺的怒火,一手推了雷震涛一把,“你吃了炸药了吗?炸药雷。”

    “别叫我炸药雷,你这个臭小鬼!”雷震涛发怒大吼,一张脸可怕得吓人。

    “我倒觉得挺名副其实,怎样?你不喜欢?”她逗他。

    雷震涛表情阴暗,“滚,我只说一遍,姜绮柳,你他妈的滚出我的视线。”

    姜绮柳站得更直,“我他妈的就是喜欢站在这里碍你的视线。”她语气平稳的道,“雷震涛,只要你收我当你的情妇,你叫我滚,我绝对不敢反抗,就连你放个响屁,虽然臭得要死,但我还是会捧场的大叫好香。”

    雷震涛瞪着她,只道:“你的比喻真是粗俗得不堪入耳。”

    “难道你不放屁吗?炸药雷!”姜绮柳掩着嘴大笑。

    雷震涛不甘不愿的也跟着笑了。

    “好多了,胜负乃兵家之常事,炸药雷,何必这么想不开?我需要一笔钱,而且我的确有这个本事帮你赚回好几倍的回收,如果你不收我当情妇,你会遗憾终身、抱恨而死。”她不死心再度强力销售自己。

    雷震涛挑挑眉,“有没有人说过你拽得让人受不了、自负得让人不顺眼?”

    “那些人早就受过教训,不敢再乱说话,因为惹得我不高兴,我通常会变得很暴力。”姜绮柳说笑似的回答。

    “我没钱,姜绮柳,我拿不出一亿,明白了吗?”

    姜绮柳皱眉,“我只明白你在说谎,雷震涛,你的家产几十亿,一亿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算是高抬贵手,施舍一点钱给我,况且你这几年,在歌唱界也捞了不少钱。”她眼神带满狡猾,强调的低语“你不是有一只会生金蛋的公鸡?雷老大!”

    雷震涛变得漠然,双手僵硬垂至身旁,眼神冷寒的望向身前的姜绮柳,“我讨厌恐吓,但是你似乎知道不少。姜绮柳,我忽然觉得洋娃娃实在令人厌恶,你何不像你这个年纪所该有的样子,然后乖乖走出门,然后乖乖走出门,并且忘掉所有今晚蹈话,我保证不会找你麻烦的。”

    在他眼前的姜绮柳,作假的大叹口气,“只要你收我当情妇,我保证我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向任何人广播……嘻嘻……那个名闻台港,全亚洲最受欢迎的男歌手,不止是你最好的朋友,还是那个神龙不见尾的‘龙’,更是你们‘驰雷帮’第一号杀手及保镖,这不是会让整个新闻界为之沸腾的好消息?当红歌手与黑道勾结,多好玩!”

    雷震涛瞪着她,眼中的火花足以让姜绮柳全身起火燃烧,他嘶着声问道:“真是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姜绮柳,当我的情妇有什么好处吗?我付你一亿当遮口费,但是我不需要你当我的情妇。”

    姜绮柳头像搏浪鼓似的摇头,“我没有威胁你的意思。”这当然是谎话。

    冷笑是雷震涛唯一的回答。

    姜绮柳紧张凋舔嘴角,希望自己没有把雷震涛逼出界线,毕竟猛虎出押是极难料理的,“雷帮主,我也不喜欢恐吓人,但人总有例外,不是吗?”她小心翼翼的试探。

    凶狠的蹙紧眉头,雷震涛不悦的冷笑,“而我是那个例外吗?”

    姜绮柳试图挤出个甜美的微笑,“没错,雷老大。”

    姜绮柳似乎心情非常恶劣,他踏前一步,捉住她的肩膀,眼睛毫不留情的迎视她娇的脸孔。

    “你知道吗?姜绮柳,我非常非常的生气,第一,我不喜欢被恐吓,第二,我痛恨失败,而你把这两件事做得完美极了,该死的,你惹得我十分火大。”言下之意已有答应的意味存在。

    姜绮柳笑了,再度回复好心情,“雷帮主,你放心,我们会是一对超级拍档。”她昂首轻轻一笑,“一切都在控制之下。”

    是的,一切都符合她的计划,虽然使出威胁手段有些卑鄙,但是事情顺利得让她想大叫一欢喜得大叫。

    她刚才还着实担心雷震涛会一口回绝,想不到雷震涛虽然极为愤怒,但是他毕竟不是傻子,他已经渐渐软化,只要她再加一把劲,雷震涛一定会答应。

    雷震涛威胁似的大力按住她的肩膀,“好一个都在控制之下,姜绮柳.你以为一切会乖乖照你的计划进行吗?喔!不用抗辩,我可以看见你眼光里的志得意满,所以你说什么都没有。”

    姜绮柳眼睛睁大,因为雷震涛突然间抱紧她.他低沉的声音带满懊恼,而我最生气的第三点原因,是你这个恐吓我、激怒我的美丽少女,我竟然觉得你不可抗拒。”

    姜绮柳觉得自己全身发热,事实上这个告白真是出乎人意料之外,她安抚道:“雷帮主,我想这一切……”

    她的话说不出口,只因雷震涛已低下头热烈的亲吻着她,他的嘴挑逗的捉弄着她。

    她实在不该感到晕陶陶,但是她不得不承认雷震涛真的很会吻人.虽然她没有别的经验可供比较,不过……总之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男性魅力,她的脚软得几乎站不住。

    雷震涛突的轻轻咬着她的唇,“老天,你好甜,虽然有一点点青涩、一点点害羞,但是仍令人回味无穷。”

    姜绮柳紧勾住他的臂膀,不敢相信的喘气,“我猜你再多吻一会,我就会拜倒在你的西装下。”她半带惊叹的实话实说。

    雷震涛闻言放声大笑,“如果我再多吻你一会,我们可能会缺氧而死。”他笑得更开心,眉目之间满载笑意。

    “不过仍要多谢你的赞美,它大大的满足我的男性自尊,虽然它刚才因接受恐吓而伤痕累累。”

    她没想到他竟然有幽默的一面。“喂!你说俏皮话,还真不是普通的怪异。”

    “所以我们跳过这一段,直接上床如何?”雷震涛满含兴味滇议着。

    姜绮柳挑挑眉.“你还真说得出口,瞧你一副热衷魂的色情样,有没有梅毒之类的毛病?”她上上下下检视他一遍,眼光不免有些调侃,“毕竟从你吻功功力看来,你不知对几百个女人下手过。”

    对她又贬又讽的话,雷震涛再度点起一根烟,“你讲话可真不含蓄。”

    姜绮柳耸肩,不以为忤,“我不喜欢矫揉造作,你看到的我,就是真实的我,没有任何虚饰及伪装。”她抿嘴一笑,“如何?对我还满意吗?我希望自己能做个让你满意的情妇。”

    胆大、狂妄,又带着目中无人的傲慢,这个名叫姜绮柳的长辫子少女,身上没有璀璨的珠宝,脸上没有掩盖的脂粉,她就单独一袭黑衣站在他面前,却让他觉得她比任何女人都要闪亮动人,他大概是着魔了,才会真的考虑收她当情妇。

    “解开你的辫子给看看。”他低语命令。

    姜绮柳无所谓的摆个手,“可以是可以,但是等会绑起来大费周章,胳再看行不行?”

    “你现在已经是我的情妇,听我的命令更能讨我的欢心。”他轻轻晃了一下,“同意吗?”

    “那你一亿元先给我,这张地图载明你钱该拿到什么地方给我。”她递给雷震涛一张地图,上面注明地点及时间。

    雷震涛看也不看的便收下地图,“成交!”他拨开垂在额前的发丝,“快啊!我正在等!”声音中不无傲慢。“等我收到你的钱后。我才是你的情妇。雷震涛,你先别忙着命令我,同意吗?”她以同样傲慢的口气,回复雷震涛。

    “你几岁?”雷震涛对她无礼的回话,皱了下眉,看来这小丫头绝非像她外表一样温煦,收为情妇,实在非常不智,他开始有些后悔,毕竟最近是他帮内的多事之秋,再加上这个行事大胆伶俐的姜绮柳,不知到时会乱成什么模样。“十九。”

    雷震涛走向酒柜,打开柜子,“好年轻。”拿出酒杯,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她,“庆祝你成为我的情妇。”姜绮柳拿起酒杯,轻啜一口,“你也不老,雷帮主,如果我没记错.你也才二十六岁而已,既有人才,又有钱财,还是一帮之主,真是少年得志。”她看进他眼里。

    “你为什么对我这个人这么清楚?姜绮柳。”雷震涛的声音变了,变得温暖缓慢,令人心灵感觉平静,好似要坠入声音的温柔网中,姜绮柳不禁有些晕然。

    毫无预警的,她拿起口袋里的小刀,深深朝自己手憎中肉多的地方划下去,血立即流了出来,而疼痛使她全身微微一顿,神智回复清明。杯子的酒泼湿了雷震涛的手指,他带着颓丧及饮佩的看着姜绮柳,她利用的伤痛躲过他的催眠问话,这小丫头不是简单人物。

    “我不想被套出任何话,只要我一收到你的钱后,我会立即来找你,在此之前,你休想从我口中套出任何话,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就是我叫姜绮柳,十九岁,想要当上你的情妇,除此之外,你从我嘴巴里掏不出任何消息。”姜绮柳虽然笑容满面,但是身上所散发出的强悍却呼之欲出。

    雷震涛把酒杯轻盈的放下,表情变得漫不经心,“你怎么知道我会一点催眠术中?”

    “我早就告诉你,我脑子里的资料会让你大吃一惊,相信了吧?”姜绮柳仍是一派笑盈盈的,丝毫不为臂上伤口帝痛而有所改变,“顺便告诉你,我还知道当你表情变得漫不经心时,通常代表着你有更大图谋,所以……”

    “所以……”雷震涛接下她的话。

    “所以我最好快点走人,炸药雷,我相信你内心已有逮我的坟墓,我可不想让你美梦成真,拜拜。”

    说完她即穿过走廊,迅速走入书房,然后跑进阳台。好像这栋屋子她从小住到大般熟悉,接着沿着粗绳来到一楼。姜绮柳的速度是如此之快、雷震涛根本没想到她说走就走不到三十秒她已经收起工具箱站在楼下树丛对他做出胜利的手势,看得他差点呛死。“姜绮柳!”眼见她掉头就要走了,,雷震涛赶忙唤住她。

    “做什么?雷老大。”她停步问。

    他问出自己心里最大疑问,“你刚刚为什么认定我不会强暴你?”

    姜绮柳悦耳的笑声,掺杂着她气死人的话,“你听过有人要强暴女人,还事先对那个女人说我要强暴你吗?搞什么?耍白痴吗?”言下之意,雷震涛就是那个白痴。

    雷震涛醒悟过来,立即虎吼道:“姜绮柳,你给我站住!”

    树丛里传来娇笑声,“炸药雷,先别忙着对我丢炸药,我三天后会去找你,如果你三天后没照地图拿钱给我,你就等着和你的好朋友,上报纸吊头新闻吧!bye-bye。”说完一溜烟就不见人影。

    好一会,一个人影靠近他,雷震涛叹了口气,“来晚了,龙,我本来还期望能留她久一点,好让你帮我追踪她住在哪里,想不到她非常精灵,一觉得苗头不对,立刻掉头就溜。”

    一个沙哑有滋性的声音回答;“她知道酒柜有机关吗?”

    “也许知道,也许不知道。不过你替我查查看这栋屋子的仲介商之类的,这栋屋子才刚交屋,连我都还搞不清楚阳台在哪里,她却一口气跑到阳台,这是不是太过诡异一点?”

    龙飞天点点头,他英俊相貌关掩在阴影里。

    雷震涛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道:“可以查出最近有一位姓姜的四、五十岁妇人要动大手术,并且需要用到上亿元的钱吗?”

    “可以。”龙飞天拢拢额前的黑发.一举一动无不流露出巨星本色,他的唇抿着,不久才道:“雷,有什么不对吗?那个人是友是敌?”

    雷震涛微笑,“我觉得她可能是个麻烦,她竟然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

    被阴影掩住的眸子,一刹那间发出冷厉闪亮的光芒,“需要我特别处理吗?”扬起一手,雷震涛回道:“你不要插手,她是我的麻烦。”一个有趣而恼人的麻烦!雷震涛想着,思起姜绮柳的胆大妄为,及她要命的威胁。

    没错.这个长辫子少女是个大麻烦,一个令他又爱又恼的麻烦人物、也是他即将上任的最新情妇。( 麻烦情妇 http://www.wxxs5.com/3_3821/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