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情欲潘金莲 > 正文 第四章:西门庆旧情复燃
    话说吴庸把孙雪娥扑倒在地后,几下就把她的衣服撕得粉碎。

    起初,孙雪娥的双手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胸部不放,两条腿尽最大力并拢着。可当她的手被吴庸压在身下,合并着的双腿被他强行分开时,她明白她的挣扎是徒劳的,她根本阻止不了他的强行进入。她没想过叫喊,因为在别人眼里他们是很好的朋友,这会让大家都难堪不说,何况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员工看到这尴尬的一面,但她也决不会就此妥协。

    吴庸用头紧紧地顶着孙雪娥的下巴,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她的两只软弱无力的手,压在她自己的身下,脚用力地把她的双腿分开,很努力地忙活了一阵后,这才腾出一只手拉开裤子的拉链,然后才一口含住那在梦中经常见到却怎么也看不清楚的,下面也跟着动作起来。也不知是他太过紧张还是孙雪娥不配合的缘故,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进入到她的身体里……不久,他发觉孙雪娥渐渐放弃了抵抗,这让他不由得也放松了警惕,他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始终萦绕在他脑海挥之不去的面孔,一口咬住了她的嘴唇,她似乎也动情般地张开了嘴,正当他忘情地吮吸着她的唾液,下面勇猛地动作着时,一阵剧痛使他猛地翻身坐了起来。

    他惊悸地看着孙雪娥,发现她的嘴巴上有依稀的血痕,很像电影中见到的女鬼,忙用手往嘴唇上一抹,才发觉原来是自己的嘴唇被她咬破了。

    “别在老子面前装贞节,你不过是个人皆可夫的婊子。”

    “就算我是个婊子,也比你这禽兽不如的畜生强。”孙雪娥紧紧地护着胸,续而冷笑道,“告诉你,就算你再比西门强,我也不会正眼瞧你一眼,永远不会。你也不想想,你不仅比西门能干,也比他无耻下流很多,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我不想再看见你,你走。”

    吴庸悻悻然把衣服穿好,不甘心地叫道,“今天算你狠。不过,我告诉你,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跟我,咱们走着瞧。”说完,摔门而去。

    西门庆接到孙雪娥的电话时,正在s市第一人民医院。当医生说那位女员工晕倒只不过是因为疲劳过度时,他才立即赶往王婆茶楼。

    当他来到孙雪娥的卧室门前时,发现门虚掩着,似乎是在等着他,也似乎在暗示着什么。他稍一犹豫,还是推开门进去了。

    一进门就看到孙雪娥披散着头发躺在床上,眼睛通红,一脸呆滞、疲惫的表情,眼睛里那曾经让他心动的机智早已不见了。看到他进来,只是木然地望着他。

    见到这种情形,西门庆一步奔过去,坐到她的床前,轻抚着她的肩膀,小心翼翼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王八蛋想非礼我。”孙雪娥说完,伏在他肩膀上痛哭不止。

    听了这话,西门庆惊讶得嘴张得老大。虽然他清楚吴庸一直深爱着孙雪娥,但决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等禽兽不如的丑事。他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安慰她,只是静静地抚摸着她的脑袋让她哭个够。

    “没事吧?”过了许久,见孙雪娥已不再哭泣,西门庆这才用力从口腔中挤出了这几个字。

    孙雪娥摇了摇头。

    西门庆这时才像恢复了记忆般地说了许多无关痛痒的安慰话。不经意间他抬头看了看房里的石英钟,发现已经十二点多了,觉得自己该走了,站起身来说道,“别再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现在已经很晚了,我也该回去了。”

    当西门庆就要走到房门时,孙雪娥小声问道,“你能留下来多陪我一会儿吗?”

    这种情意深重的邀请,像支利箭般穿透了西门庆的心,他没有拒绝的力量。何况她还是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人。他笑笑把门无声地关上了。

    西门庆站在床前静静地看了看孙雪娥,慢慢地俯下身去,把她的舌头含在嘴里。他的手很有节奏地揉捏着她的,直到从她的嘴里听到呻吟声,才往下按住了她的私处,在那上面游移了一会儿之后,才不慌不忙地帮她脱掉了身上的衣服。

    一个他极为熟悉的、丰满而带有古铜色的胴体展现在他面前:那高耸的乳峰,浑圆的小肚,杂草丛生处的私处……他的脑海闪过一丝愧疚,但很快就被裸的替代了。他的手慢慢揉搓着那高耸的,一会儿后,才让手顺着那浑圆的腹部往下滑行,口里早已含着了一只龙眼大小的rǔ头,他的手渐渐地接近了她的私处,轻轻地拨弄了一阵后,才把中指顺着水道伸了进去……

    他们以前总喜欢女上男下,这次也不例外。孙雪娥披散着头发坐在西门庆的子孙根上,不停地用力扭动着身体,两个大在他的面前不停地晃动着,跳跃着……

    孙雪娥的与潘金莲不同,她在还未到达高氵朝前,决不大声叫喊,只是嗯嗯地小声呻吟着,一旦体内那股热流就将奔涌而出时,她的声量才会加大。这会让西门庆有意识地加快抽动的频率,然后用尽全力完成最后一击。

    在暴风骤雨般的爱欲结束后,孙雪娥满足地躺在西门庆的怀里。

    “怎么也想不出他竟然做出那等禽兽不如的丑事,”西门庆仍恨恨地说,叹息一声后,接着说道,“那个单我不想做了。”

    “怎么啦?”孙雪娥吃惊地问。

    “他那样子对你,我怎么面对他?”

    “干嘛呢,你?总不会因为他那样对我,你就不见他了吧?”

    西门庆点了点头,“我是不想再见他了。真没想到认识他那么久,直到今天才了解他的为人。”

    “就算你现在才了解到他的为人,也不应该轻易放弃这次机会。何况他并没把我怎么样。”

    “虽然是这么说,但我的心里接受不了。我简直不敢想象当时的你受了多大的侮辱。”西门庆懊恼地说。

    “傻瓜,这个单如果能做成是很有赚头的。答应我,别轻易放弃好吗?”

    “可是……”

    “不要再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既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我明白你的意思,虽然你不想再见到他,但我并不希望看到你与他断交。你要知道有个朋友在市政府,做起生意来要便利得多。何况他也并没讨到什么便宜。”说到这儿,孙雪娥不由得想起吴庸说要报复的话来,凭着对他的了解,她明白这决不是一句气话,但她并没有任何惧怕感,经过这许多年的风风雨雨,她早已忘记害怕是种什么样的感受了。

    几天后,当潘金莲得知西门庆去见的是人送绰号武松的武大海时,很是担忧地说道,“我说咱们还是不做这单生意吧?”

    “为什么?”西门庆好奇地问。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傻瓜,我又不是去干不法的勾当,有什么好担心的。”

    “想起那个人的绰号,我的心里就不塌实。你知道在《水浒传》中,西门大官人就是被武松那个的。”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西门庆有点不解。

    “你想想,在那里武松是个都头,而武大海又是个公安局长,你不觉得事情巧合得令人不敢相信吗?”潘金莲煞有其事般地说。

    听完潘金莲的解释,西门庆哈哈大笑道,“难怪别人都说女人是感性动物,这完全不着边的两码子事也亏你联系到一块儿。放心,决不会有那种事发生。你就别再胡思乱想了,放心睡大觉去吧。”说完,没顾潘金莲的反对,出门见武大海去了。( 情欲潘金莲 http://www.wxxs5.com/3_3832/ 移动版阅读m.wxxs5.com )