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极道风流娱乐至尊 > 正文 第004章:美人柔情,暗下狠手
    站在油麻地中学的教学楼上,可以清晰地看到对面车辆来往如梭的街道。隔了几条街,就是香港著名的景点,大陆游客必去的购物地点之一——庙街。

    庙街位于香港九龙油麻地,是香港一条富有特色的街道。很多电影都曾以该条街道取景。庙街以售卖平价货的夜市而闻名,被喻为香港的平民夜总会。

    叶飞还像往常一样,下课的时候,经常一个人默默地走到教室外面,趴在走廊的栏杆上孤独的看着远方,那英俊的面孔、那忧伤的眼神,,常使得无数的少女怦然心动,内心深处也为叶飞的贫穷的家境惋惜。其实大部分人都有与人为善的本意,特别是入世未深的学生,虽然慑与卫风的威,但同情心总是有的,就算是对叶飞横眉立目的周童,也是对叶飞的不解风情恼羞成怒,才由爱生恨。

    这几天过的还算平静,班主任刘丽也不再故意找叶飞的麻烦,卫风似乎也收敛了许多,但叶飞内心深处总隐藏着一种深深的危机感,前期的屈辱记忆一点点在叶飞的脑海里浮现,卫风这个名字就像一根鱼刺一样,牢牢的扎在喉咙之上。

    “阿飞,想什么呢?”李强在身后拍了拍叶飞的肩膀,笑眯眯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着,下个学期,就高三了,也不知将来会怎样?”叶飞转过头,笑了一下说道。

    “那还有什么好像的,你成绩哪么好,当然升大学了,你不是一直想进香港中文大学吗?传说中,那里美女如云,是无数男人心中的天堂啊!”李强一边说着,一边露出猪哥一样的目光。

    叶飞哭笑不得的说道:“我进中大可不是为了泡妹妹,也不知你脑子是怎么想的。”稍稍停顿了一下,用手指轻轻的敲打着栏杆说道:“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我想早一点帮帮家里,大学的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唉”李强也跟着叹了口气,自己家里的情况,实在也帮不了叶飞太多。

    远处街道上汽车的喇叭声传来,是哪么的刺耳,搅得人心烦。站走走廊上倾听,如泣如诉、缠绵悱恻,如同祥林嫂的歌声。两人一时都陷入了沉默,好像淹没在了这歌声之中。

    “阿飞”李强咳嗽了一声,打破了两人的沉默,“我知道你忘不了杜芊芊,我也不知道是对是错,”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这是她给你的。”

    叶飞接过纸条,展开是一行清秀的小字:“放学后,我在场等你,不见不散。——芊芊。”叶飞合起纸条,一阵沉默,虽然此叶飞早已不是彼叶飞,但在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渴望,这个被以前的叶飞朝思暮想的女孩,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下午上的是刘丽教的英语课,叶飞毕竟还有一些底子,学起来并不觉得吃力,认真听了一会,脑子竟想起了以前自己读大二的时候,同样是英语课,诺大的教室里,实在是没有几个认真听的,当时的英语老师叫王佩,刚刚研究生毕业,其实也比大家大不了几岁,看到大家的状态,莞尔一笑,就不再上课,教我们学唱起了优美的英文歌曲。虽然过了五年,叶飞还清楚的记得歌曲的名字《yesterdayoncemore》。

    wheniwasyoung,

    i-dlistentotheradio,

    waitingformyfavoritesongs.

    whentheyplayedi-dsingalong.

    itmademesmile.

    thoseweresuchhappytimes,

    andnotsolongago.

    howiwonderedwherethey-dgone.

    butthey-rebackagain,

    justlikealong-lostfriend.

    llthesongsilovedsowell.

    everysha-la-la-la,

    everywo-wostillshines.

    everyshing-a-ling-a-ling,

    thattheyrestartingtosing,

    sofine.

    whentheygettothepart

    wherehesbreakingherheart,

    itcanreallymakemecry.

    justlikebefore,

    itsyesterdayoncemore.

    (shoo-bee-do-lang-lang,

    shoo-bee-do-lang-lang.)

    lookingbackonhow

    itwasinyearsgoneby,

    andthegoodtimethatihad,

    makestodayseemrathersad;

    somuchhaschanged.

    itwassongsoflove

    thatiwouldsingtothem,

    andidmemorizeeachword.

    thoseoldmelodiesstillsoundsogoodtome,

    astheymelttheyearsaway.

    …………………………

    优美的乐曲透着几分温情、几分忧伤,正因为昨日不可重现,所以我们才要更好的珍惜今天。

    一天的课程终于结束了,等到人都走光的时候,叶飞背起书包,一个人默默的走了出去。场上早已恢复了宁静,除了少数体育特长生还在加班训练,宽大跑道上已看不到几个行人。在场的西北角是一小片椰子树,说下面长满了绿油油的小草,四周还放了几个石凳,因此这里也是热恋中的男女喜欢去的地方。

    西边的太阳渐渐西斜,光线已不太刺眼。在椰子树下,叶飞看到了欧阳芊芊俏丽的身影。那青春健康的躯体,穿着合体的学生短裙,是哪么的令人心动。叶飞记得在零八年初的时候,上海曾经改革中学校服,那不分男女的蓬松运动装,改为韩国日本式的西服短裙,结果遭到了学生家长的激烈反对,最后不了了之。看到杜芊芊,叶飞才深有感触,制服诱惑害死人,如果校服改革之后,早恋的概率起码要提高百分之二十。再加上有岛国的经典a片熏陶,现在的学生都早熟的很那。

    “阿飞……”杜芊芊那俏丽的脸上现起了一丝红晕。一般来说,女孩子很少主动接近男生,如果她主动了,那肯定是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

    这点道理,叶飞自然懂得,如果没有卫风的横加干涉,估计两人早已成双成对,比翼双飞。最难辜负美人恩,自己会吗?

    叶飞也不知说什么好,就哪么深情的望着她。此时一切的言语好像都是多余的,一切尽在含情脉脉之中。

    “阿飞,你有想我吗?”杜芊芊扑到叶飞怀里,扬起头,呵气如丝的说道。

    “当然,在我心里永远都有你。”仿佛上天早已安排好,叶飞只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真情涌动。

    他们互相依靠着,就像童话里的角色。叶飞闻着杜芊芊紧身衣裙下面的体味,少女特有的,像盛开的玫瑰一样芬芳,像新鲜的苹果一样清新。

    杜芊芊感受到了叶飞内心深处的爱意,眼角浮现出了晶莹的泪珠。叶飞把脸贴过去,温柔的吻着杜芊芊的脸颊,上面的泪水咸咸的,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情人的眼泪,酸甜中透着苦涩。

    “我以后在也不会和你分开。”叶飞温柔的说。

    夕阳渐渐西斜,远处的天空在绽放着他最后的余晖。铁迹斑驳的铁栅栏。枝叶繁茂的桂花树。古典式的雕像。叶飞和杜芊芊在小区门口分别,杜芊芊想让叶飞上去,叶飞含笑拒绝。男人都有自己的底线,都有自己的尊严,叶飞不想去看欧阳芊芊父母的脸色,直到自己成为真正的强者。

    …………………………………………………………………………………………………

    九龙塘四季酒吧。

    伴着浓浓的夜色,霓虹灯变换着色彩,俊男靓女鱼贯而入,走进一扇环形的玻璃门,里面想起了刺耳欲聋的喧哗声。说实话,叶飞并不太喜欢这种迪斯科音乐,因为从骨子里叶飞是一个孤独的人,但酒吧暗淡的灯光,暧昧的气氛确实很和叶飞的口味,以前在深圳没少和朋友去罗湖那边的酒吧狂饮烂醉。在这里白天工作的压力才可以尽情释放,前后左右男男女女像波涛一样摇摆,一种暧昧放纵的感觉油然而生。

    四季酒吧在九龙塘非常有名,是年轻人交友约会的时尚场所。但叶飞今晚之所以来这里,却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目标正是卫风。叶飞知道卫风每到周末的晚上,都会和一帮狐朋去四季酒吧彻夜狂欢。因此,这里今晚将成为叶飞报复的场所,也许所有人都不会想到,一向逆来顺受的叶飞敢采取如此激进的报复手段。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直是叶飞和朋友下棋的谋略,用在其他方面,当然也会收到奇效。

    叶飞戴着墨镜坐在吧台角落里的高脚椅上,要了一瓶蓝带冰啤,目光扫过伴着音乐疯狂摇摆的人群,慢慢的啜着。

    叶飞惊讶的看到几个打扮另类的少女,穿着极度暴露的丝绸外衣,在萨克斯和鼓点震耳欲聋的伴奏下,张着抹得猩红的大嘴,夸张的扭动着腰肢,那相互之间亲密的姿势,叶飞不无恶意的想,难道她们是同性恋,那舞池里其他的男人就惨了。

    十点整,卫风在一帮马仔的陪伴下,醉眼朦胧中走出了包厢,叶飞心里一动,目光幽幽的注视着。酒吧里放着郭富城《百变倾城》,在欢快的舞曲伴奏下,卫风搂着一个满头红发的少女在疯狂摇摆。那红发少女穿着猩红色的长裙,全身如同火焰般燃烧,身上的首饰闪闪发光。卫风仿佛被她迷呆了,痴痴的随着红发少女摇头晃脑。一曲终了,卫风仿佛散架了似的,摇摇晃晃的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机会来了,叶飞邪邪一笑,拿起那瓶蓝带,装着有些醉意的样子,施施然走了过去。在洗手间昏暗的走道上,叶飞表情悠闲的靠在墙上,但紧攥着酒瓶的手心里,早已浸出了汗水,毕竟这种暗下黑手,发狠打架的事早已很久没有干过。

    终于,洗手间的门发出“咚”的一声,卫风摇晃着走了出来,就在他刚转过身往外走的一刹那,叶飞随手举起酒瓶,照着卫风的脑袋狠狠的砸了过去,只听见酒瓶的破裂声,卫风的身体应声倒了下去。叶飞檫去手上的水渍,走到卫风前面,掏出卫风口袋里的钱包,照着卫风的裆部一脚踢了过去。叶飞知道,这一脚下去,卫风不死也要躺两个月。

    外面的音乐又响了起来,这一次是法国的民歌《青春》,乐曲悠扬,缠绵中透着一丝温情。叶飞伸开双臂,跳着自创的绅士舞,迈着音乐的节奏,穿过纷乱的人群,飘然走了出去。( 极道风流娱乐至尊 http://www.wxxs5.com/3_3829/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